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图文|“无所畏”的乌托邦——脑浊乐队《皂·白》首发演唱会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9月23日刚刚发行新专辑《皂•白》(Being & Nothingness)的朋克乐队脑浊,在结束了由夏入秋的音乐季之后,重返他们扎根生长的北京,在雍和宫星光现场,用90分钟的时间向乐迷们全幅展示了蕴藏在新专辑中的野心。


经过几番人员调整和两年的沉淀,当“永远的乌托邦”变成“再见乌托邦”之后,脑浊以三人的姿态重新再出发,开启了属于他们的“后脑浊时代”。




为了感谢乐迷十数年如一日的相伴,此次的新专辑演唱会,他们送上了十足的诚意。只要是购买新歌演唱会预售票的乐迷,即可获得一张双CD新专辑,其中还配有两页大幅海报。而在演出结束后,他们也在现场举办签名会,并与乐迷们合影,交谈。



演出以新专辑首曲《活在裆下之:鬼城》开场。主唱王囝雷打不动地头顶他标志性的鸡窝头,戴上了绿色粗框墨镜。贝斯手高宇峰则脱掉了上衣,马甲线一览无遗相比之下,鼓手许林的造型虽低调了许多,但他的演奏依旧有力而直接。


在萨克斯风、小号、长号等管乐手的配合下,脑浊三子一连演绎了《无法忍受》、《Future》、《My Week》等数首新歌。尽管表演的都是当日首发的歌曲,但现场乐迷的热情丝毫不减。他们穿着印有“脑浊”字样的黑色T恤,跟随着音乐敲打节拍,在每一首歌的间隙高喊“脑浊牛逼!”



在演出现场,主唱王囝说的一番真心话让人格外动容:“中国摇滚乐看似繁荣,其实深入险境。那些网上的喷子不能拯救摇滚乐,而你们这些来现场的朋友才可以。”因为,在所有爱摇滚的人心中,现场的魅力才最无与伦比。漫长的六个工作日终于结束,脱下了缚手绑脚的工作服,趁着夜色匆匆赶来,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释放灵魂中那个朋克的自己。



当然,除了演唱新专辑的新歌外,脑浊乐队也为歌迷带来了多首经典歌曲。如主唱王囝十年前写给自己爱人的情歌《摇滚的琴人》,也让这一晚上持续升温的朋克热血里,加入了少见的柔情和浪漫。他说,在场的所有人,也一样“都是摇滚乐的琴人”。



再来说说这一张新专辑,与惯常印象中绮丽并倾向于大机器元素的朋克不同,《皂•白》的设计更加简约和深邃。专辑的曲风安排紧扣《皂•白》的主题,满满当当地收录了十首失真朋克,十首重新演绎的不插电歌曲,容量比普通音乐专辑多出一倍。“皂”与“白”,讲述的不仅是黑色与白色的本意,更有关乎生命中是非和曲直的更深意味。


若仔细欣赏《皂•白》的设计,便能品出这支乐队的不简单:巧妙融合八卦的概念,你不仅可以看到是非对错,黑白阴阳,也能看到城市的楼房与自然的山峰,天空和城市俯视图,云彩和地球的意象——他们用源自欧美的朋克音乐,中国古典的水墨画和道家文化,创作出了一张目光远大的音乐作品。



此次专辑的是在广州完成录制的,而脑浊乐队选用的,则是最原始,但亦最真实的模拟同期录音。因为对他们来说,专辑中的每一处细节,都是为了一个他们始终追求不变的原则——“真”。


用脑浊乐队自己的话说,这是他们成军以来的“里程碑”式作品。十九年的曲折朋克路,他们已不再是一支满足于城市朋克的年轻乐队。他们曾经攀登过国内朋克音乐的殿堂级高峰,也曾创造过摇滚音乐现场与电影相结合的辉煌,但他们还是依然在路上。



演出进入尾声时,脑浊乐队表演了每一代中国人都熟悉的歌曲《游击队之歌》,生动活泼的军鼓节奏,配合朋克的失真音效,让乐迷们酣畅淋漓地玩了一把开火车。而安可前后的《永远的乌托邦》和《再见乌托邦》更是引发了全场大合唱,就连演出结束后,都能听到乐迷们在初秋北京深夜的街头,轻轻哼起的旋律。



我们都知道,朋克音乐的力量来自于简单上口的旋律,直接无畏的歌词。,社会的观察家,都市青年的精神领袖。因此,他们只愿做一支废话最少的乐队,只用音乐来表达真章。早已和无聊军队时期挥手告别,在脑浊乐队的朋克之路上,无论开路的人是谁,他们早已挖掘了更璀璨的纵深。



摄影:张昕 | 文字:Max



扫码支持

脑浊数字专辑《皂·白》



扫码支持

脑浊实体专辑《皂·白》




Beijing Muse Ark Culture Communication Co. Ltd.

yuehaifangzhou@126.com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