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不唱歌的散打高手上不了央视春晚,河北这位黑小伙火了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一起发现“美丽河北”!


孙浩雨

河北沧州人,散打高手、创作型歌手,雅号“音乐骑士”。

他的作词、作曲的《生命之枪》曾入选中国里约奥运代表团出征主题曲。


央视综艺节目《我要上春晚》,2016年9月全新改版。新一季《我要上春晚》的第一期节目,河北沧州人、歌手孙浩雨在全场节目压轴环节登场,“投掷”《生命之枪》。


在央视的舞台上,孙浩雨的皮夹克、胡子和大块头,让他,迸发出曾经作为散打健将的力量。绚丽舞美与歌曲演绎的结合,让孙浩雨的整个舞台表演极具视觉冲击力。


近日,日常在微信朋友圈拿自己“开涮”的孙浩雨,来到腾讯大燕网北京总部,聊他当年的北漂之旅、说他对歌唱的坚持。专访之后,孙浩雨为他的家乡——“美丽河北”站台。


河北沧州籍歌手孙浩雨做客腾讯大燕网



央视舞台上,他是这样的



央视综艺节目《我要上春晚》,2016年9月全新改版。在新一季节目的现场,嘉宾可以扫描二维码,加入现场微信群,点评选手。郎朗、董卿、娄乃鸣是新一季节目的评审;当初上过春晚的一些表演者,在现场担任“群审”。


新一季《我要上春晚》的第一期节目,河北沧州人、歌手孙浩雨在全场节目压轴环节登场,“投掷”《生命之枪》。这首由孙浩雨作词、作曲的激情之歌,曾入选中国里约奥运代表团出征主题曲。

……

当命运嘲笑我的疯狂

用倔强去反抗

信念在生长怒火中捆绑

我要誓死捍卫和抵抗

灵魂在激荡战车已发烫

正义锋芒已势不可挡

迎着雪浪厮杀战场

不惧遍体鳞伤

……

孙浩雨在央视《我要上春晚》表演(截屏图)

在央视的舞台上,孙浩雨的皮夹克、胡子和大块头,让他,迸发出曾经作为散打健将的力量。绚丽舞美与歌曲演绎的结合,让孙浩雨的整个舞台表演极具视觉冲击力。


“音乐骑士”对放弃拳脚有清醒的思考



新一季《我要上春晚》,赋予他一个“雅号”——“音乐骑士”。曾为腾讯大燕网年会站台的“音乐骑士”,如今登上央视舞台。


在微信朋友圈中,孙浩雨却“自我批评”:“央视3套重播,看了看,又黑又胖,没谁了。面膜现在敷一敷。”


近日,日常在微信朋友圈拿自己“开涮”的孙浩雨,来到腾讯大燕网北京总部,聊他当年的北漂之旅、说他对歌唱的坚持。专访之后,孙浩雨为他的家乡——“美丽河北”站台。


对于那些致力于音乐表演的后来者,尤其是“跨界”来把音乐当生命的后来者,“音乐骑士”孙浩雨建议,热爱是可以的,但在决定走这条路之前,我们先得真正地去看看自己的状态同音乐之间的距离。


“搞音乐,除非想好了,我可以一辈子放弃很多东西。如果想指望唱歌赚钱,除非是十万个人当中运气最好的那个。如果不是的话,那就多方面考虑,然后得多问问自己,到底爱不爱音乐。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


河北歌手孙浩雨接受腾讯大燕网主笔方李敏专访


对谈



舞台上表现斯文 “我做不到”


■大燕网:浩雨做歌手,多长时间了?

■孙浩雨:从2006年年底到现在,十年了。

大燕网:十年,压力大?

孙浩雨:压力还可以。

大燕网:什么是“还可以”?

孙浩雨:“还可以”,就是我相信,很多人觉得现在谈梦想,可能认为有点俗气。但我一直坚持我的梦想。努力了几年,突然间有一个点,让我觉得“哎呀不错”。这个事,我坚持这么多年,挺好。我看淡了很多事情,该做还是得做。如果有一天,我能够出来特别好的作品,或者是能让更多人认识我以及认可我的作品,那我觉得这是特别开心的事情。

大燕网:你的歌,《生命之枪》,我听了,特别亢奋,特别励志,很适合舞台。你上了《我要上春晚》节目,你觉得你离真正的春晚还有多远的距离?

孙浩雨:其实,我在接到《我要上春晚》节目组电话的时候,我挺诧异的。我觉得,像我这样的作品,是摇滚乐,同时还有一定的竞技性,体现一部分能量的东西,能够出现在《我要上春晚》的舞台上,对于这么有冲击力的音乐作品,还是头一次。

大燕网:能够上央视的舞台,本身就是不小的进步。

孙浩雨:是的。

大燕网:评委当时给你怎么样的反馈?

孙浩雨:现场的评委很多,主要三位是董卿、郎朗和娄乃鸣。我唱完之后,评委就说,舞美做得特别炫,特别厚重,尤其提到,今年的《我要上春晚》舞台,在舞美上下了很大的心思。评委觉得,你这个声音以及你在舞台上的表现力,确实是骨子里的野性和自信,“我们挺欣赏”。评委就觉得,她更能接受一些慢歌或者比较有画面感的东西,孙浩雨的歌,冲击力太强,让人觉得压迫感很强,就觉得确实想跟着动,不想坐那儿。

大燕网:评委们有没有给你很好的建议,就是说,如果你要能上那个真正的春晚,你在哪一方面需要变化一下?

孙浩雨:之前谈到过这个事,调整的方向,就是,张扬的东西不能太多。但我做不到,我的音乐是有态度的。如果你让我在舞台上,表现得特别斯文,唱一首慢歌或者唱民谣什么的,那我觉得这种状态是不对的。既然是不对的东西,为什么我去做?


孙浩雨说,一开始选择音乐这条路,是瞒着父母的。


坦言放弃刑警、特警等工作

大燕网:浩雨,你毕业于沈阳体育学院?

孙浩雨:现在叫“东北体育大学”。

大燕网:散打系?

孙浩雨:民族传统体育系散打专业。

大燕网:从散打到唱歌,从武到文这种转变,让人诧异。怎么就实现了这种转变?

孙浩雨:我是河北沧州人。沧州,武术之乡。从小,我有习武的习惯。虽然平时比较淘气,从小习武,但我骨子里热爱音乐。只是那个时候,家庭条件没办法让我去从事音乐这条路。习武练散打,我进过省队,也进过国家队。这一路走来,训练完了,就觉得非常枯燥。剩下的时间干什么?如果出去吃吃喝喝,那样的生活,也没意思。怎样来填充我的生活?那时候,就买了一把吉他,开始弹,自学。买了本书,学乐理。我太爱音乐这个东西了。一直支撑到我今天的主要原因,是因为“热爱”这俩字。我毕业之后,可以干刑警、特警和缉毒警,都是很好的工作,但我的兴趣不在这儿。早早就端上铁饭碗,不是我想要的。我,不盲从,不随波逐流,我坚持做音乐。


毕业后瞒着父母从事音乐工作


大燕网:你是2006年,2007年来北京打拼的。还能回忆起当时的艰辛吗?

孙浩雨:当然。租房子,我记得是在亚运村。那时,我从散打专业队里出来,所有待遇都没有了。我父母也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我跟他们说,我参加工作了。我没法跟他说,是搞音乐。父母从小培养到我上大学,这么多年,拿了大大小小的成绩,父母就希望你干个正儿八经的警察工作。

大燕网:你对那个一点兴趣都没有?

孙浩雨:一点兴趣,都没有。你让我上班,从早上9点一直到下午5点半,我干不了这事。我的心,不在那儿。音乐这个东西对我影响特别大。来北京,我要生活。当时,我还能打,就去健身房当教练,赚取生活费。我这种漂,和有的北漂不一样,我有生活的基本保障。确实,交房租时,一次交那么多,当时压力也挺大的。后来,就去洗浴中心进行演艺表演,一天挣个两百多块钱。

大燕网:你写歌的时候,是把房门关起来,找个地方,一边喝茶一边写?

孙浩雨:没有。我写歌,身边有一两个人,都还行。即便人多,只要我适应了那个环境,情绪就自然而然地流淌出来。


文/腾讯大燕网主笔 方李敏

摄影、摄像/大燕互娱摄影师 霍军军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