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二十年前的告白

闲聊淡扯 2017-11-28 21:10:07

前几天整理旧物,翻出一堆书信,第一封就是X君的来信。


X君是我大学同学,长得五大三粗,外形生猛,酒量了得,身强赛过活李逵,貌俊赛过猛张飞,性豪侠,大大咧咧,为人刚正,颇有几分古风。


初识X君,见其外形,都以为走的是刚猛路线。可渐渐发现,除了按学校要求早起晨练之外,他从不参与任何体育活动,每天早上六点,当大伙儿都还在床上挺尸的时候,他已出门在操场上撒汗如雨,多少年风雨无阻


此君酷爱文学,读书期间在当地的报刊发表了若干文章,文笔细腻,感情丰沛,深得文艺学妹学姐的芳心。每当大伙儿躲在在黑魆魆的录像厅挥霍着青春汗液时候,他都扎在图书馆阅览室,将荷尔蒙献给了古今中外的那些浩如烟海的经典名著。


X君文笔虽好,可惜拙口钝辞,不善于言语表达,特别是遇到有仰慕他的女生主动搭话,他一准儿急得满脑门子大汗,支支吾吾连话都说不利索,常常是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夺路而逃。


临近毕业那年,他遇到一个非常心仪的女生,却不敢向对方开口,暗恋了一个多月,整天恍恍惚惚,像丢了魂魄。最后在一帮损友坚持不懈的的撺掇下,他终于鼓起勇气让同学替他去约女生见面,女生爽快的答应了。


待到那晚,月上枝头,果园深处,本该是你情我愿互诉衷肠的大好时光,哪料他不按常理出牌,半个小时下来,一句囫囵话都没说完整,结局可想而知。从此后他常常于夜里在上铺辗转反侧,长吁短叹,夜不能寐,弄得宿舍的哥们儿跟着他失眠,恨不得掐死他。


最后想来想去,只能拿出他的看家本领,将一腔热忱写在一张张信签纸上,鸿雁托书传真情,从此天天盼着回信。


当时的男生一个个看似狂蜂浪蝶,但其实传统得很,追求女生不是弹吉他就是写情书,有才华的也不过写诗,都是“你是我的星星月亮”“见不到你,啃猪蹄都没有味道”之类洪钟大吕荡气回肠的佳作。不像现在的表白逼格又高又环保,已经开始用水果求爱。我读书的地方盛产热带水果,如果当时开风气之先,也弄999个石榴摆成个红彤彤的心形,那些女生就此把芳心托付,一段段的佳话就此达成也未尝不可能。


那时谈恋爱没有如今这般险象环生。男的表白不成功,顶多喝个烂醉如泥,鬼哭狼嚎一晚,过两天照样生龙活虎,没见过要跳楼自杀寻死觅活的,连被刀片割破点皮都心疼得要死,天涯何处无芳草,自杀个逑,死了都几把让人看不起,丢不起那人;女生拒绝男生,也不会有被刀捅被泼硫酸毁容的生命危险,处不成对象,彼此还可以做朋友,回头遇到了还是好哥们好姐们,一派其乐融融的校园乐土景象,让人心生怀念。不像如今世道险恶,处处都是深坑,放眼都套路,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时间一天天熬过去,眼看着一封封书信泥牛入海,始终没有等到回应,到最后毕业了,也没收到片纸只字。离校那天,X君心情忧郁,惆怅难平,没有狂欢,没有送别,默默离开了学校,从此人海中天各一方,再难相见。


后来X君回了老家,在当地的一所民办中学当了老师,由于饱读诗书,笔头子过硬,没几年就成了学校的骨干教师,经常被派出去学习深造,眼界也开阔了许多,再后来娶妻生子,和许许多多平凡的老男人一样,为稻粱谋,为生计谋,为子孙谋。


多年前我俩曾聚过一次,推杯换盏之间,不知不觉醉意已缓缓涌起,乘着酒兴,我问他往事曾记否,他哈哈大笑,问我知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会如此喜欢那个女生,我摇头不知。


他狡黠地看我:


“只有她说过我写的东西都是狗屎。”


来日渺渺,世事倥偬, 在虚妄时光的磨砺中,X君早已领悟了如何与往事告白。


那晚我俩都喝醉了,朦胧中恍若又回到了学校,长空烈日下,哥俩坐在操场边上,刁着烟屁股晃着夹脚拖,猜测着她会从哪个方向走过来。


—END—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演出乐器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