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19岁那年,乐手们都在干什么?

哎呀音乐 2018-02-13 06:47:09


1960年,Bob Dylan十九岁,他这一年从大学退学,这时他仅是大学一年级。随后,他搬到了纽约,开始了他的音乐之路。然后,时光匆匆…..我们都知道,他获得了诺贝尔奖。



Eric Clapton在十九岁时已经加入了The Yardbirds,并在伦敦市的Marquee俱乐部录制了他们的第一张现场专辑《Five Live Yardbirds》。



Randy Rhoads极年轻的时候就已是当地有名的吉他手,Quiet Roit乐队名气也越来越大。在Randy十九岁这年,Quiet Riot签约了索尼唱片公司。


(早期的Randy Rhoads)

(Ozzy Osbourne时期的Randy Rhoads)


Michael Monroe在1979年,也就是他十七岁的时候成立了后来影响无数人的华丽朋克乐队Hanoi Rocks(河内岩石),Andy McCoy则在随后一年,也是他十八岁这一年,加入了Hanoi Rocks,开始了他们的旅程。



Andy Mccoy(左) & Michael Monroe(右)


Michael和Andy在他们十九岁这年,发行了Hanoi Rocks第一张专辑《Bangkok Shocks, Saigon Shakes》。


(19岁的Andy Mccoy & 19岁的Michael Monroe)


Guns N’ Roses的主唱,Axl Rose,在十九岁时,已经逃离了他糟糕的家庭,搬到了洛杉矶,开始试试他的运气。



Sebastian Bach在一位叫做Mark Weiss的摇滚圈摄影师的婚礼上,被邦乔维的父母建议去试试加入邦乔维的朋友蛇哥的乐队,也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Skid Row。十九岁的巴赫一鸣惊人,从此,那个有着“最后一个举足轻重的硬摇流金乐队”称呼的Skid Row诞生了。


(非常年轻的Sebastian Bach….)

  

1992年,十九岁的瓦哥,Varg Vikernes

已经烧掉了三座基督教堂了…………

 


有道是人比人,气死人。上世纪的情形,以及西方乐手的成长环境,实在是不能用来对比,可远观不可亵玩。

 

  

那么国内的乐手们在十九岁时又是什么情况呢?

我请来了曾凯峰、孔德珮、杨杨

了一个小小的访谈



(爆浆乐队吉他手、被迫害乐队吉他手曾凯峰19岁生日照


Q:请问你十八岁的时候,生活大概是什么状况?


:那时候在琴行上班,生活很简单,就是听音乐,玩乐队,练琴等等。


Q:具体一点呢?


:其实我一直都喜欢聆听各种类型的音乐,金属类的就不必举例了,那时候除了听Guitarist Solo之类的专辑,还喜欢例如:喜多郎、久石让、席琳迪翁或港台其他歌手乐队等等啦,对于我来说,无论哪一种,只要感动了心灵,不同的音乐只是有他不同的“感动点”而已。那时候的生活白天到晚上都在琴行,除了完成琴行工作事情以外,几乎都是琴不离手的状况,不是在练琴就是听音乐扒带,加入爆浆乐队之前,那时候组的乐队都是以翻唱好玩为主,例如Ozzy等等。


Q:十九岁的时候,相比之前,有什么巨大的变化吗?


:十八岁的时候加入了爆浆乐队,后来到了一个新城市,换了一个新环境,接触到了各种有意思的朋友,开拓了眼界。


Q:十九岁在一般人眼里是个比较小的年纪,你觉得那时候接触到的东西对你有太早或太晚的感觉吗?那个时期就接触到对现在有什么影响?


:我不觉得接触太早。事实上音乐改变了我,也改变了我的人生,音乐引导我去认识自己并且追随自己的内心。

 

(郁乐队鼓手、裂缝乐队鼓手、死亡契约鼓手孔德珮)

 

Q:请问你在十八岁的时候,生活大概是个什么状况?


:18岁的时候上大学,大一,刚刚开始组乐队,是鼓手。学生乐队嘛,每天没怎么练,也没找老师学,完全自己瞎搞。目标什么的也没有过,就是觉得有意思,好玩,那时候喜欢旋死啊新金属啊残酷死这些。年轻嘛听的都比较极端。


Q:十九岁的时候,音乐生活方面有什么大的变化吗?


:开始有了一些变化吧。19岁末尾的时候上大二,正式加入了学校的吉他协会,也终于有机会参加了livehouse的演出。 我觉得这对我后来加入其他乐队直到今天都是个非常有分量的改变。


Q:十九岁在一般人眼里是个比较小的年纪,你觉得那时候接触到的东西对你有太早或太晚的感觉吗?那个时期就接触到livehouse等等对现在有什么影响?


:我觉得刚刚好吧,不过相比现在的孩子来说其实是晚了一些的,我各方面起步都晚。 影响的话,就是直接进入了摇滚乐行业吧。

 

(前丝绒公路贝斯手、Never Before贝斯手、The Loser贝斯手杨杨)


Q:你十八岁的时候,生活大概是个什么状况?


:18岁那年应该是正在上高三,因为我上的是艺术类学校,所以像普通高三那种特别紧张的压力在我这是不存在的,依然是每天练琴,排练,玩乐队。当时是和朋友组了一个翻唱乐队,叫Black Guns,主要就是翻Skid Row。当时最喜欢的乐队应该是就算是Skid Row了,《Slave To The Grind》那张至少一天听一遍。


Q:十九岁那年,比起前一年,有什么大的变化吗?


:还是有变化的。19岁的话应该就来北京上学了,认识了丝绒公路,通过他们的推荐逐渐接触到了比较新的东西。我18岁那会几乎就只听80年代的东西,觉得那个特别酷,后来听多了就有点烦了,总感觉一个样,没有什么变化。


Q:加入丝绒公路是哪一年?


:应该是09年冬天吧,19岁的时候。


Q:19岁在人们印象中还是个比较小的年纪,你觉得那时候在丝绒公路的经历对你后来有什么影响?


:那会对我影响还是相当大的。因为以前玩乐队都是凭借着热情,一顿傻玩。加入了以

后真正的意识到一个真正的乐队应该是怎么样,大家之间的配合等等,并且那段时间听的东西也拓宽了很多。


Q:那么今年你有什么计划或者目标吗?


:因为去年年底终于把我自己的乐队—The Loser组起来了嘛,所以今年的目标就是多创作,多演出。目前也现在已经有几首作品了,大家可以去虾米或者豆瓣试听。另外,2016年底我还加入了Never Before乐队,这边的话今年也会有新歌出来。

 


最后呢,我想说,十九岁的确是个非常美好的年纪,刚刚走出家庭开始独立,可以接触到许许多多的新东西,对一切都抱有热情。


十几岁的少年们,热血沸腾握拳怒吼了吗?坚定自己,纯粹地去做,你也可以在十九岁时有属于自己的东西。如果我们可以在十九岁时做我们自己想做的事情,这固然很好。但如果我们已经错过了这个年纪,也没有关系,只要心中有着坚定的目标,总会做成我们想做的事情。路很长,却长不过走的人的脚印。




本文作者 | Gunnar 

由公众号读者投稿

哎呀音乐长期征稿

回复“投稿”查看稿费详情

若想成为哎呀音乐的老师

请回复“老师”

Copyright © 演出乐器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