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非足球:Larry Graham—我寻找到了'百万中的唯一'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One in a million You(你是百万中的唯一)是Slap贝斯的创始人Larry Graham(拉里.格拉汉姆)所发行的单曲之一,发行量上百万。Larry的音乐风格影响了流行音乐界中的很多艺人。包括受他影响很深的已故巨星Prince



  但在一次1989年的一次访谈中Larry讲述了他所找到的真正的百万中的唯一。

(以下以第一人称描述)

成为一个歌手

  我在1946年出生于一个音乐世家,他是独生子,妈妈在教堂里面任钢琴师,爸爸是一个爵士乐吉他手。在五岁的时候开始学习踢踏舞。两年后,在祖母的指引下开始学习钢琴。

  在我11岁那年,父亲送给我一个吉他和调音器,让我欣喜若狂,之后我又学习了架子鼓,单簧管和萨克斯。在13岁的时候,我组建了一个职业摇滚乐队叫做The Five Riffs15岁的时候我们开始在不同的夜总会演出,当时我们的乐队名字叫 the Dell Graham Trio,妈妈弹琴,我是吉他手另外还有一个鼓手。

  之后我和妈妈两人组成一个乐队。因为缺少一个鼓手,我通过敲打贝斯琴弦来弥补。正因为如此我开启了自己独特的敲打弹奏式贝斯。我们的一个观众很喜欢我的风格所以她联系了一个DJ 叫做Sly Stone,让他来听我的演出。最后的结果是在1966我被邀请加入一个乐队后来叫做Sly and theFamily Stone

  我们的成名作是‘Dance to the Music’,在当时我们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黑人乐队经常在全世界巡回演出。

  但在1971年我收到了死亡威胁。我被告知在洛杉矶的演出时,我会在演出的最高潮时被射杀。我当时非常害怕。但就在我们演出的时候,设备突然出现了故障,演唱会的负责人宣布演出取消。我当时觉得应该是上帝出面拯救了我的生命。我慌忙的从体育场跑回我所住的酒店,收拾好行李离开了在洛杉矶。

  这一次的经历一直困扰着我,即便在我组建了我自己的乐队 Graham Central Station之后。我在我们出的第二本专辑的封面打印这样一句话‘上帝出品’。我不是故意要表现亵渎,我只是想表达我的感受就是上帝救了我的命。

生命中的转折点

  1973年我遇到了Tina,一个国际航空公司的空姐。每次在我演出前她帮我编头发的时候,我都会和她谈论上帝。也就是在那个时候Tina的妈妈开始和Jehovah’s Witnesses学习圣经。

  有一天Tina发现妈妈哭了,妈妈解释说因为没有她的任何一个孩子会看到她在Jehovah’s Witnesses在奥克兰举行的大会的浸礼。Tina保证说如果这个对妈妈如此重要的话,她星期五会去参加。

  Tina19747月的那一天她在大会上所听到的和所看到的所感动,然后她就打电话给我试图说服我去参加周六的大会内容,但我当时因为前一晚上录专辑而疲惫不堪所以不能参加。但在周日,Tina有一次打电话给我催我去参加,我也很好奇Tina所描述的,所以我就去了。

  到了地方以后,一个警察说我没有停车卡,所以不能在外面的停车场停车,并且他还说‘你肯定对这些东西没兴趣!’我当时也懒得讲太多就开走了。但在我回去的路上我转念一想,我又开了回去,在我进场的时候已经是大会的最后一个演讲的最后几分钟了。

  作为一个歌手,我曾经在这个场地也就是奥克兰的Coliseum演出过很多次。但这一次的经历与以往完全不同,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全场6万人来自不同的种族和社会背景但却可以完全和谐的在一起。就是这种对人群的‘感觉’说服了我,这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感觉,没错,我找到了‘百万中的唯一’!

  就在我离开的时候,一个小女孩从我的穿着看出来我不是一个Jehovah’s Witness,她走过来给了我一本书 Is This Life AllThere Is(生命只能是这样吗?)?这正是我需要的!我走到我的车前,刚好翻到了第24页的一幅画,上面是一只天鹅,一只龟,一棵树和一群人,上面写道天鹅可以活到80岁,龟可以有150年寿命,树可以活千年,书里有一个问题问:‘人类如此短的寿命有逻辑性吗?’这幅图的信息立刻对我的影响很大。

   后来,我会问Tina一些问题,但她对圣经的了解比我多多了。所以我们决定去看看Tina妈妈的圣经老师。我们离开这个老师家的时候,我转过身来对Tina说:‘这个女的伪装得很深啊,不可能有那么nice的人!你看好了,她下次肯定原形毕露!’但是一周有一周的过去了,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对我们彬彬有礼,每次回答我们的问题时都是打开圣经用经文来回答。

  我和Tina开始有固定的圣经学习,当时学习的是 The TruthThat Leads to Eternal Life。不久后我们的乐队开始了巡回演出。我也被鼓励去联系我所到的每一个城市的会众去参加聚会,并且也继续和当地会众的人继续学习这本书。

  差不多当时我美国全国的会众都去过了,与我学习圣经的老师也是来自于不同的种族和社会背景,但不管我在那里,他们所教的都是一样的,这一点也让我刮目相看,因为这不是说我在奥克兰地区找了某一个当地教会,而是我找到了一个因属灵和谐而团结在一起的全国性组织。

生活的完全改变

  在美国巡演后我们又开始了欧洲巡演,我继续和Witnesses学习圣经。到达法国巴黎后,我通过电话向Tina求婚了。几周后,也就是19752月份,我们在内华达州结婚了。我们结婚后的第五天我们的乐队又开始了美国的巡回演出,但这次不同的是Tina和我在一起巡演了。

  有一次我们参观了Jehovah’s Witnesses的纽约布鲁克林总部,但回想起来我们当时的穿着我们都真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我们俩都一身穿着黑色的衣服并且在裤子还有外套后面都有一天银红色并亮晶晶的龙的图案,可以说是绝对的奇装异服。但弟兄姐妹也都很有礼貌的对待我们,没人对我们指指点点。

  19757月我和Tina在奥克兰的大会上受浸了,这也是距离我们第一次来这个场地参加大会整整一年。喜上加喜的是TinasistersDeniseShelia,还有我的妈妈也在我们之后开始学习圣经并且我们一起在这次大会受浸,几年后,我82岁的祖母也受了浸。

  我也慢慢把我所学到的通过乐队所发行的专辑封面所展现出来,比如说我们在1976年发行的专辑‘Mirror’的封面就是两张对比照片,一张我和其他乐队成员都留着长发,戴着太阳镜,前卫的衣服,另一张则是我们变得仪表整洁,剪短了头发并且穿着大方得体。

  其中一首单曲‘Forever’则表达了我对未来复活的希望,我期待可以见到我的父亲,期待将来永生的希望。里面的歌词反映出我作为一个新受浸的Witness的心声。

帮助其他人认识真理

  我们有很多机会与周围的人分享我们的信仰,乐队的一个琴手和鼓手也因此献身受浸成为耶和华的子民。这个鼓手后来也成为了Regular Pioneer West Hollywood会众的Elder

  1975年的一次巡回演出期间,我和这个琴手一起做挨家逐户传道工作在佐治亚州的亚特兰大市,这是他第一次传道并且还是在一个富有的白人区。这时候突然间警车呼啸而至,有警察从车上跳下来对我们喊叫,问我们在做什么。当时警察的直升机也来了。事情的原因是警察接到举报说有‘可疑人物’在这片小区。但在我们和警察解释了我们的义务传道工作后,警察就放心离开了。这对我们的琴手来说这第一次的传道可是个绝对难忘的经历。

  在这次巡演的时候我们也造了一个46米的巨型屏幕为我们的演出做宣传。这需要俩辆大型卡车和俩辆观光巴士。我们在大屏幕上播放了目前这个世界的恐怖景象并且也指出只有上帝的王国才可以解决这些问题,也播放了我们受浸的那个大会的照片和我们受浸的照片。我们把照片也配上歌曲,我在每首歌之间都会做出讲解。

  在另一次巡演期间,我抽空在好莱坞地区做传道工作,当时我们在挨家逐户的传道,突然间我听到了有人在放我的一首歌,我敲了敲那家人的门,里面有三个年轻人,当时他们正在吸毒,突然间看到他们听得歌曲的歌手正站在家门口就全目瞪口呆了,后来我听说其中的两个变成了Jehovah’s Witnesses.

  1979年我们夫妻搬到了洛杉矶,我们的房子有泳池也有可以眺望城市的漂亮花园。我也有了自己录音工作室。我录制的第一首单曲就是‘One in a Million You’发行量达上百万。后来我有殊荣被委任为ministerial servant1982 我被委任为长老,一周后我们的女儿 Latia也出生了。

  在一个周日的聚会的时候,当时我正主持Watchtower讨论,一个年轻的夏威夷人进来后就一直盯着我看,原来他在1975年的时候看过我的演出,当时的我还是长头发的艺人。这次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见到我现在大方得体的穿着并且还在主持Watchtower讨论。后来他同意和我一起学习圣经虽然他来洛杉矶的目的是为了发展他的音乐事业。现在他是我们会众的regular pioneer.

简化我们的生活



  Tina和我可以直言不讳的说自从1982年我们开始全时传道后我们的生活是最开心的. 我们下一步的属灵目标就是简化我们的生活。因为我们当时我们在我们的房子里的的时候差不多90%的时间都只在两个房间里,并且当时大房子也需要园丁和女佣。还有我们的林肯轿车,1955年版福特雷鸟,Cord老爷车,奔驰,7.6米大小的房车,还有一辆货车和好几辆摩托车都不怎么用。在1985年的区域大会后,我们卖了我们的房子和大部分的车。

  我们现在住在一个小一些的房子里,Tina可以更专注于pioneering。我也会做少许的音乐工作。现在我真正的喜乐就是看到我们的女儿在属灵里的成长。她在年纪轻轻的的时候就定下了属灵目标,经常会讲到她想献身受浸给耶和华。

  我的另一个福分就是虽然我的母亲作为一个忠贞的regular pioneer1987年去世,但我可以再次看到我的母亲并且告诉她后来圣经所预言的事件怎样一一显露出来。没错,我放弃了在千万歌迷前演出的机会,但是我换来的就是服从上帝话语而带来的真正满足。就像诗篇执笔者说的:你们要赞美耶和华!要向耶和华唱新歌,在他忠贞子民的会众中赞美他。



信息来源—IBSA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