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武当山中学教师闲情偶寄《乡村喜事》

武当山春来传媒 2018-02-12 18:41:53


春来传媒“有奖征稿”文学组作品004号:

(点击了解详情↓↓↓)

【征稿启事】千元大奖选才华,你行你就来!

乡 村 喜 事


月亮悠上了山头,朗朗地照亮了山沟沟。那条通向山外的公路银带子似的盘在山腰。沟洼里的几十亩水面像镀上了一层银水,贼亮贼亮的。靠水边的十几户人家的灯光却不甚怎么亮,倒有一户门楼上吊着的两盏红灯笼格外醒目。这是老刁家,明天要举办女儿的婚礼。


山里人爱热闹,小院挤满了人。老刁家的锣鼓班子本身就有一套,还从县城里请来了一班新潮乐队,架子鼓、电贝司、吉他响起来真是让山民们开了眼界。那女歌手呢,特能唱情歌,几句词儿飞扬,惹得山里汉子妹子浑身躁乎乎。


“唱歌不要搭歌台,只唱拢来莫唱开。唱开碾子团团转,莫学风车四叶开,要唱二人紧相挨。”


“姐儿门口一蔸茶,年年摘茶年年发。头茶摘了五两五,二茶摘了五两八,问姐情心几时发。”


……


情歌是一首接一首,满院子里人听得过瘾极了,时不时的跟着吧叽几句。老刁的女儿雯雯安排这个安排那个,老刁俨然成了院里最闲的人。


老刁呆在一边默默抽着烟,好像有心事。


“爸,你白拣个儿子还生气呀?”不知什么时候雯雯窜到老刁的身边笑嘻嘻的说,“嫌弃成杰模样不俊,改日我到城里重新找个!”成杰是雯雯的大学同窗,大城市里的人。


“不到那城市享福,我真算是白养你了!”


“乡下哪点不好,更何况我哪舍得你这个好爸爸呢!”又是一阵笑嘻嘻的声音。


“我可舍得下你!我是独女户,镇里、村里特别关心对象,病有所看,老有所养,我不稀罕你呆在我身边!”老刁说着说着有点来气了。


一阵沉默。前几天父女俩还吵得脸红脖子粗,当时老刁还撂下狠话来:办喜事自己操心去。


“爸,我知道回乡下对不住你,可时代在变,观念在变……”雯雯试图用新词来刺激一下。


“就你有观念,我就没观念啦?你妈就没观念啦?”老刁嗓门大了许多,分明火了。


“哎呀呀,谁在大喜日子教训我们的雯雯?成心不让我上礼呀?”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出现在父女俩面前。院子里的锣鼓声也小了许多,听歌的人像听到命令似的都围拢过来。


“是村长呀,你可要劝劝雯雯!”老刁握住汉子的手,心里好像坦实了许多。


在村里,老刁最敬重村长。二十多年前,老刁娶了山外的雯雯妈。可就在生下雯雯那会儿,大出血,那时山村没有医务室,公路也没通,等抬到半路上就断气了。老刁家里穷,怕养不活雯雯,想送个人家。村长劈头盖脸的一顿教训后,便把雯雯抱到家里,让妻子当了临时妈妈。


“老刁,我要劝的是你呀,大学生回乡发展大有前途,新农村建设需要有才有为青年活跃活跃嘛。”


“可是……可是……”老刁想起雯雯妈临死时说的“带孩子出山吧”一句话,一直觉得心里有愧。


“可是什么,怕雯雯妈不高兴?你想想雯雯怎样长大的,怎样上大学的,你现在腰包里怎样多了三万五万的,我怕她在九泉之下高兴才对。”村长几句话噎得老刁说不出话来。


雯雯是大家的女儿,是全村的女儿。刚生下那阵子,张家有奶吃张家,王家有奶吃王家,一直吃到雯雯活蹦乱跳的走路为止。雯雯考上大学那阵子,老刁吃不下,睡不好。村里开了专门会议,决定对考上大学的独女户扶持3万元,这才有村里第一个女大学生。老刁一辈子都记着乡里乡情。


“大家静一静,我要宣布村里一个大礼。”村长故意把“大”拖的老长,人们一下子都望着村长,“村里对雯雯承包山场的申请批啦!”


“村长叔……”雯雯一下子扑在村长怀里。连老刁也意外的露出了笑容。


人群一下子沸腾起来。要知道雯雯承包的山场位置正处于5A风景区一侧,不知有多少开发商盯着这金山银场。


“老刁,老刁,快发喜烟,让乡亲们高兴高兴!”村长一边大声吆喝一边向四周搜寻,他发现人群中没有了老刁的影子。


 “这老刁呀,没准去找雯雯妈去了。”人群中有人大声说。

后坡全是茶树。老刁路很熟,七拐八拐就来到了一座坟前。他俯下身触摸着碑文,细细的,缓缓的,生怕漏掉了哪个字。


“雯雯妈,我来陪你来啦。……嘿嘿,嘿嘿” 老刁笑出声来。


“姐儿住在大岩堡,许郎一顶麦草帽。白日戴起人看见,夜里睡觉怀里抱,莫把情姐忘记了。”山下的情歌尽撩人心哩。


月亮升得离山头有几竿子高了。老刁望望前坡,尽量不去听歌子。前坡茶园是村里特别承包给自家的,黑青青的。这三、四月份的头道毛尖茶,就让老刁腰包里多了3万多元。


 “雯雯妈,告诉你好消息吧。村里通公路啦,水泥路面,光溜溜的,车子走在上面一点不咯嘣。村里还说,等资金到位,山沟沟里扎个坝,建个水上乐园,专挣城里人的钱。嘿嘿,城里人钱好挣哩,一到周末,小车子哧溜哧溜来,吃呀喝呀玩呀大把大把花钱。邻居二闷子开了一家农家乐,好家伙,仅头个月就赚了1万多元。狗日的,这山沟沟咋地成了银沟沟呢!”说着说着老刁想起了雯雯和成杰,自己也真是的,大学生到农村不也是有奔头吗?你这个老糊涂,你这个老糊涂……


山下的两套班子开始竞赛似的鼓吹起来,那唢呐手犹为卖力,人听了都好像趾高气扬似的。


“雯雯妈,你听到山下的声音了吗?你的女儿要结婚啦,带回来的女婿可是大学生、城里人呢。他们准备住在农村陪我俩啦!”说着说着老刁又是嘿嘿一笑。


月亮贼亮贼亮。老刁听见身边悉悉索索的,回头猛然发现坟边跪着个大活人,真是吓了一跳,一看竟是雯雯。老刁眼睛一热,差点儿滚出泪来。


“起来,起来,我都告诉你妈啦,明天排排场场办喜事!”老刁大声说。雯雯猛的站起身,扑在老刁肩膀上嚎啕大哭起来。


月亮倏地窜到了正空,道道山梁子好像绿波里嬉戏的大白鱼,浑身银光光的。


 

作者:武当山中学教师  姚金均



 



Copyright © 演出乐器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