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太上洞玄灵宝诸天灵书度命妙经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太上洞玄灵宝诸天灵书度命妙经

 

  元始天尊时于大福堂国长乐舍中,与诸天大圣众、飞天神王俱坐七色宝云。是时元始告太上道君曰:颇闻大福堂国十方边土,有悲泣之声不?道君稽首上白天尊曰:入是境七百五十万劫,不闻此土有悲歎之声,不审是何故?天尊又问道君:颇闻絃歌欢乐之音不乎?道君稽首答曰:此土男女自眼所照以来七百五十万劫,不觉国人形有衰老,是男是女,皆同一貌,如是受生,居在福中,恒无忧慼,唯乐是欣。于是元始天尊含笑放五色光明,从口中出照一国地土,灵宝真文于光中焕明文彩,洞耀暎朗五方。道君长跪,稽首瞻仰,愿闻其要。

  元始天尊答曰:汝见真文在光中不?此文以龙汉之年出于此土。时与高上大圣玉帝撰十部妙经,出法度人,因名此土为大福堂国长乐之舍,灵音震响,泽被十方。是故此土男女长寿,无有中夭,不历诸苦,不履忧恼,不堕三涂,不经八难门,无悲泣之声,唯有欢乐之音。生值此世,与经道相遇,真为亿劫宿世因缘,无患之命,岂不乐哉!吾向所以无故笑者,笑此土人不知欢乐从何而来,不知他土复有忧慼。吾过去后,真文隐藏,运度当促,五浊躁竞,万恶并至。感念来生,生在其中,甘心履罪,展转五道,长苦八难,更相残害,忧恼切身,不见经法,不遭圣文,任命生死,甚可哀伤。深愍此辈,不知宿命殃对相寻,所从而来。今当为诸来生说十部妙经,以度天人。汝可勤为用心,正意谛受,忽忘是言。

  于是,太上大道君即出班稽首,伏受命旨。是时众圣莫不欣庆。元始天尊于长乐舍中说灵宝真文,出法度人,始于此国。是时十方无极世界至真大圣、飞天神王、妙行真人,无鞅数众,一时同会。国土皆以鎔金灌地,四边阶道并是碧玉瑠璃宝饰,四匝严整,光明映彻。道法开张,度人无量。是故此国名为大福堂国,生落此地,命无残伤,心无苦恼,体无忧患,适心所行,命过即得度入朱陵。是时男女预以有心,皆得度世。是时大福堂国国土成就,道行东极碧落空歌大浮黎国土。

  元始天尊于碧落空歌大浮黎国土,坐碧霞之上。是时东方无极大圣众、飞天神王、至真大神、安宝华林青灵始老、苍帝九炁天君、太上真王、青腰玉女、东乡诸灵官,无鞅数众一时同会。国土地形,一时缅平,无有高低。地皆是碧玉,四边阶道,皆金银宝饰严整,光明弈弈。

  于是,元始天尊告苍帝君曰:此一国土,学仙不乎?有何奇方,颇知宿命因缘不乎?苍帝君稽首上白天尊:自入此境九百九十万劫,初无学仙之人,皆自然不死。是国皆有种种奇妙,有青林之树,树叶并生自然紫书。风吹树动,其树声音皆作洞章,灵音灿烂,朗彻太空。其上恒有九色凤鸟,其鸟鸣时,一国男女皆稽首礼音。鸟落一羽,有得其羽,皆即飞行。是国男女无有衰老,无有哀忧,不履苦毒,不经愁恼,唯乐为生,不知因缘所从而来。生值今世,真为宿因。

  元始天尊告苍帝君曰:昔龙汉之年,灵宝真文于此国土出法度人,高上大圣时撰出妙经,以紫笔书于空青之林,故风吹此树,其声成音。九色之鸟恒食树叶,身生文章,故人得其羽,即能飞行。当是其时,皆得道真。吾过去后,运度当促,兵灾交行,天人涂炭,甘心履罪,展转五道八难之中,不遇今生,不见经教,痛毒可言。今故说是经,令此土男女知不死之年所从缘来,为来生人开度之根。汝等勤为用心,谛识吾言。苍帝君稽首伏受命旨,一座众圣莫不欢喜。是时碧落空歌大浮黎国,国土成就,道行南极。南极挥黎世界赤明国土、南圃丹霍之阿三元洞室。

  元始天尊于禅黎世界赤明国土,坐绦云之上。南方无极大圣众、飞天神王、至真大神、梵宝昌阳丹灵真老、赤帝三炁天君、三炁丈人、朱宫太丹玉女、南乡诸灵官,无鞅数众,一时同会丹霍之阿三元洞室。其国土色皆如丹脂,恒生赤炁,有如绦云。四边阶道,并是瑠璃珍玩宝饰,光明焕赫,洞暎一国。

  是时,元始天尊问于赤帝三炁天君曰:此土人命几何?三炁天君稽首答曰:自住是境,三百三十万劫,未闻是土有悲哀之声,但见不老之人。天尊又曰:有何奇方,致如是乎?三炁天君稽首答曰:此国有洞肠之庭,火鍊之池。国人一年三诣火池,以火精自鍊,莹饰其形,是故致有不老之人。上有南宫好生之君,保人命籍,致无哭尸之声。不知本始从何而来,惟愿天尊告所未闻。

  元始天尊告曰:此土所以有洞阳一之庭,流火之池者,起于灵宝真文始开之时,文字未明,时与高上大圣玉帝同于此国,以火鍊真文,莹发字形,文彩焕曜,洞暎五方,因号此土为赤明之国。火精流澳为洞阳之,庭,故人于火庭身受火鍊,致不衰老,于今庭人皆真文之功。其法妙重,上置南宫好生之君,掌人命籍,鍊死度生,故此国土无有哭尸之声。生值斯世,真为乐哉!吾过去后,真经隐藏,天运促急,五浊争竞,毒流天人,男女涂炭,甘心履罪,展转五道八难之中,不见明教,不遇真经。今故为来生说是妙经,授尔真文,令此国土识有神仙长生不死所从而来,为复世男女开度因缘。勤为用心,勿忘吾言。于是赤帝三炁天君稽首伏受命旨。是时众圣作礼而去。是时禅黎世界赤明玉国,国土成就,道行西极。西极卫罗大福堂世界西那玉国。

  元始天尊于大福堂世界西那玉国,鬱察山浮罗之岳,坐七宝骞木之下。西方无极大圣众、飞天神王、至真大神、七宝金门皓灵皇老、白帝七气天君、明石七气丈人、太上白素玉女、西乡诸灵官,无鞅数众,一时同会浮罗之岳。其国土皆以白玉荐地,黄金为阶,四面珍宝,光明弈弈,洞朗一国。其国雅乐妙音集丽,种种奇异,林木鸟兽声有玉章,金池流精,度一国人。名此国土为极乐国。

  元始天尊于是问白帝天君:何故名此为极乐国,国有何奇而无哀忧?白帝天君稽首答曰:自入是境七百万劫,唯闻雅乐百和之音,不闻国人有悲慼之声。一土男女,皆面有金容。林有七宝骞树,树生赤实白环,上有凤凰孔雀金翅之鸟,昼夜六时吐其雅音,狮子白鹿,啸歌邕邕。次有金精玉池冶鍊之膏,飞天神人一年三下,沐浴其中。流精玄澳,普度无量,是故此国名曰极乐。不知本始所从而来,惟愿天尊告所未悟。

  天尊言曰:我昔龙汉之年,与元始天王、高上玉帝,同于此土遇灵宝真文,出于浮罗空山之上。凤凰孔雀、金翅群鸟,飞翔其岭。须臾之顷,忽有五色光明,洞照一土,幽隐并见。我于空山之上,演出真文,撰十部妙经,始于此土出法度人,欲令法音流化后生,其法开张。是时人民鸟兽并受开度,是故群鸟恒吐非常雅音,预闻其音,皆发自然道意,生诸善心,行诸善念,一国男女,并得道真。得生此国,皆以前生七百劫来,宿有善名记于天土,致生是国。国有神鸟,昼夜六时吐其雅音,名曰极乐国。生值斯世,无量之福。吾过去后,真经隐藏,天运转促,国当破坏,来生涂炭,不遇经教,流曳五苦八难之中,男女夭命,痛毒可言。今故说是经,令此土人知有宿世因缘之根,为诸来生开度之津,明识吾言,勤为用心。七气天君稽首受命,一时众圣莫不欢喜。是时卫罗大福堂世界西那玉国,国土成就,道行北极。北极元福弃贤世界鬱单之国。

  元始天尊于元福弃贤世界鬱单国土北垄玄丘,坐五色玄云之上。北方无极大圣众、飞天神王、至真大神、五气玄天洞阴朔单鬱绝五灵玄老、黑帝天君、玄滋五气天君、太上灵君、夜光玉女、北乡诸灵官,无鞅数众,一时同会北垄玄丘之上。国土皆凝水精,瑠璃灌地而行。国有塞池,纵广五百里。池有流精玉芝,中有自然洞灵之观。观高与云齐,方圆五十里,中皆金刻书字,题观四面。其处冥闇,四面无光,恒如闇夜,人不得见。一国男女饮食池水,面如玉脂,初无疾病,无有忧愁,寿三万岁,无有中夭。命终之后,骸骨不灰,万年亦无臭烂之日。国无礼乐,唯知直心。名此国土为无患之国。

  天尊问黑帝天君曰:何故名此为无患之国,国有何等奇妙之方?黑帝天君稽首答曰:自入是境,五百万劫,一劫之周,便见洞灵之观,朗然而明,劫过便闇。观下寒池,一国男女并就饮食,面色如玉,无有老容,不知疾痛,寿得其年,死又不灰,是故名为无患之国。此土男女唯知受生,不知所从,得如此寿。惟愿天尊告所未悟。

  天尊含笑,五色光明从口中出,照明一国,洞灵之观朗然而见,四面洞彻,如日中景,城池文彩焕赫,非可称视。一国之人,欢喜无量。天尊言曰:灵宝真文,往于此土出法度人,我封天文于此观中,故名之为洞灵之观。观下寒池,皆灵津所澳,故人饮其池水,年得无死。我过去后,此观经文当还鬱单无量天中。天气当促万灾,夭命残伤天人,来生涂炭,不及经教,流曳五苦,非可忍见。今故说是经,令此土人知其因缘所从而来,为来生男女开度之津。有善心者,当授其文,令得生活,度诸苦于万灾之中。明识我言,谛受勤行,勿为怠纵,误诸来生。黑帝天君稽首受命,一国之中,无不欣喜。

  天尊告太上道君曰:五老帝君与灵宝因缘,生死亿劫,世世相值,教化不绝。真文既与五老帝君,各受一通真经妙诀,安镇五方。是其国土福德所充,致以男女寿命长远,无有夭伤,皆得年命,不见忧患,不遭诸苦,不履八难,形无衰老,国无悲声,唯有众妙雅乐之音。国之欢乐,劫劫相承。其他国异域四方,福德所不逮地,是男是女,不见经教,不知宿命,任运生死,自东自西,展转五道,无有还期。福之不普,甚可哀伤。今当重为广开法教,普度诸天,使是杂国边方男女,咸令归心,入我法门,拔度众苦八难之中,得见众善,莫不改心,七祖蒙其福庆,当得还生人中,福既普匝,天下欢心。

  天尊成就五方国土,度一切人,皆受明教。各各自发好心善意,思念大法,不犯经戒,不履诸恶,不作非法,身无点污。普行慈心,敬顺神灵,尊老爱少,行合自然,致命长远,形无衰老。法音开张,诸天宗仰。预是杂国边土异域短命之地,福所不逮,闻道所在,皆得度世,寿命长远,莫不踊跃。是时男女,咸来归命。天尊时还长乐舍中,诸是杂国,无大无小,倾国来入,非可禁止。

  天尊,尔时三日三夜,闭天光明,使光不照。聚柴高地二百丈许,天尊坐于柴上,以火自烧,火然光照四方,朗明诸国。男女遥见天尊坐在火上,无缘得往披陈其心。天尊欲观其心,因告来者:欲得长寿,当入火中,就我受法。其有致心好慕大法者,有七万二千四百五十人,投身赴火,皆至道前。天尊即于火中授其经法,随入随授,身并得度,隐形而去。馀不入者,有四十万人,遥见入者身不得出,皆云烧死,于是便退,各还本土。预是入火受度之人,皆先已至家,其不入者,皆在后至。既还相见,方怀惋歎,悔之无及。受度之人,皆得长寿,身不痛苦,形不衰老,年皆三万岁,终讫而死。亦有善心,勤修经教,皆得度世。

  天尊告太上道君曰:龙汉之时,我为无形常存之君,出世教化。尔时有天有地,日月光明,三象备足。有男有女,有生有死,虽有阴阳,无有礼典,亦无五味衣被之具,混吨自生。我以道化喻,渐渐开悟,知行仁义,归心信向,是时年命皆得长远。不信法者,命皆短促。我过去后,天地破坏,其中眇眇,亿劫无光,上无复色,下无复渊。风泽洞虚,幽幽冥冥,无形无影,无极无穷。混吨无期,号为延康。逮至赤明开光,天地复位,始有阴阳,人民备足,而有死生。我又出世,号无名之君,以灵宝教化,度诸天人。其时男女有至心好慕,承奉经戒,颇不怠倦,皆得道真,骨肉俱飞,空行自然。纵未得道,皆寿命长远,死上天堂,世世更生,转轮不灭,后皆得仙。吾过去后,一劫之周,天地又坏,复无光明。五劫之中,幽幽冥冥,三气混吨,乘运而生。逮至开皇,灵宝真文开通三象,天地复位,五文焕明,日月星宿,于是朗曜,四时五行,阴阳而生。我于始青天中,号元始天尊,开张法教,成就诸天。始有人民,男女纯朴,结绳而行,无有礼典,亦无五味,亦无衣裳,亦无五彩,亦无文章;裸身露宿,鸟兽同群。以道开化,渐渐生心,知有仁义,礼乐转兴,蔽形食味,参以五行,于是宣化,流演法音,广施经典,劝戒愚蒙,归心信向,渐入法门。

  是时,天尊出游西河之边,坐弱水之上,口吐五色之光,普照诸天,四方边土,普见光明。天尊分形百万,处处同时。是男是女,普见天尊在五色光中,如俱一地,随所在处,长幼男女,皆往稽首。天尊随其国土;口吐灵宝五篇真文,光彩焕烂,不可称视。说十部妙经,授以禁戒。宣示男女,若有欲得寿命长远者,当来送名,丹书铁券,齧臂砍血,誓信效心,受法而去。是时四方边境男女长幼,莫不归心,各齎金银锦帛,五彩纹缯,珠玉珍宝,无鞅亿数,来诣天尊。伏受法戒,尊承妙经。七日七夜,光明朗耀,四方复常。诸国宝信,满一国中。天尊一时布施穷困,穷者饱足,富者不乏,贫富齐等,人无怨心。上天校录,先有善功名书简籍者,皆得度世,飞行太空。始入法门,普皆长寿三万六千年。至上皇元年,诸天男女形改纯朴,心渐怠坏。恐至凋落,正教不全,是故我身国国之造,成就诸心。我过去后,半劫之中,来生男女,心当破坏,转相疑贰,不信经教,生诸嫉害,争竞胜已,更相攻伐,口是心非,自作一法,不敬天地,轻慢神明,杀生淫祀,祷求邪精。是男是女,互相祝诅,色欲放荡,窃盗无端,不愿宿命,自取残伤,身入恶道,履诸苦难,生寿无几,而忧恼自婴,展转三涂五道之中。自生自死,殃对相寻,骨肉分离,实为痛心。今说是经,为诸来生以度可度,善心之人,明受谛听,深忆我言。太上道君稽首受命。

  天尊言:我历观诸天,从亿劫以来,至乎今日,上天得道高圣大神,及诸天真人,三清九宫五岳飞仙之人,莫不悉从灵宝受度,祇得为真仙者也。次观南陵朱宫之中及九灵福堂,天给宿福魂神自然厨食,亦莫非在世供养灵宝,行斋持戒,发自然之心,作诸功德,灭度而得昇上福堂,受食天厨者也。斯经尊妙,度人无量,大劫交周,天崩地沦,四海冥合,金玉化消,万道势讫,而此经独存,其法不绝。凡是诸杂法,导引养生法术,变化经方,及散杂俗,并系六天之中、欲界之内,遇小劫一会,其法并灭,无复遗馀。其是太清杂化符图,太平道经,杂道法术,诸小品经,并周旋上下十八天中,在色界之内。至大劫之交,天地改度,其文仍没,无复遗馀。其玉清上道,三洞神经、神真虎文、金书玉字、灵宝真经,并出元始,处于二十八天无色之上。大劫周时,其文并还无上大罗中玉京之山七宝玄台,灾所不及。大罗天是五亿五万五千五百五十五天之上天也。故大洞真经,灵宝洞玄,洞虚洞无,自然之文,与运同灭,与运同生,包罗众经,诸天之宗。志士长修,致得神仙,长生度世,白日飞行,驰骋龙驾,洞入虚无。能奉之者,供养恭敬,七祖生天,转轮圣王,世世不绝,与善因缘。

 

诸天灵书度命品章

  东方九气天中灵书度命品章,东华宫中诸真人玉女歌诵其曲,以和形魂,录气保命,留神致仙,元始自然之微辞也。

东华吐灵风,西宫和琅音。二气结空洞,太虚中生心。

灵书披长条,宝文翠碧林。凤歌通天响,六时应节吟。

上有度命童,拔夜朗长阴。万劫保形明,眇眇莫能寻。

长录不死年,与运同浮沉。日月照灵魂,璇玑迴束南。

九星落形影,宝华生五心。自有不凋神,与我契丹金。

赤书检精炁,玉诀妙自深。朱宫有录籍,魔神莫能侵。

  其章出自元始东华青宫,青童大君封之青玉宝函之中,印以元始九气之章,卫以青腰玉女九人。诵之者则和形魂,安命留神,八景镇卫,使身长存,七祖同欢,俱在福门。

  南方三气丹天灵书度命玉章,朱陵上宫诸真人玉女恒所歌诵,以固泥丸,安脑营神,保命留气,自然之章。

绦云翠玉虚,灵风拂太微。辽辽六气除,眇眇吐灵晖。

乘我日中影,振辔顺天迴。朱童拔灵夜,洞阳鍊落辉。

玉章度促年,灵歌五神开。长魂无绝景,一念入九围。

亿劫赴遐期,华命不凋衰。飞天披重关,南宫朗幽机。

朱陵定降籍,神备使形飞。七祖上生天,福德高巍巍。

输转空洞魂,出我九玄扉。夜景披朝阳,飘飘乘运归。

  其章出自元始朱陵上宫,南极上元君封之赤玉宝函之中,印以太丹三气之章,卫以赤圭玉女三人。长诵之者,则营神不亡,泥丸安镇,万气长存,度命留年,致得神仙。七祖同飞,道得自然。

  西方七气天中灵书度命玉章,太素上宫诸真人玉女恒所歌诵,以检魄灵,安神留气,度命长存,至真玉音自然之章。

崑台生琅音,玉气逸九冥。宝章洞太虚,蹑真入无形。

锦云翠朱日,囿华逐月生。混合自然气,辽辽九遐清。

六慧纯梵行,五神招高灵。绦宅曜朱童,万劫不凋零。

长存好生君,太一合黄宁。保命度符籍,鍊魂金华庭。

自归不死炁,飘飘乘运生。七玄入南宫,朽骸更鲜荣。

长歌乐云浮,窈窕戏绿軿。逍遥大罗外,三界莫能轻。

  其章出自元始西华宫中,西王金母封之白玉宝函之中,印以太素七气之章,卫以白素玉女七人。恒诵之者,则魂神不散,万气安备,精爽澄正,度命却短,长存不倾,七祖上昇,南宫受生也。

  北方五气天中灵书度命玉章,北上宫中诸真人玉女恒所歌诵,以和五宫之气,安神度命自然之玉章。

飞步入北清,把真招上元。乘景望玄台,四宫生锦云。

中有採生童,太一上帝君。十圣迴轻盖,羽衣何纷纷。

长执九命籍,金录赤书文。十绝绕革庭,飘飘度命幡。

绿盖乘风迴,丹霄拂灵轩。为我造上宫,拔录九夜门。

度命朱陵阙,长保亿劫桩。留神营绦府,赤子明三关。

形受不死气,自然生宝魂。七祖度南宫,世生福庆门。

  其章出自元始北上宫中,玉晨君封之玄玉宝函之中,印以太玄五气之章,卫以太玄玉女五人。能恒诵之,则万气常存,安镇五宫,不离身形,度命不终剋得上仙。

  天尊言:此四章是四天帝王度命之妙品,四天上圣真人玉女常所歌诵,留神安气,调和形魂,雅音妙绝,慧洞虚空。故四方正士褊得法音,自然道真,寿命长远,命过之日,迳上天堂,世世不绝,转轮圣王。其道高妙,众经之尊,养生护死,大乘法门。来生男女心与运迥,不如今生纯朴信真。常怀疑贰,嫉妒胜己,争竞功名,更相攻害,自伤年命,不言其身所行恶逆,皆言经教无有神明。吾过去后,经道当还三界之上大罗天中。遥观其心,其中故当有可度之人。汝勤为宣化,令有心者,得闻法者,度诸苦根忧恼之中,身见光明,与善因缘。其不信向,自取涂炭,生死流曳,展转五道,无得解时。我何其勤勤,故重丁宁,不忍见来生顽痴可哀,故遗明戒,勤行勿怠。太上道君,十方大圣,至真尊神,一时稽首,受命而去。

 

太上洞玄灵宝诸天灵书度命妙经竟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