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专栏·清歌】那片安宁令人沉迷

借字书友会 2018-05-16 10:39:33
点击题目下方借字书友会,欣赏更多精彩美文~

那片安宁令人沉迷
文/樱苔
2015年8月。故乡的气温开始渐渐转凉。在这儿,到了这个月份,秋天是不远了。但草原的绿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被带走的。秋风不行,秋雨也不行。所以我第一次与之相见,她还静默在金灿灿的阳光里。那阳光有微微的烫,照尽草原万物生死,也照尽小镇千般柔情。
01
西海镇远比我想象的要美太多。此处的美,大概是因安宁而起。横纵交错几条街道,大都是无比清净的。即便赶上了风马音乐节的热闹,还是兀自阒静到底,全然不被俗世叨扰的样子。这一分气质与姿态,别处的山水再清秀也学不来。
小镇的街道不宽,两旁是极为普通的在高原地区最易成活的树木。简单、质朴。绿就是绿,再没有旁的色彩。风过处树叶轻轻沙沙作响,叶片正面迎着太阳发出光亮,叶片背面则好似沉默着一个个细微的、温暖的故事。它们与你的距离,是你抬头即能仰望,满目清丽随时光摇晃。但踮起脚尖伸出双臂,却总也触碰不到。没有遥不可及,却有留给你远观的无闲暇思。
夏末秋初。天气刚刚好。有些人还在路上,有些人已经跨过山丘,在她脚边睡着。
我来了,你也刚到。
那片安宁令人沉迷
02
风马。是哪个诗人用这样一个名字让一场俗世盛会听上去那样韵味绵长。果然诗人最有想象。果然文字最有力量。
此番亲见,我愿意承认金银滩草原不负盛名的美丽。我不知道是否与当时自己的心境有关。我只看到苍茫延展的绿色,看到五彩经幡与之交相呼应。我看到风亲吻草地,我看到云朵揉着眼睛。这不是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这是盛满了我的悲欢并替我保密的温情之地。蓝天都不及她端庄,更不及她美丽。
约定的时间到了。音乐响了。热情高昂的人们不由分说地,用一颗颗热忱之心把这草原从一场长眠的梦里叫醒。她没有捂住耳朵,亦没有跌入喧闹。她不逆来顺受,亦不随波逐流。她还是她,什么都不能改变她的样子,什么都不能动摇她的倾心。我分明听见她用胸膛的心跳,对此做了最轻又最坚定的回应。


03
那么,就让他们唱吧。有太多故事要诉说,有太多故事要聆听。你懂也好,不懂也罢,他们都那样认真。吉他。贝斯。电子琴。架子鼓。谁让他们笑了,谁令他们哭泣。你的身旁站着谁呢。谁的眼里竟闪烁着晶莹。
你来到这个地方,在无限的安宁中握住这仅有的喧嚣。感受盛大的欢喜,感受曾散落在这遥远的地方那美若诗一样的谜题。达玉部落的主人热情地将那动人的故事唱起,感动了奔赴而来的众人。
晴天。清风。草原的绿。人们手中的风马随着音乐不断被扬进风里,它们飘舞的姿态有不可名状的美丽。
此情此景。此情此景。我竟说不出更多言语。
04
大雨急急落下,是在乌云迅速而来的傍晚时分。预感到雨势渐大,便找了一处安稳的躲避处。越来越多的人走进那个巨大的蒙古包一样的帐房,带来湿漉漉的潮气。
约莫一个多小时,雨停了下来。从规避处欠身出来,看到雨后的草原依旧沉默安宁,也看到因此番慌乱留下的一片狼藉。但狼藉的永远不会是草原,狼藉的是那些不知何处躲雨的单薄人心。
还好,你有一把巨大的伞,大雨倾盆之时恰好遮盖到我的头顶。还好,大雨来前,你就分给了我你的雨衣。
大雨来的不是时候。
大雨来的最是时候。


05
随性的人出行,最好的回馈就是不被计划限定。草原留给忠于歌唱的人们,我要再去寻一寻安宁深处的安宁。
东大滩水库是来路上的风景,彼时她犹如一面落入尘世的清澈幽深的镜子,在车窗外美的让人深深为之吸引。她沉静在海晏县与西海镇中央,穿着清秀干净的衣裳,是那样清心寡欲不食人间烟火却斑斓美好的样子。
于是在第二日,从人烟稀少时光静谧的西海镇街道上拦下一辆车子,便寻着她去了。午后到达,虽不是晴空万里,些许清风吹来丝丝凉意,但那怡然风景依旧令人心生欢喜。
水库寡言沉默,清美忧郁。你心生向往,乘船远行。水深处风浪脾性难捉,岸边水草缠绕浓密。几经周转发现已不能原路返航,就率性而为,朝着公路的方向为自己规划了一个目的地。
岸边的浅水被阳光照着,伸手触碰,那样温暖。寻水而来的人也到了,把船归还给他们。我要撑开我的衣裳口袋,去装这一路的记忆,去装这安宁的天地。
是这样的。即便有时船回不到最初的港口,依旧可以从别处上岸。你心中有岸,我心中就有万重山。
借字书友会
微信号:jzsyh2015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我们
本文编辑:樱苔
文章来源:借字书友会会员原创
图片来源:高清壁纸、百度图片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来源。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演出乐器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