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苍耳乐队]你的照片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你  的  照  片



无意中翻见          我为你拍的旧日照片

        你说那应该是你      一生最美的瞬间

翘起的唇角          指向迷蒙惺忪的眼

        春雨滴出的发梢      氤氲着腰际的线


你说我们的缘        遗憾啊就只是差了几天

        硬币的反面正面      命运的一念一念

只好对在自己说      生如逆旅盛筵必散

        荒凉又如何          那就顺其自然


在路的尽头仓惶起飞

        在时间消失的地方转过身

在永恒的孤独中一个人舞蹈

        在肩并肩后走散


如果说时间          终于能模糊了那片花田

        最后的沉默如谜      那只不过是场心计

多少年啊多少年      如果还刺痛在彼此梦里

        那我们失去的岁月    那又有什么意义?


在路的尽头仓惶起飞

        在时间消失的地方转过身

在永恒的孤独中一个人舞蹈

        在肩并肩后走散


多年以后一起看      我为你拍的旧日照片

        你说那真的是你      一生最美的瞬间


词曲:李苍耳、郝佳

演唱:李苍耳

编曲:卫华、李苍耳

吉他:卫华

贝斯:李苍耳

弦乐编写:刘光蕊

小提琴:李文丹

大提琴:Kyuri Kim

Program:李苍耳

制作人:卫华

监制:刘光蕊

录音:刘天鸿(Kong Studio)、黄彦翔(2203 Studio)

混音:刘天鸿

母带处理:刘天鸿




创作手记



"多少年啊多少年,如果还刺痛在彼此梦里,

那我们失去的岁月,它又有什么意义?"


两年前的这个季节,郝佳郝大诗来我这儿喝茶闲聊,他随手拿起吉他拨弄了个C和弦连词带曲哼唱了一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过了几天我给他打电话说我把这歌写完吧。


一生都会经历一座最高的峰,顶天立地,延绵千里,余脉不绝。我们留恋或者向往的爱情,或许不过就是两个人一生的战争。


这儿有一把钥匙,曾经能开很远地方的一扇门。你搬走后,留下了这把不甘心的钥匙。自此,在旅途中睡觉,在梦里做梦,不再有火车能驶过的原野--原野和火车一起消失。自此,你是夜不下来的黄昏,也是明不起来的清晨。很难给人生下定义,此一时彼一时,我们匆匆而来,又转身离开……


岁月的意义,除了成长和老去,恐怕就是终于有一天与自己和解了。而几乎没可能有机会与那座高峰和解。因为令我们萦绕脑海一生的,本质上讲其实不是某个人、某种情愫,而是那段金子般的岁月。一辈子无法两次踏入同一条河。


人生不相见,

动如参与商。

明日隔山岳,

世事两茫茫。


“多年以后一起看,我为你拍的旧日照片,你说那真的是你一生最美的瞬间。”



——李苍耳——








苍耳,平凡渺小,随波逐流。          

苍耳乐队的原创作品写生命花火唱爱与愁,摇滚曲风多变,不口水不装愤怒,只追求游吟诗人般的“心灵之声”。

几个少年时组过摇滚乐队的北京人,成年后像枚苍耳一样被生计裹挟着浪迹天涯辗转多个行业浸淫打拼。十几载历经人生百态世间冷暖,最后还是微笑从容选择了音乐。

音乐是救赎,幸好还有音乐在我们的心上……




Cocklebur: ordinary and small, gone with the wind.

All the musical works of The Cocklebur Band are original, style variable, they write different colors of life, sing love and sorrow, unvulgar and calm, just for pursuing the whispers of the soul, just like a bard.

Members of the band used to be young rockers in Beijing many years ago. When they grew up, they run for life as businessman, here and there, year after year. Life has been going up and down, impermanence and perishable, just like a cocklebur in the wind… After resignation, they choose music again with nonchalant ease.

Life is not easy, fortunately, there is music in our heart, always.


---吉他手、主唱---

李苍耳

李苍耳巨蟹座北京人分裂。

少年时醉心文学吉他泡妞被逼学经济专业

后于南中国混金融圈历任信贷员、追债狗、投资砖家后转行房地产于齐国忽悠及被忽悠十几载。装不下去后辞职

现任苍耳乐队主唱、吉他手。

幸好幸好还有音乐在我们的心上…….



---贝斯手---

郝佳

金牛座贪吃好色籍贯北京

曾于如火如荼的通信事业中谋生,从朝阳产业一直做到日薄西山,网络游吟诗人。所好虽广皆不能精。

苍耳乐队bass手。


在人间找个缝隙藏起来用最舒服的姿势。



---鼓手---

蒋沅成

蒋沅成京籍水瓶男非著名摄影师

琴棋书画样样稀松佛道双修皆不得门而入

现任苍耳乐队鼓手

能躺着就不坐着能坐着就不站着。



---吉他手---

白泽

白泽河北籍水瓶座男

苍耳乐队吉他手

少年时怀揣梦想来到北京辗转多个行业

从小肥肠变成老骨头从小白变老白唯有少年时的梦想不变

我是Mr. White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