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雪小禅最美微刊第一百四十四期 | 我终于写隶书了

雪小禅 2018-03-19 06:11:26

爭 做 中 國 最 美 微 刊

 ︵

 第一百四十四期

我终于写隶书了

Li script, At length


点击观看



 

点击上方绿标,可收听主播素年锦时文章播读




赛绰 / Sai Chuo



那么粗砺、朴拙,又那么赛绰质朴,像鸟儿在飞,像野兽在啸,像孤独的人在山河的月光下一个人走啊走…




书写终于到了隶书。甲骨文、金文、石鼓文,用刀刻在甲骨、石碑上,或者,铸在贵重的青铜器上,里耶琴简上的隶文字样,是毛笔在竹简上的飞舞。

相当长的时间里,我保持着对隶书的警惕。这种警惕来自于内心——可以说,很多年里,我认为隶书太规矩、拘谨,像一个小家子气的男人,没有气吞山河的气势,也没有家长里短情怀。格局不大,笔划之间俱是缩手缩脚的“惧怕”,总是那么谨小慎微,总怕惊扰了谁似的。亦见过几个写隶书的书家。字和人都保持着无比慎重的小心翼翼。隶书,总让我无法动容。它没有行书的狂野放荡,也没有楷书的端丽。那么一笔一画的书写,像画字。这是我起初对隶书的印象。不说不喜欢,至少,未在我的审美范围内。

直至我看到竹、简木牍、汉简、敦煌木简。几近震撼。我还敢说我不喜欢隶书么?那么粗砺、朴拙,又那么赛绰质朴,像鸟儿在飞,像野兽在啸,像孤独的人在山河的月光下一个人走啊走……

我在那些两千年前的汉简前像一个孩童,几近无语。只想找一个懂的人拉他来看……你看,你看呢!

仿佛没有拘束的竹林七贤,想歌就歌了,脱了那袍子在竹林里弹琴。隶书,摆脱了石刻翻版的刀工限制,以墨迹的形式书写在竹简上——也没有想到要永垂书史,也不设计那书法的未来,只是为了记事与简单书写,想怎样就怎样了,水波跌宕了,檐牙被高啄,燕子飞过水面,只轻轻一跃,便是无限惊喜。哦,甚至更惊喜。书写,原本不是为了炫耀,只是为了生活上的记录,它在无意间创造了美学。书法,也绝非技巧,更多的时候,它是个人生活美学的陶醉与人生格局的体现。

粗朴 / Cu Pu



隶书的开始,多么像一个讷言、粗朴的老实男人,从不张扬,笃定地干了一辈子,从不抱怨,亦没有谄媚之态,他暗自飘逸,在蚕头雁尾间收敛了锋芒,但仔细看,处处尽是锋芒。




在写这篇《隶书》时,我一直放着洞箫,《阳关三叠》《苏武牧羊》《春江花月夜》《胡笳十八拍》……书法与这些孤独的曲子多么合拍,刻骨的孤独加上蚀骨的销魂,烟丝缭绕。试图走近、看清,却是枉然。在绝美的事物面前只能感觉到无力、无奈,甚至绝望。

有很多时间我在看那些汉简。朴素本真之美直击人心,隶书原本为了“速记”,篆书太慢了,太不方便了,那地位低卑的“徒隶”每天要处理太多的简牍,那时秦始皇每天要看六百斤简牍,据说常常累得翻不动简牍。“徒隶”们没有想到,久而久之,他们的书写由篆入隶,那破圆为方的隶书,竟然确立了汉字的垂直线条元素,这一次定型,就是两千年。

隶书,那只为书写方便脱颖而出的一种书法形式,保留了最原始的美和对书写的尊重,书写,也原本是脚踏实地的务实、记录、表述……隶书,更务实地完成了一次华丽转身。这一转身,奠定了线条,也无意之间,留下了那么夯实的基础。隶书的开始,多么像一个讷言、粗朴的老实男人,从不张扬,笃定地干了一辈子,从不抱怨,亦没有谄媚之态,他暗自飘逸,在蚕头雁尾间收敛了锋芒,但仔细看,处处尽是锋芒。


疏朗 / Shu Lang


隶书,多像余派。人书俱老中保持着一脉天真。有时听余叔岩如同看汉简,听着听着心就荒凉起来,剩了一炉雪,一把沙了。





曾三次去西安碑林。那里有东汉的曹全碑,很多人挤在颜真卿和张旭的碑前拍照、研究。我在曹全碑前发呆。

隶书三百年,至东汉为盛。它逐渐完美,为楷书、行书、草书铺垫了壮丽踏实的一条路。隶书至东汉,终于有了自己的模自己的样。有人说《礼器碑》“瘦劲如铁”,《乙瑛碑》“方正沉厚”,《史晨碑》“肃括宏深”,而《曹全碑》“秀美飞动”。这四大隶书碑帖各出一奇,康有为曾说:胆怯者不能写,力弱着不能写。

隶书,多像余派。人书俱老中保持着一脉天真。有时听余叔岩如同看汉简,听着听着心就荒凉起来,剩了一炉雪,一把沙了。书法,写来写去是写自己呀,自己的禀赋、孤寂、禅院听雪……那些书写过程中的飞雪、坠石、鸾舞、蛇惊、那些红如胭脂、泥污燕雪、西月萧瑟,那些纵横不甘、江山数峰青,那些大野、大阔,那些端丽、清气……够了,够了!而隶书,“波磔之美”多么符合中国文化的古意。故宫、奈良法隆寺、台北故宫……那些飞檐多么像天地间的书写。书法的美学意义与建筑交映成辉。隶书中的波磔,在唐楷里渐行渐远渐无声了,但建筑里的飞檐留下了它们,那份被逼出的雄健崛傲呀,硬生生让人无法动弹。

一根线条可以美成什么样?飞张的屋宇,多像一只鸟儿在飞,那呼与应,恰恰是隶书的曲折之美。

《诗经》里有“作庙翼翼”,这些庙堂暗合了隶书的低调,又暗合了它的飞扬。它一再把水平的屋檐拉长,再拉长,在尾部微微翘起,多像一个少女翘起她修长的颈……美得那么涤荡、阔气、疏朗。绝没有小家子气——有了格局的事与物,都那样波澜壮阔,但又保持着细节的谨慎与美妙。


铿锵 / Keng Qiang


最晚才喜欢隶书,像有一个老实诚恳的人,其实一直在身边温暖你,滋养你,但你不自知,猛然间回头,半生已过,他还在这,敦厚、朴素、低调,以最日常的态度一直在左右。它是隶书,以最不引人的姿态存在着。繁华过尽,灯火阑珊处——原来你在这里么?又惊又喜了。





爷爷与父亲都习书法。父亲偶尔写隶书,录了《与朱元思书》给我,一笔一画间全是人间真意。父亲说:别以为写隶书简单,最简单的事物最复杂,隶书最难写了……

写字时便思忖,少年时喜狂草,如迷恋那奇装异服、弹吉他吹口哨的少年,青春时喜行书,似欢喜那翩翩白衣的人儿,玉树临风站在法桐下,足以倾心。人至中年,倾心楷书、隶书,最晚才喜欢隶书,像有一个老实诚恳的人,其实一直在身边温暖你,滋养你,但你不自知,猛然间回头,半生已过,他还在这,敦厚、朴素、低调,以最日常的态度一直在左右。它是隶书,以最不引人的姿态存在着。繁华过尽,灯火阑珊处——原来你在这里么?又惊又喜了。

暮秋。一个人去美术馆看书法展。在一幅隶书的斗方前驻足。那一笔一画间全是情义,仿佛见了春蚕在涌动,又仿佛听到飒飒之声。正逢窗外秋风秋雨,这一首“霜叶红于二月花”又老道又纯真。我早年不喜欢的隶书,在心中荡气回肠了,屈指一算,小半生已过。

事情往往如此吧——你年少时不喜欢的人或事,在很多年之后,阅尽沧桑、过了千帆,猛一回头,会发现原本心中是多么喜欢它们。你的气息、气场,越来越靠近了它们。

隶书以它的低调谦卑,更以它的从容跌宕,亦或,那看似不动声色的铿锵,以崩浪雷崩之势,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在最恰好的时光里与我重逢,似久别,又似刚得初心,我捧在手里,记在心里,虽是翩翩逐晚风,但仍然那么美,那么好。

 


 
作者简介



雪小禅

畅销书作家,知名文化学者,中国慢生活美学代言人。曾获第六届老舍散文奖、首届孙犁文学奖等多个奖项。被评为“中国移动大学讲座形象大使”,"中国青年论坛"北京大学讲座嘉宾。担任山西卫视《伶人王中王》、《人说山西好风光》电视评委。雪小禅【禅园听雪】系列珍藏邮品,是中国邮政首次发行作家封片系列产品。

迷恋戏曲,曾任教于中国戏曲学院,被称“大学生心中的作家女神”。同时被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航等多所名校聘为"导师"。对传统文化、戏曲、美术、书法、收藏、音乐、茶道均有自己独到的审美与研究。


新浪微博:@雪小禅

公众号: 雪小禅 | 禅园听雪



 
播音简介


素年锦时

资深主持人,荔枝FM签约主播。以知性、智慧的形象深受听众喜爱。

新浪微博:@主播素年锦时



第一百四十四期

主编 @ 作家李菁

文字编辑 @ 老去的枝

排版编辑 @ 梨书一酉

 设计| 李菁设计工作室 


往期回顾:


第一百四十二期 | 记录雪小禅老师一天的日常(首发)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演出乐器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