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你长大了,不要以为你就可以嘲笑芮成钢,你也有他的那种致命弱点(不是官二代的一定要看!)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芮成钢们以过去的那个卑微的自我为耻

------------------------

所以他们极力隐藏那个卑微的自我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编者按

芮成钢因被谣传「监狱意外死亡」再一次成为焦点。在上一次推送的文章《芮成钢的命运玄机》(备注:文章已被删)中,本号着重分析了其人急功近利、目中无人的心理机制,指出其人实际上是一个以过去的自己为耻,不能接受真实自我的人。今天推送的这篇旧文,着重分析那些在个人社会经济地位蹿升后急速膨胀的芮成钢们的一个致命弱点。这对于崛起于微贱的草根来说,非常重要。


1
芮成钢们」的特点


为什么还要再论芮成钢?


因为芮成钢身上,确实可以看到无数个崛起于微贱,并且极度自我膨胀乃至疯狂的草根成功者的影子。


比如我的一位朋友跟我提到,他当年的一位同学,从美国留学回来之后,就已经看不上他们这些当年的同窗。动辄「我跟你三观不同,没有必要深入交流」,「你其实无法与我对话」,言谈之间那种傲慢不逊的态度,让我朋友极为恼火。


还有曾经一度在网络上热传的《那些因接近权力而欣喜的年轻人》一文中作者提到的那位供职于部委、在酒席间炫耀与某地方厅级官员关系的学长。


出身平平而又少年得志,或者获得了某些社会或文化资本,或者因某种得以接近权力,以至于有些近乎夸张的志得意满、趾高气扬,这是这类人的普遍特点。


我相信,在你身边或者你朋友身边,就有这样的人存在。



他们,都是某种程度上的芮成钢。


之所以还没有成为芮成钢,一是因为其名誉、地位尚未到达那种引得海内外侧目的程度,二则是因为运气尚好,人格上的短板尚未被现实引爆。


因此,芮成钢本人的经历,不仅仅只具有个人意义,而是对所有芮成钢们都具有普遍意义。


我们看到芮成钢们尤其喜欢玩傲慢,玩高大上,比如他本人的那些名言「我的老朋友克林顿」、「我想我可以代表亚洲」之类的。


包括我前文提到的那位在美国喝了一点洋墨水的哥们,一回来都觉得以前跟他一起读书的同窗没资格跟他对话了。


2
芮成钢们二代们的本质区别


其实,正常人都知道,从事媒体行业接触几个名流、出国留学喝点儿洋墨水、身在体制内接触几个高官等等,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值得弄得那么夸张吗?


他们的这种玩法,尤其令人感到非常的不协调、非常不自然。


稍有洞察力的人都知道,他们都是在表演,并且是极为拙劣的表演。


这里,正暴露出出身草根而又少年得志的芮成钢们一个致命的弱点:一旦进入高于他们原来阶层的圈子或场合,就无法自如地表演,总是弄的非常夸张、拙劣。


这一弱点,与各种天潢贵胄、各种二代们比起来,显得尤为醒目。


一种比较简单化的解释是,因为二代们从小就经受环境的熏染,各种高大上的场合圈子对他们来说就是日常生活的情境,在那种情境中的表演,对于他们来说就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不会像那些没见过世面的草根那样玩的那么拙劣。


这当然具有点解释力,但是仍然没有走进芮成钢们的内心。并且,从这种解释中,我们也无法找到克服这一致命弱点的办法。


总不能把脖子一抹重新投胎,对吧


在前次推送的文章中,已经触及到这一问题的表层,即芮成钢们以过去的那个卑微的自我为耻,所以他们极力隐藏那个卑微的自我,要通过非常夸张的表演,来对自己和外界确认,他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卑微的他了。


再强调一遍,芮成钢们是用非常夸张的表演,来向自己和外界确认,他的「自我」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卑微的自我」了。


这种强烈的摆脱卑微自我的渴望,已经淹没了他对其他人反应的洞察,以至于其表演让观众觉得十分的拙劣。


对于真正的表演高手而言,敏锐地洞察观众的反应,是一项最基本的能力。芮成钢们并不具备这一点。


3
「芮成钢们」为何表演得比「二代们」拙劣?


我们再逼近芮成钢们的内心一步,会发现:


他们之所以要向自己和外界确认,自己已不再是那个卑微的自己,原因在于,他的真自我太弱小了。


心理分析的常识是,真自我太弱小,无法应对外界,所以发展出一套假自我来应对。


而他们的真自我,已经被压抑在了心理地下室的最底层。


换句话说,他们距离自己的真自我太远了。


这就好比,一个人武功非常弱,但是仗着有一把绝世兵器能够保护他,于是,在任何时候,他都要把这把兵器亮出来,防止别人伤害他。以至于在很多时候,因为害怕别人的伤害,他胡乱地挥舞着这把兵器,强调自己是个武林高手,沦为别人的笑料。


当然,在他拥有这把兵器的时候,有些武林中没有眼力的人士,还真以为他是个高手。



这把兵器,就是他的假自我。而那个武功很弱的他,就是他的真自我。


而二代们呢?为什么他们的表演能够如此自如,是因为真自我很强大吗?


某种意义上,可以这样说。


对于二代们来说,高大上的圈子或场合这类生活情境,已经构成了他们自我的一部分,他们在心理上与这类生活情境是没有距离的。


在心理上,他们没有凸显自我以控制这个场合的需要。所以,他们能够收放自如。


当然,他们在这类场合里既没有表现出他们的假自我,也没有表演出他们的真自我,他们仅仅在表演一个角色而已。


那是他们从小就反复训练过的角色,举止得体、幽默风趣、从容淡定、收放自如。


而芮成钢们呢,他们在心理上,真的距离这一类高大上的情境太远了。对于他们的心理来说,那是一个异质性的存在,不是他们「自我」的一部分,那么为了在心理上控制住这一异质性的存在,在真自我不强大的前提下,只能拼命地玩假自我。


仅仅就表演能力以及背后的心理素质一项,芮成钢们就输惨了。还遑论人脉、背景、家庭文化的传承等等其他?


在这里,我们还可以看到芮成钢们的傲慢与二代们的傲慢的不同。


芮成钢的傲慢,是因为真自我极为弱小,在心理上仍然是草根,要拼命地强调自己的假自我,强调自己的贵族属性,以示与草根的区别;


二代们的傲慢,是因为其自我纳入了很多社会价值排序高的事物,无需强调自己的自我,所以能够淡定从容,反而令人感到舒适自然。


但是必须强调一点,二代们在心理上与草根的隔膜仍然是抹不掉的。哪怕是作为思想先进的贵族的托克维尔就曾说过,在内心里,他仍然对于革命抱着保守的态度,仍然把自己视为一个贵族。


这当然也很好理解,贵族无论在心理上还是利益上,都是与「旧制度」同构的,他们永远不会视自己为草根,更不用说像草根一样欢迎「大革命」的到来。


4
芮成钢们如何克服致命弱点


既然芮成钢们几乎命定地要玩得那么夸张,那么不自然,而这一点又是如此地致命,是否有办法克服这一点?


毕竟,二代们总是少数,渴望实现阶层流动的草根又那么多,凭什么跟人家竞争呢?


有。因为正是真自我太弱,距离真自我太远,要拼命玩假自我才能控制住场面和局势,那么就从把真自我找回来开始。


承认自己的弱小,承认自己的Low,这就是在面对自己的真自我。然后,慢慢地强大它,当面对那些在心理上异质性的情境时,就不用强调自己的身份或者关系,淡定以对。


这对于先天不足的草根来说,非常重要。


本来,在这个世界上获得同样的东西,草根都要付出更多。




【 "IMP心理"出品,转载请联络后台获取授权 】

关注微信号:xinlixi-fenxi

作者 | 秋肃

整理 | 修行



猜你喜欢


  • 柳岩事件的重重玄机:这些心理太阴暗啦!


关注微博:@IMP心理



IMP心理公号群上线了

欢迎大家来交流分享

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

我负责揭穿 你负责看透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