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方大同的“大唐西域记”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常会有年轻(或年长)的朋友问:大家都是一首一首地选自己喜欢的歌在听了,歌手出专辑的意义在哪儿?


我会这么回答:确实,现在似乎没有人要听完整的专辑了,大家只要Hit Song就可以。可对于一部分歌手来说,一首歌不足以承载一个故事,必须要用45分钟甚至更长的时间把这件事说清楚。这就好比有的人习惯用手机做碎片化的阅读,有的人就是要坚持写长篇小说,且要求自己的每部小说都有独特的人物形象、情节发展、叙事风格,这才不负才情。


方大同,就是这么一位Old School。他的第九张录音室专辑《JTW 西游记》一出手就是2CD的容量,若要转化成小说的厚度,那必须是《卡拉马佐夫兄弟》、《平凡的世界》、《战争与和平》的百万字级别。




实际上,很多音乐家在写到九号作品时便会遇到一个卡。如贝多芬,写到《贝九》就去世了,音乐史上从此有了“九的诅咒”,门德尔松、柴可夫斯基、德沃夏克、舒伯特等都无法翻越此数字。马勒为避开这不吉利的数字甚至在第八交响曲后直接进入作品十号,但也依然没有躲过此宿命。方大同虽不可硬生放入“可啦思刻”的世界进行类比,但《JTW 西游记》的确是他近乎Show Hand的作品——在专辑推出之前,大同早已发出“休养”声明,将从台前退至幕后,把工作重心转移到其公司“赋音乐”上。为此,我们不妨这么理解:《JTW 西游记》里的方大同,是一个100% All in的方大同,可能是最好的方大同。


而大同确实也交出了一张精彩绝伦的超容量唱片


专辑封面上,代表了“Black”和“Gold”的双面大同一分为二,让人想起了Daft Punk的《Ramdom Access Memories》——类似的“金配银”,以及道上拔刀相助的featuring朋友们。在大同的设定里,黑碟更注重潮流化,更贴近黑人R&B及Hip-Hop,金碟则更偏向复古,更多的Funk和Soul。可实际听起来并没有那么泾渭分明。反之,“平衡”与“融合”是我对《JTW 西游记》最大的感受。听起来好像不是一件多酷的事情。我们都在强调个性、冲撞,为什么却要强调“四平八稳”?


方大同从11年前出道至今,人如其名地贯彻“世界大同”概念,不断地寻求华语流行乐的西化或欧美流行乐的中文化(并非只是换一种语言而已)。最开始他用旋律(Melody)与和声(Chord)写歌,到《15》时他用吉他连复段(Riff)和创作动机(Motif)写歌,从《回到未来》起,他开始把节奏(Rhythm)当做创作的主逻辑,和后来的《危险世界》一起挑战乐迷的接受极限。受限于华语流行乐市场的听觉习惯,脱离安全区域的方大同的近两张专辑中并未在商业上获得如《橙月》那样的成功(而我依然认为向MJ《Thriller》致敬的《危险世界》是一张严重被低估的作品)。但大同并未就此妥协。所谓《JTW 西游记》,即排除艰难险阻,也要打通贯穿中西的一带一路,把冰与火两种文化淬炼于一炉。



立下整张专辑基调的,是2015年曝光的《听》。厚重的节拍,用低音发展和声部分,这亦是一首用节奏驱动的歌曲。可随着乐曲的进行,空间感越发地扩大,弦乐团在身后构筑一面可靠的音墙,电吉他在前端为声场再描上一道金边,加以大同不断挑衅式地发问“这个旋律心不心跳”,听起来仿佛又是一首旋律主导的歌曲——既让我们保留律动感和酷劲,又可享受和声的丰富性,这一种拉扯所造就的微妙平衡,贯穿整张专辑。


顺流而下,《JTW 西游记》给我们展现的皆为五光十色的世界。如《笑开》乍听之下是动次打次且旋律线不明显的一首“不友好”作品,可当管乐齐鸣,长短号叠加起歌曲的和声层次时,那种大步流星、笑面生活的行进感便水落石出,让人畅快不已。《很不低调》是一首用连复段推动的、非常强调布鲁斯吉他的歌曲(如同《15》时候的《张永成》、《昙花》),低音部分颇有Trap的影子,曲子的写法却又是带着浓浓的MJ即视感,这些元素被拧在一起时,构成了方大同所独有的美学。《NMW》走得则是另类R&B的路子,用梦幻般的电子乐小心翼翼地在底下铺了一层水床,大同的浪漫嗓音在低音的驰放中沉浮,恍若一辆敞篷跑车沿着日落大道穿行。哪怕你不是公告牌或UK榜的日常听众,也会轻易在此缴械投降。《As I Do》又猛地把我们拉拽到椰林海岸,如Jack Johnson的冲浪吉他勾勒出一片摇曳树影,而后的沙锤、小型弦乐团、低音节奏让甜蜜加倍,男女主人翁最终在此许下爱的承诺,留下海浪声的余音袅袅。对于大同的老歌迷来说,词人周耀辉重返制作名单或是最值得道贺之事。过去为大同写下了《春风吹》、《爱爱爱》、《苏丽珍》等经典作品的周耀辉,那个被张国荣称作“醉生梦死”的文字意象奇才,自2008年后和大同便再无新作,此番得见《梦蝴蝶》,参加专辑试听会时便是我印象最深的一首。久违的中国风,依然是熟悉的味道,不过是大同声音往后退半步,让配乐冲在最前,“小蝴蝶飞过大城市,吻过所有钢筋,慢慢飞到我的心里”,把东方小调音阶糅到R&B里,给听者插上翅膀,在城市上空漂浮。



做好一道佛跳墙需要的功夫自不必说,更何况再来个四手联弹,无疑又增加了难度。《JTW 西游记》中众多让人意想不到的featuring对象是评价这张专辑不可忽视的点,难得的是方大同并非是简单地“多嗰人多双筷”,更因人而异地设计了相应的风格,通过合作者的个性激发更剧烈的化学反应。首先是和另一位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多年的老司机王力宏搭伙,两人有着相似的成长经历及音乐理念,多年来“王不见王”,不料首次同框就风雷大作。《Flow》作为两人的共同创作曲,和方大同过往的作品相比,自然带有明显的王力宏痕迹,如力宏标志的民乐十八般武艺,不动声色地把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琵琶声藏在节奏的缝隙,说唱念打里十足是东方风韵。以及尾奏里那段吉他Solo,让人脑海中猛地浮现起力宏手持Music-Man巴哈姆特龙型吉他狂飙的场景。正可谓“不需要详解,相同当中总有分别,两种风格的交接”。由张靓颖贡献女声部分的《无所谓》同样颇让人惊喜。靓颖若干年前也曾和力宏合唱《另一个天堂》,可那时的张靓颖还是改不了用力过猛的习惯,而后来的她音乐越做越“小”,到《第七感》时已然学会了收放自如,举重若轻,这一次演绎方大同的作品,对张靓颖来说,她正确地找到了自己嗓音的舒适区,让人听得丝丝熨帖。王诗安过往作为方大同的“MV女郎”,频频出现在《回到未来》的多首歌曲中,现在她用嗓音在《All Night》里和大家见面,她声音里的韧度对大同是极好的补充,为这首歌装上了一个派对动物专用电动马达。另一位客座女声Fifi Rong的加盟相信是许多乐迷的心头好,她独特的梦幻缥缈声线,配上那些寂寥的布鲁斯吉他大写意,再有大同用假声的托底,使得《Run From Your Love》在人声的演绎上几近无懈可击。和韩国两位金链汉子Zion.T及Crush虽然来自不同国度,但在《味道》里迅速找到同一个频率的三人再次证明音乐语言的适用性,这也是一首极简主义、却在节奏上玩出了各种花来的歌曲。早前大同曾在微博上发过一段Jam琴的短视频,背景音乐用的便是杭盖乐队的作品,没想到真在专辑里实现了这一此跨界合作。构建于金属乐下的杭盖乐队本就是当下国际演出市场上最活跃的中国乐队,或许是杭盖的音乐太过强势,和方大同的融合略显生硬,稍有遗憾。但瑕不掩瑜,除方大同外,无论是王力宏、张靓颖、Fifi Rong、王诗安、Zion.T、Crush、杭盖,他们无不是西行漫记中的一员,在过去的个人经验里、从东方人的视野发展对西方流行乐的探索,大同攒的这个局,让“西游记”更为丰富多彩。



《慈恩传》记载:玄奘13岁时在洛阳净土寺出家,大理寺卿郑善果问他:出家意何所为?玄奘答曰:远绍如来,近光遗法。这八字从此成为玄奘的人生法则,支撑他完成了伟大的真理之路。方大同受父母影响,信丰巴哈伊教,也因“人类一体,世界大同”获名,而后致力用音乐搭建中西文化沟通的桥梁,仿佛冥冥中有神谕。《JTW 西游记》作为方大同阶段性的总结,可谓是大同的《大唐西域记》,作为歌迷,可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反复聆听,幸甚至哉。也惟愿大同在短暂地休整后,不要离开我们太久,继续等待,你的十号作品。




(点击左下阅读原文,可试听购买该专辑)




搜索“乱弹山”或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

万马齐喑的乱世里,

透过音乐,

我们记录当下。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