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星人物】努力耕耘音符的聆听深度:谈浪漫主义者乔凡尼‧米拉巴喜Giovanni Mirabassi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90年代初,我还是个菜鸟爵士乐迷,就像大部分的入门者,总是依照企鹅或全音乐评鉴的给星制,积极搜集以美国艺人为主的经典作品。二十几年过去了,爵士经典也消化、掌握得差不多了,现在则依照自己偏好的乐手及编制来挑选专辑。最重要的,是一定要相信自己的耳朵。


随着年纪渐长,聆赏、选购爵士钢琴独奏或三重奏的专辑数量也日渐增加。对笔者而言,工作了一整天,一身疲惫,这时在CD Player里播放的音乐,不再是实验或前卫的音乐,而是能舒缓工作压力,熨平紧绷心情的音乐。爵士三重奏通常由钢琴、贝斯与鼓组成,偶尔会有些微的变化,乐器编制越简单,彼此的长段演绎、乐手互动与对话层次就越高,就像三脚凳般,三件乐器稳稳地撑住了音乐性,成为我的最爱之一。


世界各国不乏知名的爵士钢琴三重奏。有意思的是,欧洲的三重奏乐团似乎特别多,其中以质量兼优而驰名,且在市场能见度高者,非意大利莫属。这些来自意大利的钢琴手,大多擅长融合北美的摇摆节奏和西欧、南欧的流行歌谣,并不忘在即兴演奏时,注入古典音乐(而非蓝调)的元素。悦耳的旋律、细腻的和弦配置,加上意境深远、个人色彩强烈的即兴构筑,是这些钢琴手共同的演奏特色。


必须提醒读者的是,爵士钢琴三重奏并不等同于一种固定的音乐类型,它可以十分抽象前卫、也可以走传统摇摆路线,可以深受古典音乐影响,走浪漫抒情风,也可以运用电子键盘,玩结合摇滚的融合乐。不过,对于忙碌的上班族而言,浪漫抒情风的钢琴三重奏应该是别具减压效果才对。

 


讲到爵士钢琴界中绝对的浪漫主义信徒,旅居法国,以略带忧郁、感性又温醇的旋律征服全球听众的意大利钢琴家乔凡尼‧米拉巴喜(Giovanni Mirabassi),可说是其中的佼佼者。自从他的专辑出现于台北市东区的唱片行以来,笔者是见一张买一张,这五年来日积月累,竟然也累积了九张数量,我曾介绍过两位卓越的意大利钢琴手:安东尼奥‧法侯(Antonio Faraò)与丹尼洛‧雷依(Danilo Rea),此时也该轮到乔凡尼‧米拉巴喜隆重登场了!





乔凡尼‧米拉巴喜是意大利温布里雅区(Umbria)首府佩鲁加(Perugia)人。佩鲁加人文荟萃、山景优美,夏季时以举办国际性的爵士音乐节闻名。米拉巴喜三岁就开始弹琴,十岁时开始对爵士乐产生兴趣,以听唱片的方式自学爵士钢琴演奏。十七岁时,他在佩鲁加的爵士音乐节中,因为替美国小号手Chet Baker伴奏而受到瞩目,且获得另一个演出的机会,为萨克斯风手Steve Grossman的巡回意大利之旅担任伴奏钢琴手。


90年代初,当时才二十二岁的米拉巴喜决定赴巴黎发展,在那里他遇到意大利的同乡,也是可敬的音乐前辈阿尔多‧契柯里尼(Aldo Ciccolini)。定居法国的契柯里尼不但是资深的音乐教育者,也是卓越的古典钢琴家,米拉巴喜以半工半读方式向这位古典钢琴大师学,长达三年。他在这段时期的磨练对日后的风格有极深的影响。


在担任餐厅侍者或守卫的打工生涯中,米拉巴喜从未忘怀琴技的磨练,他的努力终于获得赏识,得到一份为法国香颂歌手伴奏的工作。生活稳定下来后,他成立了自己第一个钢琴三重奏乐团Trio Panta Rei,正式进入巴黎的爵士演奏圈,结识更多的同乡乐手如Flavio Boltro、Stefano Di Battista、Paolo Fresu…等人。这些活跃于巴黎意大利新生代乐手,经过十余年的努力,如今都已经有国际级的知名度,部分乐手甚至获得大唱片公司的青睐,在主流厂牌发行专辑。




1996年,米拉巴喜初试啼声,偕同贝斯手Pierre-Stéphane Michel 与小号手Flavio Boltro,组成了一个名为“Dyade”的乐团,录制了个人领衔的首张专辑,获得亚维侬国际爵士演奏大奖,米拉巴喜个人则获得最佳独奏奖。负责主持评审工作的爵士鼓手Daniel Humair十分赏识米拉巴喜的才华,建议他将试听带寄给法国Sketch厂牌的老板Philippe Ghielmetti,这份试听带后来变成Sketch正式发行的专辑《Architectures》。


从首张专辑正式问世至今,米拉巴喜一共发行了二十多张专辑,产量相当丰富。在这段期间,最挺他的Sketch厂牌终止营业之后,日本“泽野工房”法国分公司买走了Sketch所有专辑的录音版权,保有继续制作、发行专辑的权利。吸引“泽野工房”投资的理由十分简单,因为米拉巴喜的钢琴独奏与三重奏专辑深受日本人喜爱,可说是市场票房保证。目前《泽野工房》发行的专辑,只要是编号以《SKE》字母起始者,即属于原法国厂牌Sketch发行。


在另一方面,米拉巴喜也未曾忘怀Philippe Ghielmetti提拔、赏识他的情分,后来Philippe Ghielmetti沿袭Sketch原有的封面设计风格与制作方向,另外成立了Minium厂牌,米拉巴喜也应邀录制、发行专辑,表现依然十分精彩。

 



接下来介绍米拉巴喜的重要专辑。


Avanti !


Sketch, SKE 333015


专辑名为《Avanti!》,有《向前行》(forward)的意思,也是意大利社会党人创刊于十九世纪末的左倾报名。据说,米拉巴喜构思这张作品多年,直到31岁才有机会付诸实现。整张专辑一共收录了16首来自全球各地,不同时期与革命或抵抗主题相关的歌曲创作。一般而言,想透过音乐表达对社会的抗议或不满的爵士乐手,通常都以偏前卫的风格来展现。这类演奏较不重视音乐“结构”,常以无调性的即兴演奏来表达混乱、愤怒的感觉。


有意思的是,虽然是一张颂扬人民革命与抵抗意识的专辑,米拉巴喜的钢琴独奏却是百分之百的抒情。他以这些革命之歌的原始旋律为基础,透过个人风格鲜明的诠释,让整张作品洋溢着浓烈却又纤细的感伤情绪。以第一轨《Pueblo Unido Jamas Sera Vencido》为例,。在当时混乱的街头,抗议人士高喊口号“团结的人民永远不会被击垮!”也是这首创作曲的由来。


米拉巴喜以充满细节的和声配置开启这首曲子,旋即带入美丽的主旋律,即兴乐句状似冷静理性,仔细听来,米拉巴喜的铺陈却是带着忧郁情感的。像这样旋律性强烈的演奏手法贯穿了整张专辑,即使是不熟悉革命歌曲及抗议精神的听众,也能透过米拉巴喜的诠释,感受人性最深处,为理想奋斗的浪漫和哀伤。


《Avanti!》专辑一问世就得到乐评的热烈回响,不但夺得多项当年度的唱片大奖,在市场上也颇受好评,创下两万张的销售佳绩。对流行乐手而言,这个数字可能没什么了不起,但对于小众市场的爵士乐,两万张足以让一家有理想的唱片公司继续存活,而且再接再厉,为米拉巴喜制作、发行专辑。


Architectures


(Sketch, SKE 333010)


乐评人很喜欢拿米拉巴喜和意大利另一位钢琴手Enrico Piernunzi比较,认为两人都走浪漫主义路线,同受到美国钢琴家Bill Evans的影响。笔者有些不同的想法。首先,与Enrico Piernunzi相较,米拉巴喜固然有些相同之处,例如敏捷、感性、细腻的指触,但对于旋律的抒情性铺陈和强调,这位年轻的钢琴家更明显,甚至更为“极端”。再者,虽然与Bill Evans同样都注重和弦配置,展现钢琴声响纤细、唯美的一面,但Bill Evans深受法国印象派作曲家的影响,偏好以复杂的和声配置来打造爵士钢琴声的朦胧美感,而米拉巴喜演奏的旋律则受到古典音乐家如肖邦或巴哈的影响更深。彷佛是天生的抒情主义者,米拉巴喜擅长以优美浪漫的旋律述说故事,让主题随着演奏逐渐开展,具体成形。


《Architectures》发行于1999年,是米拉巴喜早期的三重奏代表作,参与录音的乐手包括低音贝斯手Daniele Mencarelli与鼓手Louis Moutin,其中Louis Moutin是法国家喻户晓的知名乐手,不但有自己的乐团,也常为多位法国爵士明星Martial Solal、Jean Michel Pilc、Michel Legrand等等来跨刀,演奏实力坚强。Daniele Mencarelli与米拉巴喜一样,都来自意大利佩鲁加,是才华洋溢,备受瞩目的新生代贝斯手。


若想了解90年代以后,欧洲新一代乐手如何打造钢琴三重奏声响的话,《Architectures》提供了绝佳示范。这些年轻人重视的不单是跳脱诠释标准曲或抒情曲的窠臼,他们关注的重点是:乐器之间如何彼此对话?乐器轮流独奏时,如何能够拥有更自由的即兴空间?而同时演奏时,又如何利用三件乐器个别的旋律或节奏特色,塑造独树一帜的声响?


仔细听过这张专辑之后,不难发现三位乐手彼此之间的关系极为紧密,他们并没有明显的主从关系,一方面赋予彼此更宽广的即兴独奏空间,另一方面又有绝佳的合奏默契,好像乐器在同步呼吸,这使得整体的演奏声响浑然天成,从容自然、色彩缤纷。值得一提的是,吉他手Pierre Durand亦在这张专辑中客串一曲《28 Rue Manin》,他的演奏手法和米拉巴喜类似,优美的旋律的很能吸引听众的耳朵。


2001年,米拉巴喜、Daniele Mencarelli和Louis Moutin再度于Sketch厂牌发行了第二张专辑《Dal Vivo!》,整张作品系于现场演出时录制,以诠释原创曲为主。现场录音质量良好,生动捕捉了三位乐手的演奏动能,值得推荐给喜爱钢琴三重奏的乐迷。


 (((Air)))


Sketch, SKE 333036)


 迥异于传统的钢琴三重奏,《(((Air)))》由钢琴、小号(Flavio Boltro)与长号(Glenn Ferris)组成,这在爵士乐团里十分特别且罕见。为这张专辑跨刀的两位管乐手,都是活跃巴黎的“异乡人”;Glenn Ferris来自美国洛杉矶,曾经为低音贝斯手Henri Texier所领导的Azur Quartet效力。Azur Quartet称得上是90年代初欧洲实力最坚强,最有创意的爵士四重奏乐团,Glenn Ferris出色的即兴表现值得记上一笔。至于Flavio Boltro则是米拉巴喜的同乡好友,他的小号旋律极富诗意,音色清澄透彻。


如同专辑名《(((Air)))》所暗示,这张作品的创作意图透过管乐与钢琴演奏的组合,传达空气般的轻盈感。它的音乐基调是抒情而轻松的,没有太多炫技,让乐器彼此自然地搭配、透过各自的特质,混和成一种听来舒适而无负担的音乐,却又不失其创意。


身为浪漫主义者的信徒,米拉巴喜对旋律的铺陈极为用心,以第二轨《Momento Mores》为例,前奏旋律美到令人秉息,如此地完美无瑕,带出略带感伤的主题。第十轨的《Des jours meilleurs》同样拥有鲜明的抒情个性,米拉巴喜式的美学再一次透过精湛的演奏,被完美的呈现出来。由于这张专辑并没有贝斯或鼓等节奏乐器的搭配,所以米拉巴喜时常会以左手反复演奏低音,藉由一波又一波的音浪呈现感情澎湃的一面,说是笔者心目中的铭心绝品绝不为过。


Giovanni Mirabassi & Andrzej Jagodziński Trio


泽野工房,DR-003



Sketch厂牌收山之后,米拉巴喜与泽野工房签约,制作了一些不同于以往的专辑。这张专辑由米拉巴喜与波兰钢琴手Andrzej Jagodziński 联合领衔,意味着两人主导的角色与份量均等。只不过,这并不是一张双钢琴演出的作品,而是钢琴加上手风琴三重奏。负责演奏手风琴的Andrzej Jagodziński 是波兰知名的爵士乐手,他改编自肖邦作品的爵士乐专辑《Chopin Cycle》在波兰国内大卖,米拉巴喜在偶然的机会里听到这张作品,十分喜爱,立刻成为Andrzej Jagodziński 的粉丝,每次只要Jagodziński来法国演出,米拉巴喜从不错过捧场的机会。


与偶像Jagodziński 合作终于让米拉巴喜一偿夙愿。不过,手风琴具有强烈的节奏特色,固然适合演奏爵士乐,但有“一人交响乐团”之称的它,声音宏亮,渗透力强,对于注重旋律与和声纤细感的米拉巴喜,难道不怕被Andrzej Jagodziński抢尽风采吗?


这张专辑大部分的曲子为米拉巴喜所作,少部分的曲子即使不是米拉巴喜原作,也称得上是他的成名曲,听众相当熟悉他所诠释的版本。所以,即使响亮的手风琴旋律贯穿整张作品,这样的手风琴旋律与诠释的手法也是“米拉巴喜式”的抒情与诗意。手风琴原来所擅长演奏的民谣风格,在这里反而表现得不明显。读者若本来就喜欢手风琴音乐,一定要听听看这张专辑的表现手法,特别是米拉巴喜如何以优美的钢琴和声“支撑”手风琴三重奏,而不熟悉手风琴的读者,只要欣赏米拉巴喜打造的抒情浪漫感,也能够从中获得莫大的聆听乐趣。泽野工房另有一张同样班底发行的专辑C Minor,Andrzej Jagodziński 特地以手风琴诠释了一首肖邦的作品《Walc a-moll》,展现其改编的巧思与功力。


Cantopiano (中译:琴声香颂)


Minium, 6130312


 

米拉巴喜在泽野工房发行的音乐虽然精彩,但坦白讲,专辑封面设计的质感远不及原来的Sketch厂牌。据说原老板Philippe Ghielmetti本身就是杰出的平面艺术设计师,近年来又创设了Minium厂牌,持续发行以钢琴独奏或三重奏为主的专辑,而与之合作的艺人也几乎都是Sketch时代的老面孔,包括老将Rene Urtreger与米拉巴喜等人。


Cantopiano封面不但沿袭了Sketch时代简洁的设计感,就音乐内涵而言,也是一张值得搜藏的优质作品。它是米拉巴喜自2001年发行《Avanti!》之后,另一张精彩的钢琴独奏。虽然这两张专辑都是抒情浪漫的作品,但两者收录的歌曲南辕北辙。《Avanti!》改编自全球知名的革命或抗议歌曲,而《Cantopiano》的创作源头却是法国香颂。



90年代初,第一份让客居巴黎的米拉巴喜经济稳定下来的差事,就是替法国香颂歌手如Agnes Bihl、Benabar、Serge Lama等人伴奏。这份差事不但让米拉巴喜深深爱上香颂,也让他思考如何以自身擅长的抒情、纤细的手法,演绎这些流行于法国的浪漫歌曲。


关于米拉巴喜的诠释,老牌的法国香颂女歌手Agnes Bihl说得很好:“(米拉巴喜的诠释)真的很少见,而且弥足珍贵。对我而言,聆听他如何以钢琴演奏、诠释歌曲,让我有机会省视我自己的歌唱版本……这实在是一份美丽的礼物!”整张专辑的代表作是第八轨的《La Fleur du Large》,曲子以诗情画意的旋律展开序幕,逐渐峰回路转、激昂澎湃,一波又一波推向演奏的高峰,而那美丽无瑕的琴音不断地低回于听众脑海中,此时,我们所聆听的不再只是香颂,而是那足以洗涤灵魂的完美音符。


米拉巴喜在Minium还发行了另一张三重奏专辑《Terra Furiosa》,同样是爵士钢琴浪漫主义的代表作。




最新个人爵士专辑《¡Adelante!


这是《Avanti》的续作,《¡Adelante!》整张专辑以美丽诗意的钢琴独奏诉说来自不同国家、不同年代文化独具意义的革命名曲,充满灵魂温暖柔美的琴声融化了革命的冰冷残酷、以美好的音乐化解歧见追求自由生活;在乔瓦尼‧米拉巴希优雅轻盈弹奏着专辑序曲、也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最知名歌曲《L’Internationale,清澈透明平和喜悦的悠扬琴声中开始了整张专辑……



感性、抒情的演奏手法是他最鲜明的风格特征。一般人听到“感性”或“抒情”,必定会认为米拉巴喜的演奏很“”。事实上,他的风格甜则甜矣,却是百听不腻。为什么?


因为,无论是和声或旋律,米拉巴喜总是努力耕耘这些音符被聆听的深度。对他而言,抒情浪漫的旋律或纤细的和声只是手段,透过这样的演奏与铺陈,是否能打动人心,引发共鸣,碰触到人性最深处的情感,才是王道。单是这一点,就足以让米拉巴喜荣登欧洲爵士钢琴名人榜。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