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他的歌声里有山河岁月

NICE苏州 2018-02-13 06:48:22

/

/


乐与光影·第一期

胡德夫(1950年11月10日-,Kimbo是“德夫”的日语发音),自称自己是台东卑排族人,父亲是卑南族,母亲是排湾族,在家中排行第五。

 
20世纪70年代,胡德夫与杨弦、李双泽推动了被称为整个华语流行音乐启蒙运动的“民歌运动”。台湾民歌运动、原住民运动的先驱之一。
 
胡德夫,三个字却有两个反差很大的现象。不知道他的人就真的不知道,了解他的人在他的歌声里热泪盈眶。
 
他的歌在大陆不火除了产量少,更多的是少了商业运作。其他民歌运动早期的关键性人物,有的做了唱片公司总裁;有的做了政客。但胡德夫一直是歌手,包含着赤子之心,保有宁静沉淀的心境去用心创作。自始至终他都在进行一个人的文艺复兴。

 

胡德夫作为台湾民谣之父,以音乐诠释着自己的人生哲学。


当年牛背上的孩子一转眼就不小心唱白了头。他的歌声感动了台湾四十年,而你却还没有听到。



 



牛背上的小孩


当牛背上的小孩变成白发苍苍的老人,当颠沛流离而才华横溢的青年歌手变成为少数民族权益奔走的斗士,当半生的经历凝聚成简约到只有钢琴和人声却有撼动天地力量的专辑的时候,胡德夫已经成为一个元气充沛、悲天悯人、永远在诉说遥远乡愁的传奇。

 
1973年胡德夫在台北酒吧里驻唱,并举办了台湾史上第一场个人演唱会,然后很快与李双泽、杨弦一起被称为“台湾民歌之父”,滋养了大陆几代歌迷的台湾民歌,他是最初推手之一。
 
在这之前的好几年时间里,胡德夫钟爱英国民谣和西洋音乐。在大学期间为了父亲筹医款,机缘巧合和歌手万沙浪组成乐队,在乐队里为万沙浪弹电子琴合音。并在台湾稍有名气,还有电视台采访他。
 
之后,胡德夫认识李双泽。李双泽劝胡德夫少唱英文歌,多唱卑南族自己的歌。李双泽的建议使胡德夫对音乐有了重新的认识。在李双泽的鼓励下,胡德夫尝试创作,《牛背上的孩子》(1974)、《枫叶》(1977)等民歌应运而生。
 
1976年,淡江文理学院在校内举办“西洋民谣演唱会”,李双泽代替因伤未能出席的胡德夫演出。在舞台上,李双泽敲碎了一个可口可乐瓶,问全场的人:在国外,我们喝可口可乐听英文歌,在这里,我们还是喝可口可乐听英文歌,请问我们自己的歌到底在哪里?这就是台湾民谣历史上著名的“淡江事件”。次年9月,年仅28岁的李双泽就因为救人而溺亡,但是他给胡德夫后来的民谣生涯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他和好友李双泽、杨弦等人在台湾掀起一股本土音乐创作热潮,深远影响了台湾乃至整个华语乐坛,这场运动被称为“民歌运动”。民歌运动奠定了后来台湾流行音乐的基础,胡德夫遂被称为“台湾民谣之父”,与杨弦、李双泽并称为“民歌运动三君子”。




他是“没谱”的歌手,他的歌不需要五线谱创作,全程只有键盘和肉嗓。他称这个为“自己的歌”。2005年,年过半百的他出了第一张专辑《匆匆》,获得台湾流行音乐百佳专辑第2名;歌曲《太平洋的风》获2006年金曲奖最佳作词人奖、最佳年度歌曲。此后酝酿六年时间发布了第二张专辑《大武山蓝调》,并凭此专辑获得在第13届音乐风云榜年度盛典中获得了“最佳民谣专辑”和“最佳民谣歌手”两项大奖。

 
他不是坐在家里凭空想象天马行空的创作人,几乎每首歌都是他亲历的人与事,都有着他的“岁月和山河”。《牛背上的小孩》是他的童年,《大武山美丽的妈妈》唱给母亲,《美丽的稻穗》是唱故乡的记忆,而《枫叶》是记录初恋,《匆匆》和《流星》写岁月,这些歌连起来就是胡德夫的人生。
 
他一直是牛背上的那个小孩,保有赤子之心。用他的歌,为我们唱出并永久保留了一个故乡。
 

《牛背上的小孩》


温暖柔和的朝阳

悄悄走进东部的草原
山仍‍‍好梦草原静静
等着那早‍来到的牧童
终日赤足腰系弯刀
牛背上的小孩已在牛背上
眺望那‍山谷的牧童
带着足印飞向那青绿‍
山是浮云草原是风
唱着那鲁湾的牧歌
终日赤足腰系弯刀

牛背上的小孩唱在牛背上




 
一个人的文艺复兴


胡德夫身为原住民的一员,他的创作布满了他们那一代台湾原住民特有的乡愁。他自比为牛背上的小孩,自比为鹰,折返于大武山与太平洋边。音乐创作十几年的时间,在他的歌声里,为台湾原住民呐喊并争权益。

 
“我觉得就像美国民歌手伍迪·格思里讲的,我们不能只写一写好听的东西出来,而要唱出心中所想,写那些悲伤岁月里面的故事,写对明天的期待,写自己看到的、听到的东西,这也是我写歌的一种态度。”
 
白岩松说他“用十几年的时间,为台湾原住民呐喊并争权益。他没有后悔过,或许正是这十几年,他把自己由一个大男孩变成了一个男人。在需要男孩时,他不唱歌,只为弱势人群说话;需要男人时,他回来歌唱,然后就一发不可收。”
 
胡德夫31岁那年,台湾北部发生矿难,74位遇难者中,有38位来自少数民族。他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协助搬运尸体。灾变过后,他举行了一场纪念演唱会,并写下《为什么》,从此为台湾少数民族的生存和发展奔走呼告,却因政治失意而落魄隐居。

 



听他的歌,总会想到自己的故乡,而故乡,正是年少时天天想离开,可年长后却夜夜想回去的地方。因为生命中总有一半恣意一半是心酸和乡愁,以歌声来回应生活的磨难和灵魂的自由。

 

有一些歌,要在心底沉积很久,才能回旋而成,应运而生。那些旋律,配合着心情的沉浮,寻找着自己的故乡,也成全了自己的命运。

 

《匆匆》



初看春花红,转眼已成冬

匆匆,匆匆
一年容易又到头,韶光逝去无影踪
人生本有尽,宇宙永无穷
匆匆,匆匆
种树为后人乘凉,要学我们老祖宗
人生啊,就像一条路
一会儿西,一会儿东

匆匆,匆匆





我们都是赶路人



《我们都是赶路人》
作者: 胡德夫
出版社: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年: 2016-7


一个民谣歌者带着他的音乐及文字再度归来,以作者与歌手的双重身份,讲述台湾“原生态音乐”背后的故事。白岩松亲笔作序力荐!柴静《看见》写到:白岩松听到他的歌,突然热泪盈眶。他的歌声里听得到“岁月与山河”,他的文字里看得到“一个男人所走过的路”。

 
全书以胡德夫15首歌曲作品背后的人生故事为内容,通过歌曲讲述了自己沧桑的岁月与经历。以一句歌词“我们都是赶路人”为书名,讲述人生就像一条路,时间匆匆而逝,珍惜光阴莫放松,莫等到了尽头,枉叹此行成空。
 

岁月匆匆,除了对山谷、太平洋的怀念,66岁的胡德夫对生活过的一切都格外珍惜,也有了更多的感悟。为此他写下了随笔《我们都是赶路人》。他说:“改变我的人和地方、事情很多。故乡原来不止是山谷和暖风,我去过的地方也是故乡。”





— END —


本期编辑 / chimiko

资料整理 / 易思

文字编辑 / 二胡  

图片 / 网络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演出乐器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