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那些家里蹲的年轻人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大家好,在上一篇「功德箱的小偷」的末尾,我给各位读者的预告中说到,我们这一次要写「家里蹲」,然后好多朋友在公众号后台跟我说:


「你是要写自传吗?」


然后我很认真地看了看我这个年龄的「家里蹲」,觉得... 我跟人家还是很有差距的... 简单一句话:家里蹲,不是你想蹲就能蹲。


所以今天我来给大家讲讲「家里蹲」。


这一篇会比较像一篇说明文,而不是什么杀人或者亲情故事... 所以你们不爱看我也在意料之中。


====================================


我们一般说的「家里蹲」人群,其实是大约三种人群的组合:


1. 无固定职业,靠打零工和父母接济生活。这种人日语里叫「フリーター Freeter 」。Freeter 是日本自制外来语,由英语词 Freelance (自由职业)+ 德语词 Arbeiter (工人)而来。

这个群体的中文直译叫自由职业者,但与我们所理解的 Freelancer 自由职业者相比,这个群体的自立性更差,而且在技能水平上一般明显较低。相应地,他们的收入也相当少。所以我们在本文中,就叫他们「无固定工作人群」。


2. 完全不工作,不上学,但是会有一些外出的活动。这样的人日语叫「ニート NEET」。NEET 一词是个缩写,全称是 Not in Employment, Education or Training。中文有时会用「尼特族」这个词,但我觉得更直观的一种称呼是:无业青年。


3. 不光不工作不上学,甚至连家门都不迈出一步,有些人几乎做到了一天23个小时呆在屋里,只有上厕所、扔垃圾和收快递时走出屋子。这一群体在日本叫做「引き籠り」,中文的称呼是「隐蔽青年」或者更加直接 —— 家里蹲。


1、2、3类人群的共同特点是完全不存在经济独立性。在第一类人群里,尽管他们会去打零工,但收入远远不足以支付房租和生活费。而第二、三类人群的全部收入,都来自于家里父母的资助。所以他们普遍和父母一起居住,而且单身。我们平时所说的「啃老族」,其实也是这些人群的一个属性。


我们所说的「家里蹲」,广义上包括了第一类人群中的大部分,以及所有的第二类第三类人群。而狭义上的「家里蹲」,其实仅有第三类人群。今天我们要聊的内容,也就围绕着这些人群开始。


单身、无固定收入,大龄。这几乎是对于所有「家里蹲」人群的共同印象。而一些其他的属性,比如:宅物、变态、沉迷网游、秋叶原等等,其实并不是每一个家里蹲都会具有。


下面我来聊聊每个族群的特征。


==============================

一,无固定职业人群

日本的无固定职业人群(年龄在15-34岁之间)目前大概有179万人,这个数字已经从2003年的峰值217万人,下降到了目前较低的水平。

15-34岁无固定工作人群,占这一年龄段人群的6.8%。也就是说,日本年轻人中,每15个人就有一个人目前靠打零工为生。而从上图的橙色和紫色线可以看到,2002-2004那段时间的橙色线段峰值下降,但随之紫色线段在2008年之后开始上升。这说明十几年前原本没有固定工作的年轻人,在这十几年里大部分仍然没有找到固定的工作,只是年龄变老了而已。

这就是我们在谈到日本的社会问题时,经常会谈到的一个结论:日本社会的轨道非常狭窄。一旦跟社会脱轨,便很难让自己再回到正轨上去。

在无固定工作人群里,日本内阁府的统计标准是:毕业但无工作的男性,以及毕业无工作且未婚的女性。所以在2003-2012这10年时间里,尽管无固定工作人群的总数有所下降,但是否是由于其中一部分女性进入了适婚年龄选择结婚,才导致的总人群数字下降,我们不得而知。


===============================

然而,与第二类和第三类人群相比,第一类人群其实是仍然「站在悬崖上」的一些人。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个人群是仍有劳动意愿的。

我们在名古屋有个「小据点」,是一间小酒吧,兼卖天妇罗和荞麦面(颇为奇葩的组合)。老板是个颇具嬉皮风格的小哥,从前旅居国外,在街头卖卖自制小饰品之类的。大约2年前回到老家开了这个小酒吧,弹得一手好吉他,玩得一手好滑板,留着杰克船长的胡子,来店里的姑娘们都很喜欢他。在他的店里,我们经常能碰上染发带鼻环的姑娘,穿得像大小姐但抱着吉他来的姑娘,还有一半头发剃光嚼着口香糖来的姑娘。而这些女孩,基本上都是白天在附近的店里打工的女孩子。

跟她们聊起来,你会发现其实很多人的家庭相当富裕,有在老家当地主的老爹老娘。但是许多人是几乎不接受家里的资助的,或者仅仅由家里支付一部分房租等等。而她们不去选择朝九晚五的工作的原因,有些是因为觉得不自由,也有些是因为要追求自己的理想,但更大的原因是她们在上学的时候并没有把进入名门大学,毕业去企业就职当作自己的人生目标。所以尽管工作累,收入低,但她们并没有觉得这让自己低人一等,反而是觉得自己的人生更加有意思。

而我们所说的第一类人群,其实有相当大的比例是活在这样的生活状态里的。这些人并没有因此变成家里的寄生虫,是因为相当的自信和独立人格的存在。然而,一旦他们的自信消失,开始怀疑人生,或是陷入了人际关系恶化的怪圈,那么就有可能会堕落成为第二、第三类人群吧。


=============================

二,无业青年

2014年,日本15-39岁的无业青年有56万人。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2001-2002年前后的无业青年数量暴增:所有年龄段的无业青年数量都出现的显著的增加。,对以往经济改革中基本不会涉及到的高速公路、邮政、医疗系统等等进行了民营化尝试,,实施了量化宽松政策,带来了被称为「伊邪那岐景气」的经济向好时期,但实际上,由于企业的结构优化调整,以及劳动系列法案中对于「临时工」和「合同工」的条例规定放宽,导致了大量企业开始将原本的正式员工辞退,转而雇佣价格更加便宜的派遣员工(合同工),从而使大量原本有工作的人群失业。而这,也就造就了所谓新世纪的无业人群。


根据日本的一些帮助无业青年回归社会的非营利组织分析,无业青年基本可以分为四大「种族」:

1. 追梦族

这一人群的特点是学习一般不错,各种职业资格、职业证书随便考。然而在面临选择工作时,在无法直接进入自己认为「最好的」公司和岗位时,不愿屈尊选择其次的企业和职位,而是一门心思往更高的方向去努力。

因为不愿退而求其次,于是基本上想通过自学来补足「实际工作经验」。这样的追梦族可以用几年时间把一些要求颇高的职业考试考过,然而在面试时还是会因为缺乏实际的社会经验和工作经验,无法被企业所录用。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在企业雇佣新员工时,都会对候选人进行「应届毕业生(新卒採用)」和「有经验的求职者(中途採用)」的区别筛选。一旦错过了应届毕业生的录取时间段,毫无实际工作经验的人便很难再被企业所录用。这也是造成了日本年轻人「毕业即失业」,之后很难再进入大企业的原因。


2. 无自信族

无自信族其实是最简单能够看出来的一群人。

他们往往有过短期的就业经验,但很快便辞职。问到为什么不继续找工作,回答往往是「因为觉得找工作麻烦」。但是,这些人其实是在工作和社会中遭遇了一些挫折,从而丧失了自己能够在社会上立足的自信。

但同时,对于一些不需要任何门槛,只要肯干就可以获得录取的职业,比如便利店、吉野家、超市摆货、交通疏导、街上发小广告和纸巾等等,却因为他们自视颇高,不愿意去从事这些低收入工作。

还有一个重要的特点是,这一族群的人普遍缺乏对未来的危机感。吃饭基本通过便利店便当或者超市冷冻食品解决,住在家里也不需要任何的生活成本,于是这一族群脱离无业无职的状态其实是最难的。可以说,是他们自己选择了成为「无业青年一族」。


3. 暴君族

暴君族的特点,可以被理解为「过长的青春叛逆期」。

在邻居的眼里,这类青年可以说是好孩子的典型,从小听父母话,知书达理。然而因为他们从小在家里往往被期许过高,要么父母高压学习,要么供吃供穿由他们颐指气使,导致毕业后在社会上独立能力很差,往往会觉得「这个社会太冷漠了」。遭遇挫折后便彻底丧失斗志,在家中对父母发泄心中不满。

这一类的无业青年最容易让我们觉得无法理解:一方面由父母供养着生活,另一方面却对父母非打即骂,或者干脆家中绝缘,对家里人视若无睹。而这些人,也是最容易被转化为「完全家里蹲」类型的一群人。


4. 亲情族

亲情族和暴君族,在家中的状态是完全相反的:他们跟父母往往是平等且友善的关系,也非常孝顺父母。但有意思的是,他们的形成原因又与暴君族几乎类似:对家中的关系依赖过重,同时在社会上又无法独立。然而他们不会对父母发泄不满,而是把家庭和父母当成保护自己的避风港,逐渐对外部世界丧失了兴趣。

值得关注的是,亲情族里,女性所占往往较多,而从小与祖辈长大的孩子也在其中占有相当大的比例。


===============================

三,家里蹲


家里蹲这一大类人群,根据「蹲」的程度不同,可以分为四个等级:


1. 基本不出家门,偶尔会外出买东西、买杂志、参加活动等等。(46万人)

2. 基本不出家门,偶尔会去附近的便利店、超市等等。(15.3万人)

3. 会走出自己的房间,但不会走出家门。(3.5万人)

4. 基本不走出自己的房间。(4.7万人)


1-4级家里蹲,总计69.6万人。


也就是说,在15-39岁的青年人中,日本有接近70万人,处于「几乎从世界上消失」的「家里蹲」状态。你不会知道他们叫什么,长什么样子,所有的爱好、性格都是谜,完全没有朋友,也没有工作,更不知道他们会在什么时候,做出什么事来。


而他们为什么会成为「家里蹲」,这也是很多日本媒体和民众想要知道的。以往推测的「在学校被欺负」、「对人际关系不信任」等等原因,事实上并不是最大的因素:


除了「其他原因」之外,排在首位的是「对工作职场不适应」以及「生病」,其次是「找不到工作」。可以说,因为对就业和工作这件事情丧失了信心,或是遭遇了挫折,其实是导致「家里蹲」形成的主要原因。而生病,也会导致升学、就业的各种障碍,所以也应该算在工作这一大分类里。


「辍学」和「人际关系」分别占到了11.9%。


这一调查采取的是多选,所以总和超过了100%。从调查结果来看,对于每一名家里蹲,所导致的成因往往是多方面的。


(这个真的不是我,我没有苹果台式机。)


===========================


四,广义上的「家里蹲」究竟有多少

如果我们把「无固定职业人群」、「无业青年」和「家里蹲」放在一起来看的话,这个结果是让人觉得不寒而栗的。


是的,有11.6%的日本青年,都属于「无固定工作」、「无业青年」或者「家里蹲」的状态,总数达到了304万人


数字固然相当不少,但其实更可怕的还在后面。


我们先简单聊一下日本的就业规则。从职业稳定性来说,日本人和我国一样,最好的就业机会出现在「大学应届毕业」这个时期。无论是出自名校或是一般校,都会在大四这个时间段开始繁忙的就业活动,大家争先恐后地去争取企业的内定资格,以便毕业后直接到企业上班。这是上上策。


其次的选择是选择一家并不是非常心仪的企业,在进入企业工作2-5年的阶段跳槽,这在日本被称为「第二新卒」,也就是毕业生的二次择业。


再次一些的,就是在上高中时选择了进入「职高」,或者考大学时考入了「短期大学」。这些学生在校时普遍会接受一些职业培训,毕业后便可以在对口的职业里进行选择,但普遍属于收入较低成长缓慢的工作。


当然,这里面我们忽略了出国留学、考公务员、参军等等更为小众的选择。


而最难以获得稳定的工作机会的,其实是两类人。其一是缺乏职业技能,错过了毕业季而没能获得进入企业工作机会的往届毕业生;或是刚刚进入企业,还未施展拳脚便因为各种不适应,而主动离职的年轻员工。其二,则是从一些企业中被裁员后,社会关系和工作内容都局限于自己原先工作的被裁员人员,一般是中年。


对于这个群体来说,想要获得理想的「稳定、收入中上、体面」的工作机会,几乎是没有可能的:以日本目前企业的雇佣习惯来说,这些位置基本都被企业的骨干员工所占据,而打零工、干杂活的职位,基本上通过成本更低的临时工来解决。而另一方面,由于这个人群要么对未来充满不现实的憧憬,要么已经在生活中背负了房贷、车贷、教育贷款等等负担,也无法让他们主动降低生活品质,去屈尊找一份低收入工作。


在这样的压力下,年轻人往往会选择回到父母身边生活,就此成为「啃老的家里蹲」;而很多中年人,最后会走到夫妻离婚,抵押房产,个人申告破产的境地,沦落为街头的流浪汉。


这也就是我们在上面说到的,个人一旦与日本的社会脱轨,便很难让生活再次回到正轨上来。


===================================


从这个结论出发,所以目前我们看到的304万「青年家里蹲」,在10-20年后会变为304万「中年家里蹲」,最终会变成304万「老年家里蹲」—— 这还是我们假设这个群体不会因为社会变动而暴增的情况下。


家里蹲青年有父母可以依靠,家里蹲中年恐怕就要靠父母留下的积蓄活着了,而家里蹲老年如何活下去?甚至我们可以从伦理的角度来思考下:家里蹲老年应该怎样养老?


养老途径无非三种:用自己或家里的积蓄自行养老;子女赡养养老;社会福利养老。一般人都会依靠其中的一至三种。而对于家里蹲一族来说,家里的积蓄能否花到老年,这个很难讲;独身一辈子,想必不会有子女赡养。所以对他们来说,依靠社会福利养老,几乎是这一人群的唯一出路。


从社会契约论角度出发,一个简单的结论是:人在年轻的时候,通过劳动为社会作出了贡献,所以在年老后便应该享受社会福利。在日本,对于大多数缴纳养老保险金或者其他商业养老保险的人们来说,退休后领取「年金」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了。而对于生活贫困,无固定收入的人群,可以申请保险缴纳免除以及最低生活保障,仍然可以获得一定数额的养老金。但在「家里蹲」的问题上,他们从年轻时便已经与社会绝缘,完全没有通过劳动贡献过社会,那么在他们年老之后,是否还享有社会养老的权利?


这个问题想必在十几年后的日本,会成为一个非常难以解答的论题。



===================================


五,「老年家里蹲」的实态


其实想写这一篇,原因就是因为我最近看了几个描写老年家里蹲的纪录片和纪实,感觉有些复杂(并不是因为要写自传,谢谢)。


第一个老年家里蹲,名叫北村五郎。

这张图是他在2000年时的纪录片里的形象。

因为14岁的时候上学被同学欺负,于是便开始不上学,之后「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家里蹲一族。这一蹲,就是40年。

北村五郎出生于1961年,正好是日本经济快速上升期的开始。那一时期的失业人口相当少,所以他成为家里蹲一族,其实是很罕见的。从小在奶奶和姑妈的照顾下长大,而父母都忙于自己家族的事业,很少过问他的事情。

进入80年代后,日本的房地产业开始急剧升温。他的父母趁那时地价稍涨,便在东京涉谷买了一块5000平米的地皮。时至今日,从涉谷最繁华地段出发,步行不到10分钟,就可以看到他家的那块地:闹市中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一块被绿茵覆盖的庭院,院子里有两栋楼,分别供他和父母居住。

他24岁的时候,家里给他娶了个老婆。然而当妻子发现他是个家里蹲后,便坚决跟他离婚了。从此他自己住在那幢2层小楼里,足不出户。父母住在他的隔壁,只有每周去他的厨房里,给冰箱里堆满冷冻食品的时候,才能跟他聊上两句。

但是10年前,他母亲去世后,他的抑郁症表现突然被家人发现:一周一周地不起床,家里从不开灯,而且原本跟家人的对话,也减少到了几乎没有的程度。80多岁的父亲每周悄悄去探望他一次,在门口放上他最爱吃的鳗鱼饭就离开。直到5年前,他父亲实在无法独立生活,于是便住进了养老院。而他,也被送进了残疾人疗养院。


说起来简简单单,但这么一段话就几乎说完了他从14岁到54岁的人生轨迹... 


=================================


第二个人是匿名在2ch上的一个网友,比北村更厉害,他蹲了45年。


A先生毕业于早稻田大学。22岁那年,因为找工作不顺利,没能进入自己一直向往的外资律所,他选择了在家「充电」。然而除了最初的几个月,他还能认真地准备公务员考试以外,之后的日子他便陷入了一个循环:


先是有特别想看的电视节目,他最初选择录像之后等到第二天再看。但随即一想,反正时间都是自己支配,还不如看直播,于是干脆就把学习时间让出来,专心追剧追综艺。但是随着对电视节目越来越感兴趣,往往会想看同一时段的不同频道的节目,于是他便一边看一边录像。因为第二天要重看录像带,所以学习的时间也就越来越少。


慢慢地,他开始找到了每天必看的几个时间段的节目。最初是在学习之中作为休息,停下来看电视,但逐渐看电视的时间越来越多,学习的时间变得支离破碎。这样一来,他索性把一周中某一天的时间全拿来看电视,而安慰自己在之后学一整天,便可以补回进度。这样的「电视日」从每周两天,逐渐增加到每周五天 —— 只要电视有节目便会一直坐在电视前,每天18个小时。可想而知,这样的结果就是公务员考试必然落榜。


落榜之后的A先生,嘴上安慰自己要来年再战,但他却在看电视的过程中迷上了给综艺节目和杂志投稿。他让家里给他买来各种杂志,写各种段子和小故事投稿给这些栏目,之后便期待着被电视节目和杂志专题选中。一个月一个月地等待着,就这样,一转眼过了30年。


他从大约2000年起便开始上网,随后发现了在网络上有更加广阔的空间。他最为热衷的,就是在网上批判各种社会现象:女孩子援助交际他去骂,父母生下小孩不管他去骂,中国人在日本买东西他去骂,老人占用社会资源他去骂,,日本生育率低他去骂,体育明星买豪车他去骂....... 基本论调就是「外国人滚出日本」「长此以往日本要完」「你们花的都是别人的钱」「哈哈哈哈这个SB」等等,并且自称「为了让日本回到黄金时代而努力的青年右翼」。


然而他气势汹汹来表达自己「政见」的这些事情,其实与他的现实生活毫无关系。甚至说,这些事情其实已经跟他的人生无关了。


2012年年初,他在网上开始写自己这四十几年的家里蹲经历。与他之前那种「旗帜鲜明」的网上言论不同,他经常会在网上写着写着东西,开始痛哭流涕。原因也很简单:他已经走到了人生的暮年,却一事无成,甚至连能留下美好回忆的经历都完全没有过。他一心一意地去给电视、杂志投稿,去时事新闻和娱乐版块评价事件,其实仅仅是希望在自己蜗居的这间房子之外,能够获得些许的存在感。


尽管几乎没有人回应他的那些评论,但只要能够看到有人跟他的看法基本一致,他也就似乎得到了安慰:「这些人其实都是会支持我的。」


然而人是无法永远活在这个虚拟的平静里的。他一生没有任何收入,养老保险全靠身为小学老师和公司职员的父母替他缴纳。15年前,接近80岁的双亲为了照顾已经50岁的他,没有选择住进养老院,而是在家里请了个护工。8年前父亲去世,如今母亲病危,65岁的他似乎根本看不到未来的方向:除了依靠养老保险以外,他只能将父母买下的这所房子卖掉,才能够维持他请护工照顾自己的养老准备。


而他也不准备住进养老院:在那里每个人都是在社会上工作了几十年退休才住进养老院的,自己想必跟这些人完全没有共同语言。而且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的他,在现实中完全没有一个朋友。就这样孤独地老死,似乎是他唯一的结局。


所以他会痛哭流涕,因为之前几十年的生活,其实对他来说似乎只是一转眼的事情,却再也没有重来一遍的机会了。


============================


六,家里蹲人群与我们之前讲到故事的联系

熟悉这个公众号的读者们肯定都知道,我们之前讲到了很多恶性犯罪的案例。而在这些案例中,家里蹲人群所占比例之大,其实是谁也无法否认的。

举例来说,日本战后三大杀人魔之中,胜田清孝是有正式工作的,但小平义雄属于退伍在家,仅靠打零工为生的「无固定工作」人群,大久保清则是彻彻底底的「无业青年」。

杀死自己母亲,又残忍杀害一对姐妹的山地悠纪夫,属于无固定工作人群。杀害二十多名残疾人的植松圣,犯下市村一家血案的关光彦,绫濑女高中生水泥杀人事件中,杀死古田顺子的宫野、神作、凑和渡边四名被告,其实都是「无业青年」。

而屠遍全村,一夜杀死30名村民的都井睦雄,基本上可以算是一个「家里蹲」。

这还没算上我们没写到的,连续奸杀未成年女童的宫崎勤等等。


尽管并不是每一名家里蹲人群都是潜在的恶性犯罪者,但在这个群体逐渐变老的过程中,生存的压力也可能会让他们做出一些常理无法容忍的事情:


48岁的无业男子,在父母都死在自己家中的情况下,不向任何部门进行申报,而放任自己的双亲的遗体腐烂。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只要不汇报自己的双亲去世,便可以继续冒领双亲的退休金。


79岁的母亲和56岁的无业儿子,两个人只靠母亲一个人的退休金生活,而且儿子还觉得这样是「理所应当的」。



写完了这一篇我觉得虚无极了... 

我也真不知道这篇能够有什么现实意义。也许有些读者看过之后会帮助自己摆脱不健康的生活状态,也许会有更明确的危机意识,或者至少能够知道日本(也许是不久后的中国)这些青年人走上这条「家里蹲」道路的原因,能够去研究如何帮助他们走出这样的境遇的方法,我觉得就算是没白写这一篇吧。


谢谢大家的阅读。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