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原创】老城的雪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请点击上方蓝字 ↑【北大清华讲座】加关注,知识改变命运!


作者简介

黄宁,生于70年代的老城安阳,毕业于安阳师专中文系,后考入华南师范大学读研,现为高校教师。


老城的雪


南国是没有冬天的,因为少了雪这变幻无穷的精灵。没有雪,冬天便缺少应有的沉静、清泠,也少了一份冰雪世界给人的梦幻和诗意。而我,最爱家乡老城的雪。

 

老城的雪,不像塞北那样无休无止,增添天地间的寂寞苦寒,也不似江南那么轻悄,浅尝辄止入土即融。老城的雪有一点轻盈,有一点俏皮,有一点甜美,有一点梦幻。

 

初雪是冬季这一部冗长戏剧的序幕,她穿着薄薄的羽纱,娉娉婷婷向我们走来。初雪无疑是晶莹剔透的,也是轻盈梦幻的,如雏鸟新生的茸毛,如婴儿娇嫩的呢喃,如少女娇羞的眼神,如春草浅绿的初绒。薄薄的一层,随意洒在老城的古旧的青砖灰瓦上,洒在小巷的石门石墩和枯叶残存的枝桠上。那些墙垛门楼房顶一下矜持起来,似乎摆在了一副净皮的卷轴当中,那些树也黄黄白白的有韵味。

小雪不冷大雪冷,要到隆冬天气雪才会下的有模有样。有时候雪下的从容,轻如鸿翮,大如鹅毛,飘飘洒洒、漫天遍野,给天地笼上一层蓬松的羽绒棉。大大小小的建筑,长长短短的街道,连同裹在真羽绒里的人们,都感到了一种被娇宠的感觉,形态举动都露出一种娇憨来。有时候雪又下的很急,粗硬璀璨,如空中撒盐,如平地抛玉,“才见岭头云似盖,已惊岩下雪如尘”,人们就和雪赌上了气,粗雪急雪下不长久,偏就不去清扫,任它在阳光里很快的融为清泉,把一年的浊气冲刷干净。

 

无论大雪小雪紧雪慢雪,孩子们一律很开心。他们在雪地里追逐打闹着,在雪上画出弯弯曲曲的形状,模拟自然界的万物,有时把一个心思悄悄埋在雪下的树洞里。比起圣诞老人通过烟囱里塞进来的糖果围巾玩具,雪可是上天送给所有人的老少咸宜的厚礼。有什么能像雪一样营造这么广阔的天地让人们尽情嬉闹,可着性子翻筋斗打滚而不会被斥责嘲笑?大人松了威严,小人儿忘了禁忌,邻里把素日的隔阂也丢下了,大家一起堆雪人,铲积雪,清理房顶和门前要道,呵着冻得红肿的手,额上却是细密的汗珠。做父母的嘴里吆喝着孩子快回屋去,却也不动手牵他们进去。男人们铲一阵雪,站着吸一阵烟,妈妈们手揣在袖筒里望着撒欢的孩子,也望脚下远处的雪。嘴上刚长出短髭的青年人最活跃,他们往伙伴脖领子里塞雪团,在有些滑硬的路面上溜着走,用雪饼互相投掷,在空中跳跃腾挪,一不留神摔着雪窝里,引起人们一阵哄笑。

 

现实生活总会有些艰难、枯燥、乏味,雪制造了无穷的乐趣,让一切都轻松惬意起来。孩子们任意追逐打闹撒欢,来一场恶作剧,疯天疯地,昏天暗地,可以完全不受指责。成人们也忍不住在雪天雪地里雀跃一次,发一回疯捧一把雪,温习久已不在的活泼和顽皮。连最古板现实的人也忍不住微笑起来,是呀,雪让孱弱的人眼睛里也闪烁着生机勃勃的神气。老人们小心翼翼地选择松软安全的地块走,不忘唠叨他经历过的几场大雪及严寒的记忆。

雪让一切变得有那么一点不同寻常,有那么一点美丽,有那么一点梦幻。凛冽寒风吹断了脆弱的枯枝,只剩下一团灰暗的树影。于是我们就盼望来一场雪,给枯树来一点装点,给寒寂的街道一点生气,给萧瑟的冬天派发一次缤纷礼物,给黯淡的心情来一场梦幻演出。“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当玻璃上刻下美丽的冰凌花时,生活的奇迹上演了。雪花,这天地之精灵,颠倒了时序给人们的刻板印象,打破了众生对生活的墨守成规,生活才变得晶莹剔透溢彩流光起来。

 

2016年大雪之日,老城的第一场雪应节而降,我在遥远的南国怀想,似乎又一次走在老城的街巷里,听着脚下“沙沙”的脆响,感受着雪花落在睫毛上脸颊上的清凉甘甜,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雪纷纷扬扬地在下,积雪已深到膝盖,一脚踩下去,松软而坚韧,待脚拔出后棉鞋却落在雪窠里,嘻嘻笑着,单脚独立将鞋拔出来......这样的情景恍如昨日,苦寒却不觉懊恼,反觉意味无穷津津有味。

 

只有老城的雪能给人这样的记忆和感受吧。

部分往期原创文章:

【原创】文艺姥爷

【原创】不要让失败成为成功的继母


图片来源:网络

本版编辑:阿姬哈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