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李志:死了的民谣和应天大街的摇滚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

第一次听李逼的歌,细算的话,大概是七年前,大抵是一个内心装着棱角的少年,遇到一个特立独行的中年人。七年后,那个少年蓄起了胡须,穿上了正装,忙着朝九晚五的人生。再往回看,那个嘶吼着爱情不过是生活的屁的李志终于还是迈入了爱情的坟墓,也站上了更大的舞台,成为了抢不到票的独立音乐人李志先生。但我相信拿起吉他的时候,他依旧是当年那个烟雾缭绕的小酒馆里的梵高先生。


听民谣有些年头的人应该明白,如果你喜欢的歌手能够在一段挺长的时间里稳定的出个几张专辑,便大抵是一桩幸事。这个世上多的是靠着喝了酒和约了炮唱了一两张专辑,睡了一两次果儿就销声匿迹的歌手。


如逼哥这样能稳定出着专辑和开唱,每年都有质量不错的新作品问世的基本就是凤毛麟角。所以就算逼哥很难再写出定西、热河、梵高先生,我都能接受。在一个每年的跨年都抢不掉票的时代,李志的每一张专辑不论好坏,我都会去花钱买,而在田间少年里,我们也很多次去写过李志的愤怒,李志的安静,李志的青春—《【人物志-李志】你好,我是你逼哥,而在眼见的未来,我们应该还会一遍遍的写他,毕竟他是中国民谣这十年里永远绕不开的人。




在这张专辑听了个开头的时候我曾经以为曾经愤怒的李志先生终于学会了好好说话,学学李宗盛。摘下面具,耸拉着人到中年的脸,安安静静地诉说着越过山丘后的平静。可是响完最后一个音符唱出你好明天的时候,我是感到欣慰的。那些分明的棱角还是能像当年一样刺着我,那些澎湃依然在打动着我。

从屎的倒影到一头偶像,逼哥先于那些更年轻的小孩子开始去嘲讽自己,正如他自己说的一样,Dead Folks,李志的民谣已死,而李志摇滚会继续活下去。可是对我而言,逼哥永远是小酒馆里自弹自唱的梵高先生。是那些棱角从未消失的中年人,是那些有爱有恨的中年人。 


从民谣到摇滚,从逼哥到李志,从年轻傻逼偏执疯狂到成熟却棱角依旧,而他一直在走向他能抵达的地方。




也许很久以后,在有人爱有人恨的人生舞台上,在生活归于平凡之后,当再看到逼哥的时候,或许会问他一句:这个世界应该会好吧?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