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 - -
楼主
  


对于爱情,谈不上相信不相信
抛开父母长辈的层次
就我现有的阅历
你们是我眼中最好的爱情,没有之一

仅以此文,献给陪伴我24年、新婚的圆圆


关于我们

 1994 

对于没有血缘关系的你,我可以骄傲地说:

这世界上有个小人在我还未落地就隔着肚皮跟我咿咿呀呀的说话。

▼女主角

我爹总会提起的老段子,说盛夏时节,聚会结束时刻,你含糊不清地跟我爹说:伯伯再上楼坐会儿吧,楼上有空桥!空调的调字还发不清楚音。其实你想表达别把我热着,嘿嘿,我在肚子里都听到啦。

小的时候每次聚会都要吵架或打架或互相抢东西,最后都以我哇哇大哭为结尾,谁让我是最小的团宠(我膨胀了!)。往往这时候,阿姨就会跟你说:“快给晓晓!你比她大两岁半都不知道让着她!”然后你就翻着白眼心不甘情不愿的把玩具塞到我手里。其实每当我“胜利”之后总觉得空虚,仿佛跟你的争执才是最好玩儿的过程。也可能在我小小的心里,觉得你就是风向标,你就是特立独行跟别人不一样的好。


▼我两岁生日(1996.9.17)

那时候我总像一个破坏分子,曾经犯下了把大葱家卧室门挤掉、把一包七点半果汁打爆在绿色的沙发上等要挨揍的事,但我们总是一起捂着嘴偷偷笑笑,大人们看见就会说:你们要造反了!然而我们也并不理会,然后过一会儿就传来:“孩子们吃饭了!”的声音、和天台烧烤、可乐鸡翅、糖醋排骨以及各种各样扑鼻的香气。

▼98年的圣诞节(1998.12.25)

▼也不知道在家臭美个什么劲儿···

很多老段子经常被大人们提起。你一年级的时候,穿个小背心在教室撅着屁股热火朝天的打扫卫生,看来你从小就有“撸袖子加油干”优秀以及超前时代的认知;大概两三岁的时候,你姥姥家装上了三千多块的电话,还剩下很多彩色的细线,然后我爹就给咱俩一人做了一个眼镜,带上之后就像广告里面那个经常喝生命1号的学霸青年;小时候总觉得你姥姥做饭特好吃,所以经常从小窗户翻回姥姥家吃饭,姥姥一见我就用掺杂武汉方言的洛阳话招待:“这个小胖(pāng)子又来啦”然后一盘一盘的给我拿好吃的,印象中最美的茶香就是姥姥家的茉莉花;那时候我们的厨艺也仅限煮方便面,加个荷包蛋就已经是升级版了,我记忆里最好吃的就是你煮的华丰三鲜伊面再加个荷包蛋。那时候每次聚会大人们都能躁到两三点,然后我们就在小师傅火锅外面的大马路上搬着小板凳坐一排,玩儿着发明的各种小游戏,笑声简直要穿透整个唐宫路口,以至于后来你爹感慨:“好多年都没听见晓晓那种嘎嘎的笑声了,那听着真是魔性的让人高兴啊。”

▼学霸儿童(1997.12.20)

▼郊游(1997.7.5)

▼白马寺(不记得是哪一年了)

▼龙门

▲这是跟你吵架之后被我爹凶了一顿,哭的小辫儿都翘起来了,还不忘回头拗造型

▼下一秒就又和好了

 2004 

时间来到了你的初一我的五年级。

我记得我们最后一次争东西是在豪享来,好像是为一个套餐赠的螺旋风车,打那之后,我们竟再也没有吵过架、连大人们都觉得神奇。此后每次见面我们都拱在你屋里一起窃窃私语说着少女的心事,当然我爸总偷偷问咱俩都说点啥叨叨个没完,我憋了满眼泪:我跟我姐说好了是秘密不能说然后宁死不屈;或者在你家那台古老而巨大的台式电脑上打游戏、雪人兄弟超级玛丽怎么打都打不烦;还偷偷听热狗的禁歌和各种叛逆rap、看飞轮海SHE张韶涵5566们偶像剧以及听你诉说对潘帅的无限热爱。神奇的是每次从你那里知道的新歌都会在随后的一个月被整个年级所追捧,所以那时候总觉得你就是潮流的风向标...现在十几年过去,飞轮海也解散了,SHE各有各的起浮人生,张韶涵因为我是歌手又重新回到我们的视线,潘玮柏和吴昕还组成了无尾熊CP,连吐字不清的周董都已坐拥一儿一女。这些年,你我是不是也有如此多的感慨哽上心头难以一吐为快?

 2006 

我一直记得这年夏天的燥热与啤酒。

一群大人带着一群小屁孩儿们看德国世界杯,不眠不休彻夜的激动,在大葱家里开着16度的空调连看好几场直到天亮才各回各家东倒西歪的补觉。男士男孩儿们看球技,咱俩···那主要就负责看小贝了,英格兰队的出场就是我们的主场。虽然我是什么都看不懂,就觉得哇!这个帅!啊!进球了!

这个夏天意大利成了最终的赢家,同时黄老师也成就了“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这一晃,又十二年过去了。

 2008 

这一年发生的全是大事。

我们学会了一个叫“多难兴邦”词,电视里一直不断更新循环的新闻让我们认识了一个叫汶川的地方;“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声音一起莫名的就泪流满面,“北京欢迎你”也被淘气的孩子们改成了各种各样的版本;全球金融危机让我这个初中只在语文课上好好听讲其余时间都在写小说的人也开始认真地问政治老师这风暴到底是如何产生。

而我们,也到了青春叛逆期。还记得那时候的小白鞋吗,你打着学校有跳绳活动老师让买的口号哼哼唧唧的跟你老妈要,耳钉也是偷偷摸摸的带,还只能带那种夹耳样式的因为不能打耳钉。那时候我就想,这个叛逆潇洒肆意青春的圈儿,真的是活出了我羡慕的年轻应该有青涩与乖张啊。

 2009 

那时候最流行的就是互踩QQ空间。“我给你踩过,记得回踩哟~”简直乐此不疲。谁的访客和太阳多好像就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人了,里面还有浇水什么的功能,现在看来,难道不是蚂蚁森林???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又去翻了翻你的空间,最新的更新也有三年之久了,最终还是在我的空间发现了你当时写的演唱会(有种功能叫做转载,啊~感谢没有微博的纯真年代)。2009425日,我人生中第一次不带拼盘的个人演唱会,是跟你一起。体育馆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各种主干道都是一片堵,我感觉整个洛阳的人都去看他了。入座之后咱俩疲惫狼狈的啃着烧饼,可黄金甲一嗓子出来立马战斗力满血。

我记得当时前面有对特别矜持像准备欣赏交响乐一样的母女,嫌弃咱俩尖叫声音太大一点也不文雅还扭过来翻个白眼,我当时就心里一沉:完了,我姐这种扛把子级别的嗨起来我可不住。

当然,你很捧场,民族唱法出身的你一声更比一声高还自带3D立体环绕声音效。燥起来啊!双截棍都登场了还矜持个什么劲儿啊!

最后凌晨两三点,他助理说:“少爷已经洗澡了,估计今天是不能拍照了,不好意思啊。”我听见你小声嘀咕了一句:“哼,真是少爷~”我差点噗嗤笑出声,大姐,明星当然也是要睡觉的啊。也是这次,我爹被他俘获:“杰伦确实顺眼啊,细节见人品,还挺不错的。”此后我也算是光明正大的追星了。谢谢啊~

 2010 

这一年你进入远在异地的大学,我也正是高二开始紧张学习的年纪。因此我们的见面少之又少,经常完美错过。可能过年是唯一的机会了,这时候开始流行智能手机,看着你发来在大一军训的照片,我心想:这就是大学啊,这就是解放了啊。现在回想,还有比那更美好的时光吗?无论是高中抑或大学时代,都是少不更事无忧无虑最好的我们啊。

好像是高一的时候,你给我推荐《许我向你看》。当时我就被震撼了,小说还能这么写!?这可比小学追的小妮子郭妮云云高能地甩出去几条街啊!被开头吸引的我用着全键盘的诺基亚把这40多万字的小说一页页的翻完了,之后我不禁感叹:啊,这么多年了,我姐的推荐依旧是那么经典的荡气回肠。

 2016 

这一年父亲进行了一次大手术,而同一时点的我,处于刚入职的上升期。我怎么说他都不让我回去,说:“回来了也是等着,你也做不了什么,你回来干嘛?”我很矛盾,因在我心里万事家庭为首,可是我也难以放下所有工作撂挑子拍屁股走人。时至今日,我心里依然愧疚,因为没能在那时候陪在父亲身边。但那几天,你说放心吧我们在呢,我瞬间就哭了,也不管当时在哪在干什么,整个紧绷的神经也一下子垮了。后来我爹总会感慨你:“这闺女没白养,小时候也没少跟老伯闹!”

 2018 

今年你要出嫁,难以描述的心情吧,虽说早已持证上岗这个只是仪式,但总觉得有点复杂,可能这就是娘家人必然心理。今后的日子,你要逐渐学会为人妻、为人母,打理好自己的家庭、和多个家庭之间的联结。

▼校园(2018.3.24)


勇敢坚强,独立自信,同时永远不丢掉赤诚的少女心,

这可能是于你我最大的希望了。




▼我的拗造型技术都是跟她学的!


现在的我们,各有各的领域,各有各的生活,但这并不会冲淡以及抹去我们童年少年成年以及中年老年的共情。我们几个从小一起长大,可以不分性别的打打闹闹,犀利的说笑,因为我们都知道,在这个独生子女与二胎人群青黄不接的时代,我们都是彼此最牢靠的依赖。



关于父母


每次看到《父母爱情》里老江和老丁下棋斗嘴,我都想起来咱们的父母。有一天他们也会老,也会像剧里面演的老小孩儿让人又可气又可笑。不过还好他们离得不远,10路公交滴滴老年卡就跑个来回了。现在的他们,还是会三不五时的组织聚会,各种丰盛各种长肉,在家兴起之时还会打开音响一起飙歌(神奇的是听的歌竟能没有代沟的听到一起去!)这是世界上我最喜欢的非同龄人之间的饭局,打心眼儿里喜欢听他们斗嘴和吐槽以及各段子,每当这时候我就会在心里默默想:我真幸运,这样一群有趣的人们。


我挺佩服他们的。或许在现在的我们看来,有时候他们就是固执不讲理的轴老头儿,但将时光到推30年,他们哪个不是时代的弄潮儿。长头发牛仔裤的叛逆青年,黑豹童安格邓丽君YesterdayOnceMore,吉他华尔兹样样拿得出手,还会自己动手做音响做家具,也以此留下了怎么说都说不够的互相装修房子的各种梗。他们的青春,可比咱们燥多了。我挺庆幸父母们可以做这么多年还依旧聊得来的朋友,很多时候我跟我爸说的费劲,我就说:你看看人家叔叔,多开明!立马我爹的气门芯就被拔掉了,被他气笑的我又不得不开始哄他,这个时候我发现,他们是真的老了。


渐渐地我感觉到你的成长与担当。你会逐渐为父母考虑换房子养老,多带他们出去走走看看,给他们换手机,尽可能的为家里打算和操心。在这些过程中,我不知不觉也会受到你的影响。就像我爸经常调侃地说我:“从小圆圆就是你师傅,什么都跟她学,连方便面都必须加个鸡蛋要同款!”所以我很多时候的改变,也都有你潜移默化的影子,也许你我都不曾感觉到。


前一段时间回郑州时,父亲说要送送我,其实我特别不擅长处理离别,所以当我转身过后、没有回头,但我能感觉到那束目光一直不曾远离。瞬间想起小时候每周五晚趴在窗户边盼着父亲从郑州回来,短暂周末结束后我又要在窗边看着他回郑州。现在看来,真是让人无语凝噎的反转。也许这一切就是在诠释: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而我们,只能珍惜当下、不必追。


想起你前一段的吐槽。他们的敏感和细心,自信和骄傲,或许以一种错误的方式得以抒发,但、他们也是第一次当大人,他们也是第一次做父母,他们不过是笨拙地用故作坚强来承担生活的重量,用对你的挑剔与严苛来掩盖即将送女儿出嫁的不舍。所以他们的经验和唠叨,其实就是潜移默化渗入我们骨血的家训,年轻气盛的我们可能暂时会有不服气,但永远都该诚恳地铭记。


我爹总跟我说:你这个郑州兔崽子我靠不住,我也没打算在那养老,我还是回洛阳拄圆圆的拐棍去。说完还感觉自己一脸骄傲和得意,我只能表面翻白眼嘴上说:“好好好,找你的张圈儿闺女去吧”同时内心却倍感欣慰——在家乡这个唯一的城堡、还好你在。


套用一下《芳华》最后的独白:一代人的芳华已逝,面目全非,虽然他们谈笑如故,可还是不难看出岁月给每个人带来的改变。原谅我不愿让你们看到他们老去的样子,就让老照片,留住他们芬芳的年华吧。

▼大家一起玩儿“猜猜谁是谁爹谁娘”的游戏

▼我爹妈结婚的时候(这么说好奇怪···1992.10)




关于你们


关于男女主角的故事,我应该是在小学的时候就听到过白老师的名字了吧。我记得有一次你拿着宣传册跟我说,最后面这个打架子鼓的就是他,我拿着高糊的照片认真地瞅了半天···恩,很清瘦很高冷桀骜不驯的男主角。那时候是真的瘦啊(你看看你们在一起之后就知道到处吃吃吃!)关于年少的爱恋似乎只能偷偷交流,从来不敢搬上台面。所以曾几何时当他开始参与我们家庭的饭局,和父母长辈一同吃饭,真让人不禁感慨:时间是怎样爬上我们每个人的皮肤。

不得不说,你是真的很幸运。白老师待人温和、也有自己独立的处世原则,虽然我还没见过他打鼓的演出,但看你迷妹的小眼神我就知道现场一定很酷炫。我爹总跟我灌输的三要素:人品、上进、责任心。这么一想,小白老师都很符合哟,最重要的是,这么多年你们互相了解、三观相符、眼里有彼此,我觉得这是婚姻最重要的硬性条件了。

▼正经的人民教师

请原谅我总是偷偷打自己的小算盘——将来我小孩儿的钢琴和打击乐老师算是找好了,有你们俩这可敬可爱艰苦朴素的人民教师,给我省下了多么大的一笔花销!

都说最好的婚姻是结了像没结一样,这个我不太清楚,毕竟没有实践没有发言权,但我觉得你们就是有能力过出自己的幸福。你和小白要互相尊重和扶持,互相独立和依赖。而你,要知足哦!我姐夫多么优秀!


从校服走到婚纱,从校园走入家庭。

在青涩时代相识,轻熟年纪相知,希望未来到耄耋之时,你们能平淡地诠释相守的真谛:

十八岁的喜欢,正是八十岁的欢喜。




新婚快乐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