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在尘埃里,捧起高贵的灵魂

溪水清浅 2018-02-19 17:38:42




题记:与那个城市,我只是过客,只为海而千里奔赴。却在不经意间为那颗融入尘埃的高贵灵魂而动容


北方的秋,似乎来得稍早了些。

八月末,五四广场的夜,凉如水。人影绰绰。

阵阵清亮的歌声在夜色里伴着海风飘出很远。激动地拉着同伴的手循声而去,有点像小时候牵着大人的手去看一场露天电影的兴奋,莫名其妙吧,对于自己的兴致勃勃。可能是这个城市每一个灵动的生息我都带着欢愉与好奇。


是一位年轻女子,面目清秀,穿一件白底兰格子的长袖衬衫,浅蓝色牛仔裤,白色跑鞋,落落大方,健康、阳光、温和,不是一般人们以为的流浪歌手的模样,没有沧桑感和漂泊感,更没有颠簸烟尘的落魄感,也不是人们习惯看到的街头四肢不全或耳目失聪的被迫谋生者。

是的,谋生。而不是讨生活。无论他们属于怎样的群体,我都不愿用讨生活去注解这种生存方式。一个讨字,多少有点卑微和乞求怜悯之境。可他们不是。

年轻女子脚边的海报也传达给人们这样一个积极、阳光的信息:爱心点歌单,而非一般的乞讨说明书。


是爱心,非怜悯心。是尊重,自愿,为这片歌声,或歌声背后的困顿而献出一点爱。

围观的人们没有喧哗,没有嘲讽,更没有轻佻的言行,大家都静静地听着,一曲终了必是掌声回应,这是对她最好的尊重。而女子不卑不亢的举止、淡淡含笑的清眸,专情诚挚的歌声,都在宣示着她的干净与脱俗。

在尘埃里,捧起高贵的灵魂,不乞求,不卑微,以自己的方式,坚强独行,跨过生活的沟沟坎坎。


这个城市带给我的总是不寻常的感动与感悟。

中山公园对面的地下通道,入口处,断断续续的吉它声在那个阳光初升的清晨显得犹为孤寂。

是位老者,或许,也不老,身形上看着应该只有50多岁光景,可是蓬松的花白短发和满目沧桑的表情却透着岁月已晚的凄凉。宛转的吉他声寂寂地传递着她的落寞与孤单,一件年代感很强的蓝褂子总给人一种错觉,仿佛她是穿越时空而来。缠满胶布的手指似乎在艰难的拨着琴弦,而胶布已被琴弦磨得发黑。


她旁若无人的弹着,与这城市的喧嚣繁华和来来往往的人流格格不入。她沉浸在她的世界里,寂静得像一株开败的木槿花。低眉、颔首,没有年轻人的文艺范,更没有流浪者的洒脱和狂放,除了很接地气的朴实和挣扎在生存线上的萧索。可即便如此,她亦没有书写一幅感天动地的笔墨。

她在弹着她的人生,你看到也罢,看不到也罢,有没有回应,她都波澜不惊地坐在那里,以低到尘埃的姿态倔强而孤傲的活着。

倘若社会一定要以阶层来划分等级的话,那么这些挣扎在生存线上的处于社会最底层的人们,总能在尘埃里,宠辱不惊的活着,活出一种风骨与坚强,从尘埃里开出花来,供奉着那颗高贵的灵魂。






Copyright © 演出乐器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