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以阿弗洛狄忒的甜蜜气息为证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今天又是闺蜜聚会的日子啦。

刚好我有一件事情要宣布。唉。

我拉开窗帘,调整到最佳角度,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到小区大门延伸到这幢楼的一长条步道,风和日丽,绿树成荫。

嗯?来了!

一个瘦长的影子走进来了。

我赶紧捞起厨房的垃圾袋冲向门外:妈,我去倒垃圾了啊!

刷刷两下我就跑到了4楼,手里拎着一袋黑色的厨余垃圾,还有点臭。

看了下电梯已经到3楼,哈哈,还差一点点。

“叮~” 随着电梯门打开,从明晃晃的白光里走出来一张无比熟悉的笑脸,趁他还没开口,我先扬了扬手里的垃圾:“怎么这么巧?我正好去扔垃圾,走啦。”说完就一溜烟跑下了楼,就当没听到他阴阳怪气的“倒101次啦,垃圾天后。”

看到这张欠扁的脸就想起两个月前我的、失败的、表白。

见他一次,就会想起一次,至今我还记得自己写的那封情书里有这样恶心的句子:“每一次你出现,浑身冒着粉红色的泡泡,我就像被催眠。”呃,果然很想吐。所以,也理所当然地,被拒绝了。

那是我第二次走进他家里,他用从未出现过的正儿八经脸对我说:“对不起,我只能说,我心里的确有你。但是,我答应过一个人,我要永远等她的。我考虑了几天,还是不能……”

“如果她永远不会来找你呢?”

“那我,就当错过了你。”

“你!”那时我也分不清是难过还是伤心,为什么我就喜欢了一个这么死心眼的人:“你真的相信她还会回来找你吗?你等了她这么多年,她有任何音信吗?”

当我再看他的时候,他却沉下了脸,用我从来没听过的声音冷冷地说:“对不起,我不想再听了。”一边站起来说:“我送你出去。”

生平第一次被人赶出门,使得我大受打击。暑假还剩一个礼拜,我决定到杭州去玩,吃到假期结束再回家,以大量蓬勃有弹性的脂肪来填补我小心脏的创伤。

我第一次见到胡风是在半年前。那天我晒在阳台的bra掉进了他家。本来这也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因为这个我已经和5楼的李阿姨,4楼的张阿婆很熟悉了,可是当我敲开401的大门,却只看见一张单身男人特有的邋遢脸。呃,这个。

“张阿婆在家吗?”

“哦,她们家已经搬走了,你找她有事吗?我可以给你他儿子的电话。”

“不不不,我晒的,呃,衣服掉你家阳台了。”我想了想:“方便让我进去拿吗?”

他看了看我,终于把门从一条缝的状态开大,让我进去。就你还怀疑我是上门推销的吗,我还怕你是变态呢好吗。

路过客厅的时候,看到他挂了一幅大大的《阿弗洛狄忒的诞生》,哼哼,果然是单身男人的品味。

后来因为同样的原因,我们渐渐熟起来。到最后都是胡风一手提溜着我的bra,从门缝里伸出爪子说着;你今年本命年么,为什么你这个年纪的还买这种颜色?拜你所赐,我又涨了不少见识”……

到暑假的时候,我跟他已经熟到经他介绍去他公司混暑期实习章了。他的座位在我对面,中间被隔离屏、电脑和一股脑的绿色植物遮挡住,而座位的左侧是BOSS单间巨大的落地玻璃,日常里总是拉着厚厚的百叶窗,对我来说,完全是一面bulingbuling的小镜子,某人的一举一动都清晰地映在上面,纤毫毕现。哈哈哈。

快下班的时候,胡风带我去打卡机上录指纹,发现他用的密码是1068,竟然有人用家里门牌号做密码的吗?他听了只是神秘一笑,也不说什么。

一起下班的路上,我问他:“你是喜欢阿弗洛狄忒还是喜欢那幅画?”

“喜欢阿弗洛狄忒呀。”

“哦?看不出来,大叔你还有颗少女心。我就喜欢赫拉克勒斯。”

他稍许一愣,又了然地笑道:“哦。Strong man .”

这人实在肤浅的很,我忍不住白他一眼:“P咧,我觉得那么多英雄里也就他算最聪明,是个很有自主性的人。”

“哦,你那么说,我就那么听吧。”

……

哎,美好的回忆在这凄美的夜里总是格外令人感伤,就当我在杭州旅馆里独自扒着窗,抬头仰望满天寥落星辰的时候,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那天,我还装模作样地买了一组四听啤酒,打算宿醉一场。结果才喝了一口,就被苦涩的味道瞬间打回原形,并将所有酒类列入终身黑名单,这玩意儿,也实在太难喝了吧。

哎,又一个一事无成的晚上。

我忍不住对天长嚎:“为什么我这么失败!我倒是想看看,到底什么人这么神通广大,能把那个讨厌鬼迷得神魂颠倒,谁!是谁!”

后来也不知怎么就睡着了。

就在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有人在推我。

“小姨,怎么看书看睡着了,快起来看好戏!”见我不为所动,她又以揉面粉的手法推了几下。当我张开眼睛也着实吓了一跳,我几时有个这么大的外甥女了?!

“徐晓怡!你怎么跟猪似的的,睡觉还打呼!”嗯?所以是我的名字叫“徐晓怡”?什么鬼?我明明是周羽啊。我看着眼前的女生,穿着条剪裁合身的格子连衣裙,圆圆的眼睛直瞪着我,刚要说:“你认错人了吧。”就被她一把拖到阳台上。她指了指楼下:“看,有人要表白。”

嗯?我的八卦之血啊,我低头看了看,只见楼下的空地用蜡烛摆了一个大大的心型,而站在里面,抱着把吉他,随手拨拉几下的那位!不就是胡风吗!

哟?他打算跟我表白了吗?

虽然他剪了个童花头,脸上长了几两肉,但还是无比的好认。只不过,这叫什么画风?稀奇古怪的,等一下……好像,有点不对劲啊。我回顾了一下自己所在的房间。这……是间宿舍楼?四人一间的房间里,有四个床位,除了阳台上的两个女生和我,还剩一个埋头读书的学霸。我顺便照了照镜子,呃,这厚厚的平刘海是怎么回事?还有方框的黑框眼镜??我疯了吗?

再看看这里似乎唯一正常的学霸,她在翻一本厚厚的《世界著名油画赏析》,完全是乖宝宝的样子嘛,我抬头看了看贴在她床位上的名字:林雨诗,还来不及喜欢上这个弥漫着江南烟雨的名字,我就开始讨厌它了。因为我听到楼下的大喇叭里,传来胡风的声音,他说:“林雨诗,我喜欢你!你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

蹩脚的音质和此起彼伏的起哄声像极了婚礼上的祝福,在我心里久久不去。

当楼下的起哄声,统一换成了“林雨诗!下来!”,我那弱不禁风的室友终于放下手里的书,对我说:晓怡,你跟胡风说一下,我不愿意。请他不要再这样了。

“我?”

“嗯,你跟他关系比较好嘛。”

哦,原来我跟他关系好。

于是身负重任的我下楼去见那个倒霉鬼了。期间,问了问圆圆眼睛的息令,今天是1999415日。果然,我居然,回到了17年前。那时候,胡风应该19岁,而我,呃,我4岁才对啊,所以我这是空降了?

楼下的胡风见我哭丧着脸下楼来,似乎明白了什么。我仔细看了看他,这清新的眼神,啧,哪个没脸没皮的跟我说他年轻的时候像元彬来着?!骗子。元彬有你这么丑吗,还土了吧唧的,还,还喜欢别人。

我走过去,拍着他的肩膀说:“雨诗的意思你明白了?”

他点点头,说不出的落寞。哎,这可怜巴巴的样子我最受不了了。

“呐,她也没说讨厌你不是,下学期她应该会选油画鉴赏课,你要不要也去选一个?”

可惜,当油画鉴赏课开课的时候,林雨诗姑娘的身影并没有出现,只有两个投机分子在一堆美术生中听得云里雾里昏昏欲睡。

“今天,我们来讲讲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我们知道,那个时候开始,许多以希腊神话为背景的画作开始出现。那么现在你们来说说看,你们都喜欢哪些神话人物啊?哎,就那边那两个其他专业的,起来说说看。”

我只好站起来:“我喜欢阿弗洛狄忒,老师。”

“好,好,那你呢?”

胡风蹭的站起来说:“我喜欢赫拉克勒斯,因为我觉得他是个非常勇敢的人。”

“嗯,不错,不错。今天我们就先来看看这幅《阿弗洛狄忒的诞生》……”

等教授的小雷达从我们这一片扫过去之后,胡风同志略带嘲讽地对我道:“你还喜欢阿弗洛狄忒呢,我以为你会喜欢雅典娜这种。”

“干嘛?我很好战吗?我当然喜欢阿弗洛狄忒啦,她是守护爱情的女神好不好。”

“哦。”

依稀记得,大学里的时光总是格外短暂,胡风在后来的日子里拼命读书,成绩有了质的飞跃,慢慢在向雨诗靠拢,而我,也不知陪他做了几多蠢事,最终皇天不负有心人,他们在一起了。

这以后,为了避免被塞狗粮,我逐渐疏远了他们,他们后来的故事,我也全然不知。毕业酒会上,大家约好了,10年后的6月8日,胡风生日那天,再回到这里一起庆祝毕业十周年。哦,原来1068还有这个意思。

而我,并不想再见到胡风了。我想,我本不该出现在这里,如今,我来了,他的过去就此改变,再不会有那个一脸难过又冷着脸的胡风出现在我的世界了。

也好。至少他现在过得很开心,总比让我再看到那张愁眉苦脸要好得多。

毕业那天,我删光了所有人的联系方式,一个人坐车,打算去杭州找找看回到17年后的办法。坐在车里的时候,看到窗外的胡风正和雨诗在聊着天,多美好的画面。雨诗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一个温柔的笑脸,又朝他摆了摆手。

胡风向我跑来,隔着窗对我说:“今天就走了?”

“对。”

“什么时候回来?给我带点茶叶。”

“不回来。我再、也、不、回、来!”司机上了车,准备发动,这时候,其实我很希望他可以陪我一起走,我还幻想着他刚才在和雨诗谈分手。

而他只当我在赌气,只是踮起脚来,戳着我脑袋说:“你又是干嘛?”

“我就不回来。永远不回来。”

他大概从没见过我这样斩钉截铁的表情,等他缓过神来,车已经越开越远。而我却听到风里,他的声音在说:“那我就在这里永远等你。”

原来,他等了这么多年的人,是我?

可我已经来不及下车了,当我站起来想请司机师傅停一停,强烈的白光闪过眼前。再醒来,我已经回到杭州那家旅馆,看了看手机,2016年8月28号,下午5点35分。

第一件事,就是给胡风打了个电话。

“你告诉我,你生日是不是6月8号?”

“嗯,你怎么知道?”

“嘁,我知道的多了去了。”

……

后来呢?

“后来这两个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啊,还有中间,中间他们到底都做了什么啊?我很好奇哎。”

我合上笔记本,对着叽叽喳喳的闺蜜们,无奈地摊手:“不知道啊,我是编不下去了。”我从包里翻出一本《你能写出好故事》给她们:“不过,我最近在读这个,受益匪浅,等我读完,你们要看后续就指日可待啦”。

“对了”,我看了看门口走进来的那个浑身冒着粉红色泡泡的人:“我今天还有一件事情要宣布。”我捏着薄如蝉翼的钱包说:“今天我要请吃饭了。”


点击【阅读原文】立即体验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