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4/5 耳光二十年 说走咱就走|仙人指lu临沂站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耳光乐队2018【仙人指lu】全国巡演

临沂站@老橡树LIVEHOUSE


时间:2018年4月5日20:30

票价:现场120/预售100

地址:新华路149号 老橡树LIVEHOUSE


小熊维尼

生旦净末丑

神仙老虎狗

耳光二十年

说走咱就走

耳光这场演出,很值得看嘛

66分钟前

鹿晗,关晓彤,李银河,王小波,李敖,胡因梦

李诞:大哥,稳!

扫描二维码

购买演出门票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新嘿嘿。

天生我材必有病,千金散去药别停


耳光,非著名新民俗特别流行摇滚乐队,

著名摇棍乐队,成立于1998年。

民间曲艺+放克摇滚,试验+传统,

大俗+大雅,贴近你人,共鸣你心,

中国最接地气土壤的乐队。


赵荒唐

主唱

小鞭

键盘

李玥

吉他

郇峰

贝斯

周浩


或许是最独特、最另类;或许是最民粹、最接地气。耳光乐队,成立伊始便保持着清醒与独立,扎根在传统文化之中,寻找自我与灵魂新的出口。


他们的音乐是批判,更是内省。当摇滚乐遇见曲艺、戏曲,当艺术遇见“新民俗主义”,与之生成的是一种摇滚的全新定义。




耳光乐队专访

由批判走向自省




生旦净末丑

神仙老虎狗

耳光二十年

说走咱就走


(向上滑动查看详情)



- MAO

- 耳光乐队

- 乐队成员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到摇滚乐的?


- 赵荒唐:我是从14、15岁时候开始听摇滚的,最早也是先听到国内的摇滚,像是崔健。当时,周围大部分还是情情爱爱的港台歌曲,初听这种节奏性、思想性很强的音乐,感觉很不一样。后来慢慢接触到国外摇滚乐,最显著的一个队就是Nirvana,还包括Pink Floyd、The Beatles之类,当时相对比较流行的要数金属乐,像是G&R、Extreme、Metallic。


- 赵荒唐:大概是在90年代初期,耳光乐队的其他成员差不多也是这个时间开始接触摇滚乐,这个时候中国年轻人接触摇滚乐是个热潮。


- 成立乐队的初衷是什么?


- 98年的时候,我就辞职来到北京,住进了树村。当时听说树村是中国做摇滚乐的圣地,也想认识一些朋友和高手,听听看别人做的东西,出于学习的目的。当时自己有几个作品,来到这边也挺受刺激,看到、听到许多在家乡感觉不一样的东西,然后就萌生了自己做乐队的想法吧。在北京找乐手,当时因为自己没有什么资历、没人看的上我,后来就回家组了第一个阵容的耳光乐队。



- 98年的中国摇滚界,在你印象里是什么样的?


- 那时候的中国摇滚乐可以说是有市无场,各地都有几个不那么成熟的乐队,当然北京可能更多,但各地很少有Livehouse,乐队基本也就只能憋在北京。虽然当时签了约的,还能卖点专辑,但根本就不足以生活吧。当时中国摇滚乐总体状态就一个字儿:穷,不过好在当时物价也没那么高,基本生活在北京郊区或地下室,那时候很少有专场,都是一个比较“混”的状态,但毕竟那时候是现在各种市场的萌芽阶段。


- “耳光”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


- “耳光”这个名字起的时候,想法很简单,就是想做批判型的摇滚乐,尤其这个词儿对中国人的感受还不一般,中国人最重视所谓的“面子”这个东西吧,所谓“打人不打脸”,但我觉得我们的问题,在于分不清什么是“面子”、什么是“尊严”,这个词儿其实贯穿我们的历史、当下的生活和我们的国民性。当然,当时我没有想这么多,就想起一个比较“狠”的,显示我们音乐的另类,能代表有什么社会问题,我们就去控诉的一个名字,我觉得“耳光”挺合适,也比较响亮、好记。


- 随着自己日渐成熟一些,也发现一些事情都源于“人性”这个问题,以往自己认为的“黑”未必是“黑”,“白”也没有那么“白”,这也如一个又一个的耳光吧,但更像打在自己脸上,所以后来的耳光也越来越自省,所以这个名字也更能代表我们对摇滚乐的态度。


- 如何理解耳光乐队的“新民俗主义”?


- “新民俗主义”是耳光乐队的一个总体印象吧,初听我们音乐的人一接触,就知道这是融合民间元素的音乐,我们也的确运用了民间曲艺、戏曲元素,而那些东西大部分离我们现代人越来越远,取而代之是网络上的综艺快餐、泡沫剧,所以说这些东西构成了一种新的流行,我们会把这些东西都放进我们的作品里,永远摸着时代的脉搏。iPhone、淘宝之类的是当下的民俗,未来可能是阿法狗、人工智能,我们随时都在变,这就是我理解的“新民俗主义”。



- 在音乐创作的时候,什么原则是你们必须坚持的?


- 我们在音乐上很随意,或者说非常随意,愿意做多种尝试,特别喜欢玩儿,歌词上面要求尽量严谨,起码在我们自己认知范围内,不说假话,因为摇滚乐要传播,所以要做到实话实说,这算是一个底线吧。


- 为什么会做“十八系列”?


- 十八系列是“新闻播报歌曲”,记录近些年不同时期的热点新闻,从2012年开始。我一直觉得摇滚人离不开现实,但传统的新闻播报比较枯燥,就想了这么个讲故事、唱段子的形式。


- 有人反映,现在耳光的音乐批判性没有以前强了,这一点你怎么看?

 

- 这个没有吧,我倒觉得现在比以前还要批判,还是像刚才说的,以前说的很多只是表象,现在更重视反省人性的根源。我觉得艺术家批判外界的勇气难能可贵,你要让他们批判自己呢?未必做的到。当然还是应该实话实说,而不是极端,我觉得我们的社会恰恰缺乏自省式的批判,都是包庇,很难有说服力,社会也很难进步。



- 你写过一篇微博,叫《顽穴》,里面说道“那些年我们摇的滚,一个比一个狠,这些年我们滚的摇,一个比一个潮。”怎样解读?


- 赵荒唐:这是我在微博上写的一段顺口溜,从字面上理解,当年的摇滚乐虽然是“摇摇晃晃”的,但毕竟是摇滚乐,大家竞争的是谁的作品更有力量。现在所谓的摇滚乐,尤其是选秀节目里自称的摇滚乐,无非也就是比比高音儿,唱的也不知所云。电视台播放的歌,比的就是艺人的“秀”,慢慢也就跟摇滚乐没什么关系了,我觉得已经是“半跪”的状态了。


- 赵荒唐:现在的摇滚乐确实是有商业市场了,但我个人看与之前的“有市无场”相比,现在跑到了另一个极端。以前大家起码还像个艺术家,现在越来越像艺人,像艺人没什么不对,毕竟都要养家糊口,但这几年互相比着叫高价儿,人内心的贪欲也被激发了,收不住,同行之间也会恶性攀比,真正踏实写歌、创作的人反而越来越少了。市场虽然做起来了,但外界环境还是不会给摇滚乐足够的空间。


- 赵荒唐:真正的摇滚乐目前还是没什么市场,因为门槛儿本来就比较高,观众还不能是脑残,更何况是从业人员,至于未来发展,老的没做什么、也不能过分指望小的,中国摇滚乐以后要卖出百万高价,我是一点也不奇怪,但是我们的这个音乐,要想刷新海内外对中国艺术的认识,我还是持一个观望态度。


- 怎么理解“文艺创作没有禁区”这句话?


- 赵荒唐:我理解是在“真、善、美”的前提下,运用各种表现手法、阐述各种真实,但还是有禁区的,这个禁区不能反人类、不能提倡违法犯罪、搞暴力煽动,目前所说的没有禁区大概指官方对艺术创作的干预吧。我们没有分级制、衡量标准,都是高矮胖瘦一边齐,这其实是一种对待艺术不负责任的态度。艺术家有时候很像科学家,作品很像做一种实验,有实验就有各种可能,有可能会违背一些人的审美,对实验艺术要尽可能多包容,有很多艺术的边界产物,很难一时被全社会认可,需要时间检验,当然前提是需要文化宽容。



- 网上流传的爆菊山传说是怎么回事?


- 赵荒唐:爆菊山传说是我打算做的一张概念性专辑里的第一首歌,新的寓言故事形式,围绕着一个虚拟假设的地方,就是爆菊山。围绕这个故事创作的歌目前有3、4首,打算第二张唱片制作完成后,去实现这个想法。

 

- 为什么给自己取“荒唐老师”这样的名字?


- 赵荒唐:“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曹雪芹《红楼梦》的开场诗,可能这个词能反映我个人理解的世界吧。



谢谢阅读

The End





临沂

老橡树livehouse

兰山区新华路149号



独立音乐 | 摇滚 | 乐队 | 演出 | 赤子 | 扎染

亚文化圈 | 影像 | 资讯 | 浪潮 | 纹身 | 派对


我要是你 就直接来现场


咨询热线Booking:0539-8139789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