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捕鱼记

书中有言如玉 2018-02-12 19:55:10

这不是一篇读后感,而是一篇观后感,观的是一幕真实的演出——捕鱼剧。

剧的主角是40个孩子,沪上某所顶级民办初中六年级和初一的学生。

 

游戏是这样玩的:

孩子们自由组合,分成10个小组,寓意10艘小船,每4人一条船。

10艘船每周都抽签决定出航捕鱼的顺序,一共6周。每一周,每艘船要把自己期望捕捞的鱼数写在纸条上,统一上交。

组织者收齐纸条后按捕捞顺序依次公布各船的捕捞数,如果某艘船的期望捕捞数大于当时湖里的剩鱼数,则捕捞失败,捕捞数为0

 

游戏的要求是:

1.        6周后10艘船总共的捕鱼数必须不得小于250条,否则全体失败。

2.        6周后单船的捕鱼数必须不得小于20条,否则该船失败。

3.        捕鱼数最多的船获胜。

 

湖里的鱼数量是有限的,起初是100条,每周捕捞结束后湖中的鱼会再生(或许是从别处游来的,或许是自行繁殖的),但再生的量取决于湖里剩下的鱼数:

假如剩下的 大于50条,那么下周初始,湖中的鱼又会变回100条;

假如剩下的鱼在10~50条之间,那么下周初始,湖中的鱼会变回剩鱼数的2倍;

假如剩下的鱼 小于10条,或者一条也没剩下,那么下周初始,湖中的鱼只会变回20条。

   显然,捕捞越多,剩下的鱼就越少,鱼的再生能力也越差。

 

孩子们开始游戏了。

 

选船长和大副

船长负责外交,要代表船队发言。大副负责抽签,靠运气来决定本船是第几个捕捞。运气好,第一个捕捞,就可以多捞鱼;运气差,最后一个,估计捞不到几条。

彼此间认识的孩子很快就定好了,不认识的有几种方式,一种是看脸“你做大副吧,看上去你运气比较好啊”,一种是自告奋勇“我来做船长”,还有一种是通过“黑白配+剪刀石头布”的方式,四个人郑重其事地靠天意来决定。这是不是最纯的民主选举模式呢?

 

第一周抽签

大副们争先恐后地去老师那里抽签。几家欢喜几家愁,那个看上去运气比较好的似乎实际并不如此,好在同伴们并没有埋怨他,而是积极地商量起捕鱼数来。

 

第一周捕鱼

收齐了纸条后,组织者开始按抽签显示的顺序公布纸条上的各船期望捕捞数。

“第1顺序人,4号船,期望捕鱼数为——55条”,话音刚落孩子们就炸了,那么多!怎么不全捞了?!

“第2顺序人,6号船,期望捕鱼数为——20条”。孩子们的抱怨明显少很多,因为相比第一个捕鱼的,这艘船并不是太贪心。但他们没有发现,其实4号船和6号船想捞的鱼差不多都是剩鱼的一半。

有权者拿一半,这个“二分之一”理论,难道是天性使然?

……到第6顺序人时,湖中的鱼已经很少了,那是3号船,他们的期望捕捞数超过了湖中还剩的鱼数,于是捕捞失败,捕鱼数0

第一周结束时,湖里只剩下3条鱼。第二周伊始,湖里鱼数回增到20条。

孩子们惊讶鱼太少了,有几个声音在说,不能再捕了,再捕就到不了250条了。可悲的是,这些清醒的声音并没有引起群体足够的重视。大多数人,尤其是大副们,都在热切地期盼再次抽签时的好运气。

 

第二周抽签

上天是仁慈的,它让第一周捕捞失败的3号船抽到了第1顺序人。大副回来时极力掩饰兴奋之色,其余仨看了一眼签,急急忙忙地把它翻过来压在桌上,生怕别人发现。

“闷声发大财”,也是天性使然吗?

四个人开始商量如何不辜负这来之不易的上天怜爱。船长先抛砖引玉:“10条?”显然,用的还是“二分之一”原则。

坐在对面的戴眼镜男孩撇了撇嘴,说“那还不如20条,因为结果都是一样,剩鱼数小于10条,下周只有20条”。他此言一出,其他成员都点头同意,因为的确这个逻辑无懈可击。于是船长郑重其事地在纸条上写下了——20


第二周捕鱼

   照例,在收齐了各艘船的纸条后,组织者开始公布捕捞数。

   “第一顺序人,3号船,期望捕鱼数为——20条”。孩子们大乱!“流氓啊!”“这还玩个屁啊!”“拖出来打!”

   喧闹声中,前排的一个孩子举手,组织者让他发言。他说据他测算,接下来无论怎么努力这一轮的结局都会是全体失败,因为哪怕此后他们都不捕捞,让鱼数恢复到最大,那最多也只能捕247条鱼,所以希望老师能修改规则,把250条鱼降低一些,否则就只能宣布游戏失败了。


社会上那些诟病小学奥数训练的人,真该先来跟这些精于奥数刷题的孩子们玩玩,体验一下当计算器和excel模拟还在输入数据时,孩子们已经报出答案的感觉。

组织者既没有答应孩子修改规则,也没有直接宣布游戏失败,而是请3号船的船长上台讲讲他们为什么要一网打尽。

 

失败的反思

   3号船的船长,一个梳着干练短发的小女生,平静地说出了他们的逻辑:“这一周,哪怕每艘船都只捕1条,结局都是一样的”。你不得不叹服她的理性推断,因为要让游戏最终成功的极限,是第二周一共只能捕8条鱼。然而,怎么可能有人放弃捕鱼呢?所以总捕捞数一定会超过8条。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小女孩很想让组织者公布其它各艘船的期望捕捞数。


组织者并没有那样做,而是问了小姑娘一句话:“所以,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对吗?”这句话不晓得孩子们有没有听懂。这是个典故,说的是佛陀有一次与500名商人同船,船上有个强盗想杀人越货。听凭强盗杀商人或者让商人把强盗杀了都不是什么好选择,因为杀人者要入地狱。为了不让众生入地狱受苦,佛陀决定由自己把强盗杀了,让自己代替众生入地狱。

 

3号船把鱼全部捞光的做法的确可以下地狱了,但他们在做决定时应该没有佛陀那么伟大,他们的目的绝不是“普度众生”,他们只是用无懈可击的推理做出了捕鱼剧中最“恶”的行为。似乎是理性的逻辑把孩子们引向了万劫不复,“聪明反被聪明误”,这真是一个悲哀!


残局

如何收拾残局?

孩子们要求改变规则。“把总条数稍微降低一点嘛!”反正是人定的规则,游戏进行下去才是要紧事。孩子们的要求被组织者坚决否定。“规则怎么可以随意改变?”孩子们无人回答,然而在他们心中,规则真是那么神圣的吗?难道不就是老师随口一说的么?

说实话,在现实生活中为了让游戏进行下去而改变规则的做法并不少见。这是正确的?错误的?还是应该看情形而定的?我们无法给孩子们一个答案,但相信他们将来一定会有属于那个年代的答案,也许跟我们现在的很像,也许天差地别,但无论怎样,希望那是他们主动的选择,而不是无奈的接受。

 

既然规则不能改变,孩子们就强烈要求重来一次。重来很简单,擦掉黑板上的记录就可以了。组织者也同意了。因为,这只是个游戏。

而现实生活中的残局其实很难重来一次,譬如那些灭绝了的动物植物、沙漠化了的土地、还有被污染了的水和空气……我们该如何告诉孩子,我们这些长大了的孩子也玩残了一部“捕鱼剧”,而且,还是现实版的……


重来一遍的结果


   重来一遍,游戏圆满结束,一共捕获了291条鱼,远远超过要求数。上图每个格子里有两个数,上方的数是各艘船的期望捕鱼数,下方圈圈里的数则是通过抽签而定的捕鱼顺序号。

 

50除以10

第一周的第一个捕鱼人,9号船,捕了6条鱼。这其实是个很大众化的决定,因为10艘船里有7艘的捕鱼数在4-6条之间。

很简单的逻辑,要让湖中的鱼再生成100条,捕鱼数就不能超过50条,10艘船平分一下,也就5条。平均主义,看来是大多数人心中合理的做法。

1周中的例外是3号船10号船。3号船似乎不相信别的船会降低期望捕鱼数,所以他们仍填了17条,与前一轮游戏中的期望相仿。10号船则是另一个极端,只填了1条,组织者公布时,教室里响起一片掌声。这掌声给了6号船灵感,让他们在接下来的一周里做了个“伟大的决定”。

 

0的力量

2周6号船做出的“伟大的决定”是——不捕鱼。他们填写的期望捕鱼数为0。公布时,教室里的掌声经久不息。

接下来的第3周,作为第一个捕鱼人的1号船被正能量感染,也放弃了捕鱼。其实不仅是他们,还有八艘船都把捕鱼数降低了,这让第三周成为捕鱼数最少的一周。

低捕鱼数还延续到了随后的第4周,并且似乎在最后两周仍余力未消。

要知道,第5周的第一个捕鱼人完全可以把当时池中所有的88条鱼一网打尽,这一点也不影响游戏的圆满成功(如下图所示,总捕鱼数为267),还能使自己获得傲骄的成绩,但他们并没有这么做,只捕了5条鱼。


   “0”的出现似乎改变了游戏的目的,不再“争第一”,而转向了“奉献”、“和谐”,“0”的力量,如同孩子们胸前的红领巾,召唤着他们“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

 

3号船

3号船就是第1轮游戏中那个把鱼全部捞光的“罪魁祸首”。

第二轮游戏伊始,他们运气不错,抽到了第2顺序人。他们也许不相信别组会降低期望捕鱼数,仍然填了17条,远远高于其它几组。等到第1周结果公布,他们开始调低捕鱼数,但还是第2周中期望捕鱼数最高的组。

直到第2周“0”捕鱼数的出现,也许是那片热烈持久的掌声让他们愧疚,在接下来的第3周,他们只填了2条。

4周他们好运地成为第一个捕鱼人,但他们只填了7条。这种小心翼翼似乎延续到了游戏的最后,他们始终没再填出比第1周更高的数字。当然最后一周可能只是受制于运气不好,毕竟第5个捕鱼人想捕15条鱼的胆子也够大了。

不得不说,这艘船是个逻辑性强、又敢于争取自身利益的团队,只是在“0”的掌声中也收敛了雄心。

 

2号船

2号船是唯一失败的一组,因为六周的捕鱼总数小于20。他们在第5周时违反规则,写了3.25这个数,被判无效。第6周时运气又太差,最后一个捕鱼,什么也没捞到。不过,这失败看来是咎由自取,所以没有人对他们表示同情。

 

10号船

10号船其实是把“奉献精神”发挥得最彻底的一组,第1周时捕鱼仅1条,后来又连续两周不捕鱼,直到第5周时总共才捕了9条鱼,好在最后一周运气比较好,让他们圆满完成了20条的任务。

但假如最后一周他们不幸抽到了最后一名,没有完成任务,会怎样?

他们自己该如何看待这个失败,是愚蠢还是壮烈?

其他船上的孩子又会如何看待这个失败?是冷漠的无视,是无奈的同情,还是坚决地推翻规则,把手中多余的鱼给他们,让他们免于成为失败者?

假如这不是一场游戏而是生活中真正的博弈,他们又会如何平衡“求利”与“奉献”?我们又该如何看待那些因为善良而导致的失败?

 

组织者的话

这个游戏我组织过很多次,有各种各样的参与者,不得不说这些孩子是最快把自己玩死的。当然,他们也很快复活了。

 

这些聪明理性的孩子,将会给我们一个怎样的未来?





Copyright © 演出乐器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