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教学日志 2016.6.25 如何弹好吉他(三)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回顾前两期的文章:

教学日志 2016.5.10 如何弹好吉他(一)

教学日志 2016.5.24 如何弹好吉他(二)


文字摘要:

有了好的技巧就可以好好发挥音乐的美感了,音乐虽然有乐谱,虽然有分句的规则,有分析结构的方法,但这些理性层面的解剖只能让音乐清晰一些,而没有办法让音乐变成“音乐”。

音乐应该是演奏者演奏当下情感的一种投射,透过优异的技巧,透过对乐谱理性的解读,透过对声音组织的铺陈,才能够完整地呈现他所要表达的感情。 可是音乐到底是什么,这实在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就历史来说,音乐有不同时代,不同风格的不同,也有同时代,不同地域在内容上的不同,可是它也有一种永恒的相同点---人的情感。没有人的情感,音乐这种人类创造出来最伟大的艺术之一,怎么还能够称之为艺术呢?

但是人的情感又是什么呢? 在音乐里面,又如何能够让人家察觉得到呢? 这个问题够复杂了吧。这种问题讲不了,但是可以用听的,每个人在听音乐的时候,总是有感觉,那个就是了。



不过,吉他音乐还得加上一些非常细致的要素,譬如说它的音色变化,不同人演奏所呈现出来音的色彩是不一样的,大师塞戈维亚曾经说,每个吉他手都有自己独特的音质,最顶尖的高手,会用灵敏的双耳,高度的感受力,和透彻的音乐知识,来调配声音的质感和色彩。

音乐知识都能够让音乐的质感更好,这是有道理的,如果你不知道两个和弦之间的关系,是主和弦接属和弦? 还是属和弦接主和弦?  音乐铁定会变色的。

同样的,巴洛克音乐和浪漫派音乐的表现手法不一样,演奏者也不能不知道,甚至对你手上乐器的构造的了解多一点,也对演奏很有帮助的,因为你会知道如何让这个乐器发出更好的音质,更大的音量,更有变化的音色。

 


 

如何弹好吉他的五个重点:心态、方法、技巧、音乐、知识,是互相连接在一起的,要成为一个专业的吉他家,缺一不可,就算是一个业余的吉他手,这五点也都是很重要的。 “业余”也能够很“专业“的,而且同样花了时间在钻研,因为是“业余”就不“专业”,也太浪费生命了。


==============================================================================================================================================================


连载三期的“如何弹好吉他”到此告一段落,也该介绍一下原作者了。

各位听到的音频是台北爱乐电台曾经的一档节目,叫“听吉它在唱歌”,主持人是徐昭宇先生,徐先生出生于台湾台北市,毕业于台湾辅仁大学图书馆学系;1983年入西班牙马德里皇家音乐学院,主修古典吉他演奏,1988年获高级教师最高文凭;2005年入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博士班修习音乐美学,师从韩锺恩教授,2009年获博士学位。

徐先生曾任音乐教师、音乐杂志编辑、乐评人、广播节目制作主持,目前任台湾广艺基金会副执行长暨北京办公室首席代表,致力于两岸表演艺术的交流。



(从左至右:倪本初、徐昭宇、林幻奇,照片摄于2013年9月)





徐先生的博士论文:演奏型态的分析与音乐意义的追索---从“原真演奏”引发的音乐释义学方法思考

文章探讨如何在音乐的聆听之中,发掘不同时代、不同风格、不同文化间之诠释差异,提问、反思,并在存异之余享受差异。


所谓“原真演奏”(Authentic Performance)的概念,源自20世纪60年代的“古乐复兴运动”,在音乐表达方式和演奏实践的手法上与人们熟悉的型态完全不同,其核心主张是“演奏者们应试着以作曲家想要的方式来演奏”,以作品的时代为依归,以当时的乐器、当时的演奏手法、当时的音乐表达方式来演奏这些作品,同样一首作品,采用原真演奏的型态和一般的主流型态相比,听起来似乎是两首截然不同的作品,虽然极大地扩展了演奏者与聆听着的感性经验,使得作品呈显出更为多元与丰富的意义,但同时也带来许多争议。


以下视频为古乐复兴代表人物,Ton Koopman 和 Jordi Savall 分别用大键琴与维奥尔琴演奏巴赫的作品。





“原真演奏”型态的概念,使得人们对于如何追问音乐作品意义的方式有了新的思路,另一方面,经过改编后的作品,其演奏型态的变化,对于拓展作品本身的审美价值也同样具有意义。在吉他的传统曲目中,最典型的莫过于西班牙民族乐派的作曲家阿尔贝尼兹了Albeniz, Isaac, 1860-1909),他一生从未写过吉他曲,但他的钢琴作品被改编成用吉他来演奏后,效果似乎更胜于钢琴。


杨键最近的作业是阿尔贝尼兹的作品:格拉纳达 。 他第一次听到这部作品时,以为是作曲家写给吉他的曲目,后来才知道原作是钢琴曲,而在聆听过钢琴的版本后,他开始更深入地去思考作曲家的意图,究竟什么样的方式才是作曲家想要的方式呢? 也许没有标准答案,但深入地思考本身就是一种乐趣。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