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为什么人人都爱李宗盛

傅踢踢 2018-02-12 16:29:11

琴与笔是他的法器,变幻之间,就是人世的滚滚红尘。





因为推送辞职感言,错过了李宗盛大叔“719”的生日。作为李宗盛华东区民间事务总代理(自封),今天补一篇,聊聊我们为什么喜欢李宗盛。


2008年的夏天很热。大学寝室也没装空调。我把自己关在闷热密闭的空间里,任汗水流淌,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上循环的不是大片,不是神剧,更不是什么羞羞的东西。不过一场演唱会而已。


可今天看起来,那年夏天的“相遇”,几乎影响了我对音乐、创作和感情的所有认知。


唱主角的大叔不帅,笑起来还带点坏坏的猥琐。接连登场的配角,固然大牌,也谈不上盛世美颜。可他们就这么说说、唱唱,撑下了近40首曲目。这些歌,浓缩了华语流行音乐的一个世代。


在追加如此之多的定语之后,答案可能只剩唯一一个:2006年,台北小巨蛋,《理性与感性作品音乐会》,李宗盛。




出道20多年,年近五旬的李宗盛,一件外套,一把吉他,一支话筒。台下15000名观众挥舞着荧光棒,唱和、微笑或者流泪。总有某个无意的瞬间,因为某句无心的歌词,想起某个人,某段故事。


也是在这场演唱会上,诞生了后来广为传播的金句。舞台灯光点亮,主角尚未登场,屈尊报幕的张艾嘉通过扩音器,郑重其事地说了一句:“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首李宗盛。”


简介过后,琴声响起,是李宗盛20岁出头坐在家里沙发上写的《生命中的精灵》。“关于爱情的路,我们都曾经走过。关于爱情的歌,我们都听得太多。关于我们的事,他们统统都猜错。关于心中的话,心中的话,只对你一个人说。”


或许,这就是人人都爱李宗盛的原因。他写“我”,可因为准确的共情,最终成了“我们”。他写“爱”,可因为“只对你一个人说”,饱含幽微的深刻。琴与笔是他的法器,变幻之间,就是人世的滚滚红尘。但凡有过情,就入了网罗,再难脱身。




每场演唱会,李宗盛都要说很多话。在“理性与感性”这样为创作生涯做阶段回顾的场合,他也格外动情。


身为一大波女歌手的金牌制作人,李宗盛不遗余力地勾勒每个人的线索,量体裁衣,度身定制。


《漂洋过海来看你》是娃娃金智娟口述的异地苦恋,李宗盛把细节记在牛肉面店的餐垫纸上,回去打磨。如今,提到相思情浓,很多人会第一时间想到,“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漂洋过海地来看你,为了这次相聚,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




唱到《领悟》,李宗盛说,“像《领悟》这样的歌,在我的心目当中,没有任何一个人,唱得比辛晓琪更好。”镜头一转,台下戴着帽子的辛晓琪眼含泪光。这首歌本意是为辛晓琪而作。相恋11年,终于完婚,结果因老公外遇而分手。关于这段感情,李宗盛的结语是,“我们的爱若是错误,愿你我没有白白受苦”。


而奇诡之处在于,这句话,李宗盛又写在给第一任妻子朱卫茵的新书序言里,也成为与第二任妻子林忆莲离婚声明中的泪点之一。


很难分辨,李宗盛写的究竟是自己还是他人。但足以确定的是,再细碎的情绪支点,在李宗盛那里,都会衍生出普世的情歌。


真切,是李宗盛的给每一个听者的礼物。他不事浮华,不讲粉饰,用简易浅近的词句入歌,以哼唱念白的方式演绎,却像一面面镜子,照出了每个在爱里摸爬滚打的人。以为他唱的是自己,听着听着,却听到了我们。




而且,李宗盛的成长,是与听者同步的。


20多岁那会儿,纵然直面生活的不易,也有青春的喜悦与萌动。因而,他会写“我所有目光的焦点,在你额头的两道弧线”。30多岁,经历更多欢喜悲忧,懂得失去的可贵,才有了“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没见过你的人不会明了”。


40岁过去了,看过也听过,爱过也痛过,好像看开了,苦笑着诘问一声,“爱情究竟是精神鸦片,还是世纪末的无聊消遣”,然后再自答一段,“男人大可不必百口莫辩,女人实在无须楚楚可怜”。说到底,“这歌里的细微末节就算都体验,若想真明白,真要好几年。”


李宗盛在爱里纵情驰骋,又从爱里蹒跚退却,明白“努力爱一个人,和幸福并无关联”,不会累也不会喝醉的爱情少尉,也终归要来到越过山丘的年岁。


这些体己话,他唱着,我们听着,时光的河流在眼前哗哗流过,转眼数年。


因为年轻时吃过苦,在新社区的电线杆上绑过电话牌子,扛着瓦斯穿过臭水四溢的夜市,回家练琴又起一手茧子,李宗盛对后辈有一种同情的关照。


“理性与感性”演唱会上,梁静茹挑了大梁,来诠释《问》《诱惑的街》《梦醒时分》《何必在乎我是谁》这些意蕴深挚的歌。


李宗盛捧场说,小女生长大了,越来越听得懂我的歌,“年纪渐长就慢慢更知道,老豆当初写的是什么意思,所以我希望你不要经历老豆经历的这么,这么多啊。”


这又是前辈的宽厚了。后来力捧的白安和李剑青,有类似的例子。


对音乐行业,李宗盛也执着。唱《和自己赛跑的人》之前,他分享了一段心声:

 

在这么些年,当流行音乐的人的新闻都只能在娱乐版出来,变成大家剔牙买单之后的笑谈,是我们每一天在录音棚辛苦创作的人心里面最深刻的痛。……我想借这个机会,跟大家互相鼓励一下。我们这个行业是一个很伟大的行业,只有杰出的人,优秀的人,肯努力的人才能够出头。

 

看到这一段,也就更能理解,“我们都是和自己赛跑的人,为了更好的未来拼命努力,争取一种意义非凡的胜利”,是出于怎样的动因。


这种反求诸己的关切,延续下来,便有了近年大火的两首单曲,《给自己的歌》和《山丘》。




前者有“想得却不可得,情爱里无智者”的终极慨叹,令每个有故事的人怅惘不已。


后者磨砺十年,个中曲折,也是人生百味(查看写《山丘》的10年里,李宗盛究竟经历了什么)。懂或者不懂,谁都会在“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和“嬉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里,找到自己的影子。


在新近的广告片《每一步都算数》的开头,李宗盛说:“每当有人夸奖我说,李宗盛,你那个歌写得真不错的时候,我都想说,那个写歌的李宗盛,你们其实并不真的完全认识。”


是不是完全认识,哪里有那么紧要。所有文艺,到最后,还不都是心疼自己。


恰好是李宗盛的歌,让夜阑人静时的寂寞和车马喧嚣中的孤独,有了更实在的寄托,也让五味杂陈欲辩忘言的你我,找到更精确的归总。哭过也笑过,我们终究会明白,在李宗盛这堵墙面前,我们听见了命运的回声。


大叔,送上迟到的生日快乐。等你写更多好听的歌。



图片|网络


很多人管我叫踢踢师姐。理由是文字细腻而深刻。先谢过。

然后踢踢师兄和你们说哈,what are you 弄啥嘞。

今天给你们推荐一位我的正牌师姐,温暖有趣,睿智通达。

她聊民国八卦,讲往昔情意,长见识,有会心。

她想“在这个处处谈论有用的世界,追求一点无用”。

是不是跟我有点像。猜你们会喜欢的。

顺便,她很有名的,不用再多介绍了。

李舒。公众号“山河小岁月”(ID:shxsy2015)。

长按识别二维码可关注。


Copyright © 演出乐器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