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原创)遥远的撒马尔罕---杜尚别舞韵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雄鹰之舞

 

     屋顶的彩色灯球已停止了旋转,眼花乱的镭射灯也停止了闪烁,壁灯由昏暗变得明朗,舞者们刚刚定,突然,架子鼓擂响了一种激越而又节奏鲜明的鼓点:咚——哒咚——哒……听到这音乐,人们像是接到了谁的命令,不是陆陆续续,而是在惊喜中“轰”地一下子涌进舞池的,不是双双相拥而舞,而是里里外外排起了两层人圈,跳起了激情浓烈的塔吉克族舞蹈。这庄重、稳健、优雅,柔中带刚像雄鹰翱翔般的舞步,使我一下子想起了影片《冰山上的来客》那火热的舞蹈场面,只是这里的更激越、更高雅、场面宏大而更具有现代气息。

  今天下午,在东干族朋友伊斯玛·哈珊诺夫和哈里麦·穆萨叶娃兄妹俩的陪同下,我们从比什凯克市飞抵山地之国----塔吉克斯坦的首都杜尚别,下榻在了瓦尔佐布河畔的吉萨尔饭店。用过晚餐,夜色已降临。在哈里麦的提议下,来到大楼底层的舞厅,与这座城市辛劳了一天后有兴趣来这里的人们,共到这个国家后的第一个美好的秋夜,便碰上了如此热烈的场面。

  来杜尚别之前,比什凯克的许多朋友都劝阻说,那个山地之国目前很不安宁,还是暂时别去了。但我难以压制自己多年来一直想到这个神秘的国都看一看的热望。当飞机在一万米的高空像一只雄鹰,向这个到处是壮丽的高山和幽深的大峡的国土缓缓下滑的时候,心中不由涌荡起一股豪迈之气,情不自禁地发出了这样的感叹:这真是一片造就雄鹰气的河山啊!暗自庆幸自己没有改变主意。那情绪和感觉,就和此刻看这热烈的舞蹈场面一样。

  对于出生和成长在中国新疆的我来说,对塔吉克族的音乐舞蹈并不陌生。这个洁净、朴实厚道而且生存能力极强的高原民族,是个须臾也离不开舞蹈的群体。舞蹈是他们简朴的人生历程中一项极为重要的内容。艰苦的生存环境,孤寂的高原人生,造就了他们舞蹈的高雅与深沉,沉稳轻缓而又节律极强的舞步里,显露出果敢的民族性格;泰然自若而又风度优雅的舞姿中,展示着丰富的内心世界。说实话,我的确最早是因这种舞蹈而喜爱和认识这个民族的。我坚信在这个风格独具的舞蹈中,有着讲不完的历史故事和人生传奇。

  刚刚伴我跳了一场交谊舞,额头和鬓角还抹着薄薄一层细汗珠的东干族女作家哈里麦,此刻坐在那里,在这特色鲜明的音乐声中望着她的哥哥伊斯玛,红扑扑的脸上呈现出异样的神情。而她的哥哥伊斯玛双手摆弄着刚刚喝空的啤酒杯,出神地望着舞池不动声色。

  激越的节奏是那么的鼓荡人心,优雅的舞步是那么的牵人魂魄……

  “哥哥,你也去跳吧。”哈里麦用深情的目光瞅着哥哥,喃喃地说。

  沉默片刻后,在妹妹的再三央求下,伊斯玛笑望了我一眼,下了舞池。

  没想到这位身材伟岸的汉子一下舞池,那韵味十足的一招一势,马上就显露出超群与不凡来。微微抖动的双肩像一座涌动的山峰,平稳伸展的双臂像一对滑翔的鹰翅,缓缓挪动的步履像一朵飘动的流云。我一下子被这高超的舞姿所打动。一个在楚河边长大的东干族男子怎么会将塔吉克舞跳得如此绝妙、动人而又娴熟呢?望着我满脸的疑惑,哈里麦含笑不语,只是出神地望着这热闹的场面,用自豪的口吻自言自语地说:“没办法,这是遗传,是血缘中特有的。”

  “你说什么?”在震耳的音响声中,我似乎不大相信听到的这句话。

  当哈里麦犹豫了片刻,满含深情地给我讲述了她的哥哥伊斯玛的身世后,我被惊呆了。慢慢地,铿锵有力的鼓声,耀眼闪烁的彩灯,浑厚奔放的音乐变成了战场上的枪炮声,焦土上的血与火……

  四十多年前,在苏联红军反击德国法西斯的战场上,来自塔吉克斯坦的塔吉克族战士哈珊·阿里莫夫和来自吉尔吉斯斯坦的东干族战士穆萨·尤苏诺夫,是乌克兰第一方面军一个连队里相当要好的一对亲密战友。他们共同参加了罗夫诺——卢茨克战役、维斯瓦河——奥得河战役以及解放华沙、索菲亚等许多激烈的战斗,在血与火中一直打到了柏林城下,并参加了攻克柏林的最后决战。哈珊一直是连队里的一位活跃人物,性格开朗而语言幽默,并且还会跳一手战友们百看不厌的塔吉克舞蹈,每逢战斗间隙或部队整休,他们就欢聚在一起要哈珊给大家表演塔吉克舞。那优美、舒展、像雄鹰般充满韵力的舞姿,常常使战友们回想起战前家乡幸福、安宁的生活,憧憬着胜利后的欢乐与喜悦,从而增强着他们为赢得这场战争,换来世界和平的必胜信念,战友们都亲切地称哈珊为“我们的雄鹰”。那时候充满着青春朝气的战友们是多么乐观、多么富有理想啊。哈珊与穆萨早就商议好了,等战争一结束,先一起去哈珊的故乡----塔吉克斯坦杜尚别市远郊的巴伊拉穆乡,在那里玩几天,再让哈珊带上妻子和儿子随穆萨一起到吉尔吉斯斯坦的东干族乡镇----米粮川,看看那里东干族人民的生活情景和他们特有的文化。穆萨还十分肯定地说:凭着你的舞蹈天赋,你会很快学会我们东干人的舞蹈的。

  但是,历史却让穆萨因1945年4月30日这个难忘的日子而终生伤心不已。那天,苏军以重大的牺牲,经过激烈的巷战和艰难的攻坚战,终于将胜利的红旗插上了德国法西斯的最后堡垒----柏林国会大厦,汇成了大海般的红军战士在国会大厦前的广场上开始了山呼海啸般的庆祝狂欢,红旗在漫卷,军服在跃动歌舞如潮涌;这里跳起了矫捷幽默的俄罗斯舞蹈,那里踏起了优雅轻盈的乌克兰舞步,而更远处的人圈里,正欢跃着扭动双臂的哈萨克舞蹈……一幅幅热烈、豪迈、奔放的图景吸引着千万名战士喜庆的视线。在穆萨所在的连队里,一位塔吉克族战士吹奏起了随身携带的鹰笛,另一位战士用钢盔当鼓,敲起了塔吉克舞的节奏。哈珊上场了,那军装上披着披风的雄鹰般的英姿一出现,就博得了战士们雷鸣般的喝彩。他那自豪的神情,稳健的步履,绝妙的舞姿,把簇拥在他们的场地上的战友们的情绪一次次地推向高潮。可是谁也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从不远处的一幢楼房里射出了一排罪恶的子弹,哈珊当即倒在了血泊中,附近的几个战士也栽倒在了人群里,这突然的袭击让战士们急红了眼,扭身寻找那扇还飘散着青烟的窗户,几乎在同时,无数愤怒的子弹射向了那个窗口。穆萨二话没说,提着枪就和几个战友冲进了那幢楼房,待他们在二楼击毙了那个法西斯死硬分子返回广场时,在战友们的簇拥中正被军医抢救着的哈珊已经奄奄一息了,穆萨拨开众人扑到哈珊身边,在他伤心地呼喊中,哈珊慢慢地睁开了双眼,强忍着剧痛,语音微弱并且时断时续地对穆萨说:“我的好兄弟……我大概……回不到……家乡了,你无论如何……也要去一次……我的家乡,把我的事……告诉我的妻子,看一看……我的儿子……伊斯玛,只可惜……我还没有……见到过他。我也不能随你……去你的家乡了……我是……”哈珊没有说完后面的话就昏迷了过去。在焦急万分的穆萨不停地呼喊中,少倾,哈珊又微微睁开了双眼,只说了一句“我是多么希望能活着回去建设我们可爱的家乡啊”就再也没有醒过来。尽管军医们一直在全力抢救,但终因伤势太重,这位祖国优秀的儿子就这样牺牲在了庆祝胜利的队伍中。

  当雪白的布单盖住哈珊身体的时候,穆萨再也难以抑制悲痛而放声痛哭了。他怎样也没有想到,和他一起出生入死,在枪林弹雨里冲杀过来还没有享受够胜利喜悦的亲密战友,竟然会在胜利已经到来之时永远地离他而去了。正在他们悲痛欲绝的时候,突然,满含热泪的连长科玛寥夫激愤地大声嚷着说:“都蔫在那里干什么?跳!跳!祖国的雄鹰们,继续跳,让法西斯分子们看一看,我们是怎样的一群不怕死的雄鹰……”自己先带头手舞足蹈地跳了起来。接着,战士们也一个个揩着泪水跟着汇入了欢舞的人群。

  穆萨照看着以穆斯林的习俗安葬了哈珊。两个月以后,带着哈珊的遗物,在返回祖国的途中先去了哈珊的家乡——杜尚别远郊的巴伊拉穆乡。但是他梦也没有想到,哈珊常年体弱多病的妻子——萨吉达·哈珊诺娃已经于半个月以前,在接到哈珊的阵亡通知书后,由于过度伤心而不幸去世了。当穆萨在失望和惊异中接过由同村的乡亲们照看着的哈珊才三岁的遗孤伊斯玛时,这位经受了血与火洗礼的坚强战士已禁不住泪水涟涟了。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哈珊与妻子萨吉达也都是孤儿,在这个村里已没什么亲人了。没什么话可说,穆萨抱着烈士的遗孤,返回了自己的家乡——吉尔吉斯斯坦的米粮川……

  彩灯闪烁的大厅里,激荡人心的乐曲仍在不绝于耳,那一圈圈雄鹰般的身影仍在缓缓挪动。

  “这么说是你的父母抚养了你哥哥。”

  “是的。”哈里麦点了点头。

  “可是你看,他仍然是塔吉克的儿子,仍然有着雄鹰的气质和很浓的民族文化情感啊!”

  “正是为了纪念战友,让他别忘了自己的根,父亲在哥哥开始上中学的时候,不远千里送他来杜尚别,在这里驻校学习了六年,直到考上了莫斯科大学才离开。多年来,为照顾年迈的父母,他一直工作和生活在比什凯克。既使前两年父母已先后去世,也没考虑过要改变什么。可这一次,一方面是为了陪你,另一方面是要有所改变才来杜尚别的。”哈里麦笑着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不过我支持他。”

  动人的战友情谊、深沉的民族情感,让我深深地感受和理解着这块土地,理解着它的历史,它积淀很深的文化以及人们刚毅而又善良的心灵。

  这一夜让我彻夜难眠。

  不知什么时候下了一场小雨。一觉醒来,尽管还是凌晨时分,从窗缝里吹进的潮润、清凉的晨风,已经让我没有了一点睡意。想出去散散步,看看这座城市的风貌。走出套间,没想到睡在外屋的伊斯玛起得更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毕竟还是起得太早了,街上清冷而寂静,只有偶尔驶过一辆汽车或匆匆走过一两位早起赶路的人,街道两旁金黄的菊花和翠绿的云杉还笼罩在晨雾里,而经过雨濯的天空却是湛蓝湛蓝的,远处巍峨的冰峰,在曙色的映照中晶亮耀眼。

  在一个街心公园的小亭前碰上了正在散步的伊斯玛。 

  “你怎么也起得这么早?这是个高原城市,小心着凉。”伊斯玛望见我,走了过来。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开始和他无目的地并肩漫步。

  “昨天晚上我知道了你的身世。”

  伊斯玛并没感到意外,只是沉默了片刻后,缓缓而又深情地说:“东干族父母对我恩重如山,他们的情意我终生也难以报答完。我是塔吉克和东干这两个民族的儿子,是他们共同的民族精血滋养大的。”

  “昨晚刚开始还真让我很是惊奇,你的塔吉克舞怎么会跳得这么地道。”

  伊斯玛淡然一笑:“舞蹈是民族精神的表现,不论哪个民族,拥有了愉悦的心境和奋进的朝气,才有舞蹈,可眼下我们的国家情况很不好。”

  “为什么呢?”

  “你知道,苏联解体以后,这里内乱不止,经济滑坡,560万人口中,竟有近80万人作为难民或移民离开了国家,让所有关心国家前途的人们忧心忡忡。为了祖国的复兴,为了整个中亚地区长久的和平与发展,许多过去生活在独联体其各国的塔吉克籍的知识分子,都在目前国家这个危难时期,在许多人千方百计想要离开的时候毅然决然地回来了。尽管一切都很难,或许还有一定的风险,但是我们不在乎,为一名山地之国的儿子和被称为鹰之民族的塔吉克族的后代,如果在这个时候不能为振兴国家而去全力拼搏。那我们就愧对曾经有着乐观、勇敢、壮丽人生的先辈们了。所以,我决定回来报效祖国。尽管这也是不得已而出的选择。我坚信通过我们共同的努力,这个国家会有光明、美好的前途的。”

  我被这一席肺腑之言和他们的爱国情感深深地感动了。这是一个多么乐观而又有着坚定信念的民族啊!望着朋友脸上那种真诚热爱着生活的昂扬的情绪和坚毅的神色,不知怎么,让我联想起了哈珊在柏林国会大厦广场上那种不惧风险的高傲的舞姿。

  “当然,我们知道我们的作用和能力是有限的,但是这种行动至少可以有助于激发起一种民族自信心,一种顽强拼搏的民族精神……”

  伊斯玛后面还说了些什么,我没再注意听,因为鲜花正开得火红的花坛前,一座巨型的雄鹰雕塑吸引了我,那雄鹰像是正以碧空作舞台,用奋力扇动着向上跃动的巨大翅膀,狂舞在蓝天上。展示着一身烈骨,一身傲气。又像是正在磨练翅膀、集蓄力量,随时都将迎着风雨,去实现自己鹏程万里的报负和理想。

  我不由一阵激动,心中默默地感叹:酷爱雄鹰之舞的山地之国的人民啊,我早就坚信,来你们这里会不虚此行。

 

 

                  友谊之舞 

 

  

    在塔吉克斯坦——这个主要操着印欧语系伊朗语族塔吉克语种的高山国度里,对于来访者的我来说,虽然有时候难以用语言与他的人民交流思想,但是我们却有一把能沟通情感的钥匙——舞蹈。

  塔吉克斯坦是个多民族的国家,境内生活着86个民族的人民,除了主体民族——塔吉克族以外,人口较多的还有乌兹别克、俄罗斯、鞑靼、吉尔吉斯、乌克兰和土库曼等民族的人民。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舞蹈,并且在相互影响和交流中不断地发展着。

    我从小生长在中国新疆北部一个维吾尔、哈萨克、回、蒙古等多民族共居的县城,记得童年时常为了一只鸽子或者一串铜钱,和其民族的小伙伴打架斗殴,撕破衣服磕破腿。但是后来再大一些了,常参加他们的各种欢庆聚会,学会了他们多姿多彩的舞蹈,便认识了友谊,懂得了友谊,珍惜和看重友谊了。

  童年学会的各民族舞蹈这次派上了用场。不论在哪一家客,各民族的朋友聚在一起,在举杯祝福热热闹闹畅谈友谊的时候,不论是客人还是主人,总不断有人即席表演舞蹈来为大家助兴情绪推向高潮时,大家会一起以各自的风格手舞足蹈这舞蹈就这样伴着我们从一家跳到另一家,不断结识着新朋友,不断接受着新友谊。在一位大学教授阿里莫夫的家里,我们几乎把中亚各民族的舞蹈都跳过了,教授激动地对妻子说:“你看,这位从中国来的东干人,他跳得怎么会比我们还地道?真是不可思议。”在电视台俄罗斯族记者卡嘉的家里,我们一阵狂舞,震得楼板嘎嘎作响,吓得楼下的邻居以为楼房要塌而匆匆上楼来给了我们友善的劝告。在作家协会举办的一次联谊会上,一位当地的维吾尔族女诗人,为能意外地遇到了我们,并能和我跳了一出维吾尔双人舞而奋兴得眼里闪动着泪花。当然,对我来说最有意义的,是在这里观赏和学习到了许多民族的舞蹈。他们丰富的舞蹈语汇,多种表现方式和技巧让我受益匪浅。不过,在所有的舞者中,最使我难以忘怀的,还是卡米拉的舞姿和这舞姿讲述给我们的令人感慨万千的故事:

  那天,伊斯玛在莫斯科大学时的一位名叫努尔别克的塔吉克族同学邀我们到他家去客,主人大概是为了能做出几样中国人喜爱吃的菜,便请来了自己的姨妈卡米拉来帮忙。因为据说在这里她还算是最了解中国的一个人。这是一位看上去很有些艺术气质,又很有教养,但很难看得出年纪的女人。尽管在厨房里她是那么的利落和干练,但人很瘦弱且显得忧郁。从举止中,我看出了她是一位接受过严格的形体训练的人。我把这猜想悄声告诉了努尔别克。努尔别克说:我的这位姨妈可是个了不起的人,年轻时曾是苏联国家歌舞团的舞蹈演员,为艺术家和友谊的使者,出访过几十个国家。可不知道为什么,60年代初,在她事业正处在成熟期的时候,被强行调离歌舞团,让她和丈夫——一位优秀的乐队指挥双双回到原籍杜尚别。不幸的是丈夫从此消沉郁闷,整日以饮酒打发日子,没有几年便去世了。而卡米拉因年轻时为了自己热爱的舞蹈事业没要孩子,生活顿时沉落在了难熬的孤寂中。为了给寂寞的日子找一点慰,后来领养了一个孩子,可没想到那孩子15岁时在一次车祸中死了。从此精神受了剌激的她,永远诀别了她曾经全心身地热爱过的舞蹈,戴起了头巾,逐渐成了一位虔诚的伊斯兰教徒。现在,一有时间便和几个妇女一起到经文班里学习经文,为自己的孤苦的灵魂找了一个安身的栖所。

  听了努尔别克的介绍,仿佛一种化解不掉的悲凉一丝丝地浸透着我。这似乎像是一种提醒:享受欢愉的时候,别忘了生活中还有着许许多多的不幸,因为这也是人生不会缺少的一项内容啊。

  富有同情心的人总希望让所有的人都能有更多的快乐,使是短暂的。

  在我们坐在一起用餐的时候,我总希望卡米拉能够快活,那怕只是在今天的这个聚会中。其实我的担忧成了多余,在伊斯玛向客人们介绍了我的身份后,卡米拉表现出了异常的欣喜,当然也有那么一点谨慎。让我略感意外的是谈话中她似乎对当今中国在各方面的成就和进步特别的热心和关注,这样一下子就拉近了我和她的距离。在餐桌上的情绪和温度达到一定的高度时,朋友们开始展示各自的歌喉和舞姿了,在群情激扬的手舞足蹈中,卡米拉只是一位含着微笑的旁观者。终于还是谈笑欢畅的哈里麦机灵,大声叫嚷着:“舞蹈家在这里,今天,我们可不愿意错过这个眼福啊,大家说是不是?”

  “是啊,是啊,我们早就等得着急了。”

  在众人的盛情下,卡米拉只好低声对我说:“您会唱荷花舞的曲调吗?”

  我一怔,很快就明白了,凭我的年龄,这首盛行于五六十年代的老歌我还基本记得,尽管歌词肯定是全忘光了。赶快说:“知道,知道。”

  “那您来为我伴唱吧。”

  “那好,那好。”我虽然在点头,但心中在疑惑。

  在我的“哆哆西拉哆西……”的哼唱声中卡米拉举臂起舞了。

  说实话我并不惊讶于她舞姿的优美,因为为一名老舞蹈家这一点是肯定的,让我吃惊的是她对中国舞蹈深刻的理解与把握,那一招一势中对中国文化到位的表现和对民族精神风貌精采的展示,不能不令人佩服和赞叹。轻柔的步履,优雅的舞姿,婀娜飘曳的风韵,端庄秀丽的神采,让人一下子联想到了中国江南水乡的风光和它特有的内涵极为丰富的地域风情。真不愧是一个热爱舞蹈崇尚友谊的民族啊,对远隔万里之外中国太湖之滨的舞蹈竟能表演如此娴熟和纯正,可见舞蹈是没有国界、人类心灵的激情是相通的。此刻,所有的人都惊呆了,目光中透出的是新奇、赞赏与欣羡的神色。当然,对于我来说,能让远在这帕米尔雪峰下的异国人民观赏到我的祖国的舞蹈艺术,除了惊喜之外,更多的是一种自豪和满足。

  情感和思想彻底沟通了,心灵贴近了,友情更深了。这时候的我们可以说已经无话不说了。从她娓娓道来的故事中,使我更深地理解了什么是人类真正的友爱和情意。

  三十多年前,为一位舞蹈家、友谊的使者,她访问过中国。据她说那是她生命里最珍贵、最有意义的一段时光。在中国那暂短而又让她终生难忘的日子里,不论到哪里,欢迎他们的总是热情的鲜花和真诚的笑脸。她曾去过许多国家,但不知为什么,只有中国这个崭新的国家才让她真正感觉到了什么是情有独钟。她热爱这个国家勤劳、善良的人民,热爱他们所创造的灿烂而风格独特的文化。就连北京的四合院故宫和天坛的建筑,颐和园、北海的风光,都让她那么的着迷。更使她迷恋的是她在中国许多地方看到并学会的热情奔放的秧歌舞和腰鼓舞,从中国同行们那里欣赏到的端庄典雅的荷花舞、激情如火的红绸舞等。她下决心一定要学会这些舞蹈。可是她访问中国的时间太短暂并且每天都有演出任务,怎么办她把这个想法悄悄告诉了刚刚与她结下了友谊的中国歌舞剧院的编导刘英大姐。对于一位友好邻邦的舞蹈家对中国舞蹈如此迷恋,刘英大姐自然欣喜不已,很受感动,便答应每天利用卡米拉演出以外的时间为她教舞。因为时间太紧迫,有时候她们不得不一练就是几个小时。记得那时候,已经快四十岁了的刘英大姐,常常累得汗流夹背,气喘吁吁,但仍然教得很认真、很严格。看着她在几天的时间内便把几种舞蹈学得这样到位和标准,刘英除了高兴外,心里很佩服这位年轻舞蹈家的聪颖和事业心。为表达对她的赞赏,纪念她们这次情深意长的合作,刘英将自己编导的一个舞蹈的获奖奖品——一尊玻璃制作的跳红绸舞姑娘的彩色雕像,送给了她留纪念。但是不幸的是在她们最后一次的排练中,由于连续几天的大运动量,劳累过度的刘英突然摔倒在了地板上,当她惊恐地呼叫着抱起刘英,看到大姐紧闭着双眼,满面通红的脸上,一缕鲜血从嘴角流出时,她后悔到了极点,深深痛恶自己的贪心和不懂事。后来她才知道刘英大姐那时已经是一位晚期肺结核病人了,就在给她教舞的期间还在打针吃药。记得那天晚上,当她得知了这一切后,就像万根钢针在扎她的心。坐在医院病床前,望着刘英大姐苍白的脸,悔恨的热泪珠叭哒叭哒直往下掉,倒是刘英平静地宽慰了她很久。

  第二天,便是她们载着中国人民深厚的情意回国的日子,她来不及到医院和刘英再次告别,自然在欢送的队伍也不会有刘英的身影。面对着站台上像潮水般欢送的鲜花和一次次的拥抱,热泪一次次地模糊了她的双眼,打湿着她的衣襟。她被中国人民的真挚的情意深深感动,更把刘英大姐为友谊、为艺术的献身精神牢牢地铭刻在了心上。

  从此,她把在中国学会的舞蹈带到了伏尔加河两岸,带到涅瓦河之滨,让苏联各族人民观赏到了这些风韵独特的舞蹈,并把中国人民的良好祝愿传送到了那片广袤的国土上的许多角落。再后来,是在从中国发来的一封来信中,得知被她深深爱戴着的老师刘英大姐,在与病魔抗争了两年后已经不幸去世了。接到这个噩耗,她哀痛的心顿时像掉进了冰窑,伤心地哭了好几天。捧着与刘英的合影,她默默地告诫自己:一定要以对艺术的不懈追求和对友谊的无比珍视,来回报和缅怀这位让她无比崇敬的中国艺术家。

  但是,灿烂如火的友谊的红叶,很快被突来的政治秋雨击落了,六十年代初的中苏关系恶化,使许多事物变了形,走了样。可是为艺术家的她太单纯、太真挚,太感用事,她仍在许多非正式场合跳着她最拿手的也使她最感得意的中国舞蹈。终于有了那一天,她被迫离开了她无比热爱着的舞台,不得不从遥远的莫斯科回到故乡杜尚别,让她去为孩子们教授舞蹈基本功。此后,便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打击和不幸……

  我感叹这位才华横溢的艺术家为友谊和热爱而付出的代价,更被她的执着和真诚所感动。望着已经站在晚年的秋风里孑然一身的她,那单薄的肩头,瘦俏的脸颊,那双深邃的闪烁着热情之火但又带着淡淡忧伤神色的眼睛,我心中真是百感交集,半晌不知该说什么好。一切感到惊奇或者表示同情与理解的话此刻都是多余的,尽管回忆的往事是苦涩的,但我们彼此心里都感到很温暖。她为能终于碰上我——这个来自刘英的故乡并能理解她的中国情结的人而感到欣愉,为能够一吐多少年来存积在胸中的情感而觉痛快。而我,则为能够意外地了解到这个鲜为人知的故事深感幸运。记得那天晚上,我们在努尔别克家聊到很晚,在不得不告别的时候,她提议要用她的车送我们回宾馆,我们不忍拒绝她的好意,便答应了。

  她开着车,拉着我们在深夜的杜尚别市区兜风,车开得很慢,我知道她是为了尽可能和我们在一起多待一会儿而有意这么做的,就随她的心意开吧。在城市的灿烂灯火中,我们先是顺着普托夫斯基大街,而后拐入列宁大街,去观看了艾尼歌剧芭蕾舞剧院、共和国政府大厦、胜利纪念塔、拉胡特话剧院、国家图书馆、艾尼文学博物馆、共和国科学院、共和国历史——地方志和造型艺术联合博物馆等这些主要的文化建筑的外景。当车到了宾馆门口,终于要分别时,她还是泪水夺眶而出了,紧紧地拥抱了我。在老人那双手臂的微微颤抖中,我的眼圈也酸楚了,心中腾起一阵热浪,久久不能平静。她低声说了声:再见,祝你们一切好,就再也没有回头,飞快地钻进车里,一踩油门,车子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第二天我们要返回比什凯克了,当我们踏上飞机舷梯的时候,哈里麦突然兴奋地说:“快看,那是不是卡米拉?”

  我们扭身望去,是的,那的确是卡米拉,她身穿一件银灰色的风衣,一只手拿着一束鲜花,另一只手举着一只玻璃制品,站在机场的栅栏外面使劲挥动着。眼里闪烁着惜别的泪花。我知道了,那闪耀着彩色光点的玻璃制品一定是刘英送给她的那件奖品。而那束鲜花也算是代表苏联人民对珍视友谊的中国人民的一种欢送和回谢吧。我们也赶快使劲挥动双臂,尽可能热情地表示着谢意。

  飞机起飞了,望着舷窗外渐渐远去的大海狂涛般的高山峡谷,我心海的浪涛也久久、久久地难以平静。

  再见了,热爱生活的人们,再见了,每一颗善良的心。

  祝愿这个世界,今后一切美好……

 

                           

                             冰峰之舞

   

    塔吉克斯坦的冰峰是令人难忘的,那些只要站在稍稍开阔一点的地方就可以远眺到的冰峰,一个个形貌迥异,风姿独具;有的宛如一把倚天宝剑,剌破着云天,有的犹如一柱冲向碧空的凝固的雪浪,惊涛拍云,气势磅礴。有的就像一位巨大的白发白须白衣老人,站在历史的碧空下俯视着芸芸众生。那种晶莹耀眼的圣洁和寒光逼人的气势,凝视久了,能净化人的灵魂。

     我爱对着冰峰长久地凝望。

     那天,在一家餐馆,就座的餐桌前的窗口就正对着一座冰峰。朋友去服务台选购食品了,我就静静地坐在那里赏览那座冰峰雄奇的风采。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四周静悄悄的了,环顾一看,许多人把目光投向着我,再一看,原来我的餐桌对面,一位身板硬朗,腰背壮实的大胡子老人刚端来自己选购的食品,在那里用餐呢,老人身旁的一把椅子上,放着一只鼓鼓囊囊的旅行包和一只像是装着红色登山服的网袋。这是个什么人物,值得这些人屏声静气?

    “阿斯哈大伯,是您啊?没想到在这里碰上您,真是太高兴……”朋友端着饭菜走过时,看到了老人,惊喜地大声叫了起来,放下饭菜就上前拉住了老人的手,高兴地说个没完。然后转身对我说:“这位就是你要打听的那位阿斯哈呀。”

        我猛然间明白了,真是喜出望外,真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后台回复国家或地名,可获取相应行程哦,线路持续更新中,尽请期待,行程价格为当季报价,详情欢迎电话咨询.....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