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来自”爱地人”的《母星》乐评!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麻园诗人”《母星》——8年陈酿,已从GRUNGE抽身而去!

(那时的麻园诗人彪悍而犀利)
曾几何时,Grunge风光一时,尤其是Nirvana的红极一时,更让这种曲风鼎盛一时。再加上Nirvana主唱Kurt Cobain的饮弹自尽、突然离世,更让他和这种音乐,都被添上了传奇的色彩。
他们都老了吧,他们在哪里呀……当年苦心经营西雅图另类摇滚范儿的乐队,有的已经悄然离去,有的身上也不再有“油渍”,Grunge似乎成为历史,成为一种标签和衡量曲风的单位,但那些年听到的Grunge的韵味,却已随风离去。比如,周韧已经不知去向哪里?


(麻园诗人同样经历无数乐手变更,早期混迹于地下酒吧使他们舞台表演极具张力)

而就在遥远的大西南,却有这样一支继承Grunge真正遗风的乐队:“麻园诗人”。从2007年到2016年,将近九年的时间里,这支乐队却除了发行过《无花果》这样的DEMO专辑之外,没有任何一张正式的录音室专辑。也许,只有在身处北京之外的非摇滚名利场,也才能让“麻园诗人”这样的乐队生存下来;也许,只有远离北京这样的摇滚时尚中心,才能让“麻园诗人”的Grunge情结,能够错时地保留下来;也许,只有像“麻园诗人”一直默默无闻,才能让他们可以精心雕刻每一首作品、每一段旋律和每一句歌词。对于后者来讲,更可以说“麻园诗人”的歌词,不叫歌词,而叫诗。
当然,对于“麻园诗人”来讲,Grunge并不仅仅只是一种曲风。如果把Grunge当成一种曲风来对待,那么十年过后,不要说听你的人烦了,玩的人自己都会觉得烦。“麻园诗人”只不过在对的时间遇上了让他们觉得对的Grunge,并由此展开了他们的摇滚青春地图,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出发、向前和拓展,也才有了现在这种很Grunge,又有着“麻园诗人”积淀的摇滚乐,所谓坚持,在“麻园诗人”这里更像是一种坚定,这可不是一句他们的音乐听起像谢天笑所能一笔带过的。
说十年磨一剑,并不过分。在这张“麻园诗人”的首张正式专辑里,甚至可以听到像《齐达内》这样已经过了时效热点的作品。曾经的齐达内,是尤文图斯俱乐部和法国国家队的双料核心,也是法国国家队夺得1998年世界杯冠军的首席功臣,而如今的他,却已经成为了皇家马德里俱乐部的主帅。在这个时间点,还听到一首齐达内在场上英姿的作品,确实有些时间错位。但这种错位,却恰恰是“麻园诗人”音乐的特质,那就是活在自我的世界里,让任何光亮的东西,在这个世界里更光亮,让任何微光的细节,都能呈现诗意的画面。


 

(想必能与树音乐野孩子这样的传奇人物学习,也是麻园诗人音乐早熟的原因之一)
诗意,也是“麻园诗人”这张《母星》专辑必须注意到的成分。整张专辑的所有作品,几乎没有一段废句,每一首都仿佛经过深思熟虑、细心雕琢,却又鬼斧天成、不着痕迹。“渔网和鱼,时光照进玻璃”(《深海之光》)这样的意象,甚至让文字本身,也散发出一种光亮和光泽。而也正是这种继承了中国文人的诗意传统,那种内敛与回归内心的创作,也才让“麻园诗人”和单纯Grunge风格的乐队又有太多的不一样。他们没有那么朋克,没有那么霸气外露,在他们吉他噪音墙的背后,甚至有些内秀。
而或许也正是这种内秀,让“麻园诗人”的与GRUNGE渐行渐远。像《深海之光》《旋转的你》这样的作品,就明显有了英式摇滚的特质,那种低吟浅唱的忧伤和敏感,恰恰是一个英伦诗人才能呈现的。而在《香奴儿》、《金马坊》和《母星》等一些作品的细节里,却看到一些后摇式的倾向,这种音乐的张力感,恰恰正是“麻园诗人”音乐气质所带动的方向,也是那些单纯享受音乐形式感的乐队,所很难营造出来的神经质气质,甚至气场。

专辑涵盖的内容还很多,《迁徙》带着公路摇滚的气味,大西北铁桥与暖意尽显的滇池路上,是无数走失夜晚游离之地;《没有什么》显然想要呈现LINKIN

PARK式的电声舞曲;

而所有的以上信息也是这张专辑所吸引人的,每首歌之间尽全无类同,但无处不张显属于麻园诗人自己的诗意!


 

文/爱地人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