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那些湮没在城市中的小故事2--小镇青年闯九州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很多人不被信任的同时也不愿相信别人,往往是因为不愿分享自己的内心,却挖空心思想窥探别人的内心;许多情节跌宕起伏的故事也许动听,但那也许只会出现在电影。


今晚继续分享那些湮没在城市中的小故事,作者李雨洋,一言不合就坐在地上哭到打嗝。从北京到长沙,回吉首再赴长沙。北漂、干销售、当校长、做律师,这段故事能品出鸡汤,也能当作砒霜。




记得上高中时, 我一直活跃在QQ空间、博客之类的社交网站上,每个星期都忍不住要在上面发表点什么东西,好像一个星期不更新我就不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一样,然后就是无休止的删除。如今,除了朋友圈偶尔发下美食风景外再无其它。可能是随着年龄增长,工作的繁忙,没有时间也不想再去写一些千字散文来掩饰自己内心的孤独。其实这样一点都不好,摆明了要跟互联网脱节,就像熊爸嘲笑我“21世纪你微信居然不绑银行卡?买我的猪脚还付现?”所以,我决定在湘西最具影响力的自媒体品台上,把自己不开心的事分享出来,让大家开心开心。


2006年8月我背着一把吉他坐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这座城市极具诱惑力,吸引着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你不仅可以在这里大展拳脚,获得一切你想要获得的资讯、资源、资金、人脉。同时,它也可以埋葬你所有的梦想。作为一名失败的北漂当然有很多故事可说,那就挑选其中一件吧。


认识非哥是在西直门地下通道内,那时的他抱着吉他用极具沧桑的声音唱着《再回首》,他的声音似乎每一句都落在我心里最柔软处,那种酥麻感从脚趾一直传到头皮。他怎么可以把这首歌唱的这么传神?双脚不自觉的在他面前停下。我向他的琴包里放上巨款-----10元。他看了我一眼说了声谢谢,继续唱着他的歌。等他一曲终了后,我说“兄弟,今晚我请你喝酒。”他问我有肉吗?我说有。在一家东北人开的小饭馆里,叫上一瓶二锅头,一斤酱牛肉,3斤猪肉饺子,从下午5点一直聊到深夜,在酒精的麻醉下他吐露了自己曾辉煌的过去。


2003年,他拿着从老家借来的10万元在北京东四环处开了一家酒吧,因经营有方,月纯利润已达到3万元,在当时他是所有人都看好的商业巨子,可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烧光了所有,不仅赔光积蓄还坐了两年牢,出来后他25岁。这他妈的人生经历怎么能用牛逼形容,分分钟甩掉我几万光年。


随后的几天,我就一直跟着这位有着辉煌过去的大哥出现在各大人流密集的演出场地----地下通道,顺理成章我也成了一名入门级通道歌手,有时也会跟着非哥在三里屯、后海、南锣鼓巷的酒吧客串。收入很不稳定,没钱的时候会跑到朋友家里蹭吃蹭喝,有钱的时候就把大家叫上一起喝酒吃肉。在这个圈子里大家都很纯粹,为了音乐放弃在家里的优越条件,在北京住平房,食不果腹(一点没夸张)。其实一个电话打给家里下个月甚至是一年的房租都不用愁,可为了证明自己,打回家的电话总是说“没事儿,过得挺好的,明天我还要去另一家公司试音”或是“有一家公司想签我,最后条件没谈成,咱也不急。”很多人不理解,他们完全可以找一家公司上班,朝九晚五,至少生活有保障,可以住进像样一点的楼房,半夜也不用起床走个二里地上公共厕所,业余时间玩音乐也是不错的选择,对于这样的提问,他们的回答如出一辙“那我来北京干嘛?”正是因为有着这样一群人的坚持,才让中国的摇滚乐从地下走了出来。


有人一直在坚持,有人渐渐放弃,霍营这个城中村从不缺租客,一波走了一波又来,从不间断的是吉他的啸叫,贝司的低吼,鼓的节奏和歌手的呐喊。


过了大半年,北京城管突然对地下通道进行管制,不准再摆摊,不准再卖唱,我清楚的记得一位满脸横肉的城管一把抢走了我的琴,任凭我如何祈求都不肯还给我,我看着他们远走的背影,气的我坐在地上哭到打嗝。这就是生活,总会在不经意间给你当头一棒,回去后,第一次对自己做出了客观全面的分析,走职业乐手路线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个行业不仅仅拼勤奋,更多的是拼天份和机遇,也许我这样说有点太过于消极,逃避应该去面对的问题,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事实。慢慢的我退出了这个圈子,却误打误撞的闯进了一群富二代的世界里(当年北京对富二代统称“太子党”)他们让我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做“纸醉金迷”,可我还是脱离不了小镇青年独有的乡土气息啊,拜了几个大哥后仓皇逃串。本来还挺想留在北京,可那日益剧增的房价,两小时的上下班通勤,加上父母的催促(这是个笑话,不想说给你们听),我终于离开了北京,踏上了南下的火车。


来到长沙后,通过亲戚的引荐我做起了联想电脑销售,这三年没有什么特别的,无非就是上班,下班,升职,加薪。过着普通不能再普通的生活,也许是我天生就躁动不安,总想着要改变些什么,在2013年初毫无预兆的我离职了。回到吉首后免不了父母的一顿数落,口角之争时有发生,后面我就想啊,我总要做点有意义的事吧,可是做什么呢?被生活干翻在地的人能做什么呢?自己创业没钱没项目,在吉首上个班还不如不离职呢,继承我爸妈光荣的职业去做一名老师,那肯定会误人子弟,世界之大36行居然没有我能做的,也是一种悲哀。思前想后好多天,跟父母的口角之争也越演越烈,看着自己同龄人都已经结婚生子,自己还在家里坐吃等死,于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我他妈学法律的,我要做律师啊。


对的,你没看错,一个曾经干摇滚的,中途去卖了电脑,最后想要做律师。做律师也不是想做就做的,首先你得拿到法律职业资格证,想要拿到这个证,你得通过号称有着中华第一大考的国家司法考试。这个每年合格率仅为12%(平均数)的考试,在社会游荡了多年的我能考过吗?


决定之后便在网上购买了全套盗版学习资料(买盗版考不过),因多年没有再学习,刚开始还是挺吃力。看着看着就跑了神,效率之低下,还赶不上我那读一年级的外甥。25岁的我不能全职呆在家里看书吧,总要找一点事情做赚一点零花钱,这个时候鑫哥(湘西第一吉他快手,我师傅)告诉我,海韵在乾州开了分校,你愿意过去教吉他吗?得知这个消息就像一位溺水者抓住了救命的稻草,脆弱但有希望。但剧情往往不会如此顺利的发展,只会往更顺利的方向发展,进去海韵后不仅做了吉他老师,还做了分校的负责人,所以我又多了一个外号叫“校长”,我经常自嘲道,就是一个带小孩的。


工作还算轻松,看书的时间也很多,周末教吉他,工作日看书备考,充实而快乐。因为住在家里也没有什么生活压力,有着一辆拉风炸街的摩托车,累了就骑着车去郊外放风,每次跟熊爸聚会肯定少不了一顿海喝,可我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状态,谁叫我回去还有两小时的学习任务呢,这也是熊爸为什么每次都会吐槽我越来越“聪明”了。


 2013年通过6个月的学习,第一次参加司法考试321分,对于这样的结果自己还算满意,距离360只差了39分,一切都是在自己的掌控之中。2014年1月份开始,自己玩了命的准备考试,心想着马上就要走向人生的巅峰,转角遇真爱,就无比的兴奋。可生活总会在不经意间给你当头一棒,第二次司法考试354分,距离360还差了6分,气得我坐在地上哭到打嗝。很多人问我,你没想过放弃吗?废话,无时无刻不在放弃之中,我也想要无拘无束开开心心的玩一天,也想夜半笙歌,也想喝醉了回家就睡,也想谈恋爱,也想睡懒觉,可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不继续又怕自己将来会后悔,6分意味着一年的光阴。没有退路,放弃意味着妥协,所有的安慰都没有任何作用,唯一能解救自己的只有自己。于是我更加拼命的去背书,去做历年真题,第三次走进考场时,内心还是挺平静的,没了第一次的兴奋,第二次的紧张。最坏的结果无非再考一年,结果376分,看见这个成绩时先一脸懵逼样,紧接着狂欢开始了。


如今,我又回到了长沙,7月份领了实习律师证,不出意外的话明年10月就是一名执业律师。这一路走来,幸好还是按照自己规划的路线在前行。最后来一句结束语装个逼。


最了解自己的只有自己,你自己才是你最独特的标签,无论你在那座城市。




85后小夫妻熊爸、熊妈谁都不姓熊

闲暇煮一锅好菜

朋友三四也挺捧场

通过平台组织线下游戏

偶尔跳进陌生的精彩里去看看

也愿意退回自己平凡的小世界




西营门房价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