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乐器价格联盟

《千金》第十五章:风中的背琴人

理想隔壁 2018-04-15 22:35:49

第十五章 风中的背琴人

“一身粉红,十指盈盈,十指轻叩我心。”

苏小澈看着对话框里闪出这句话,差点没笑趴在键盘上。苏小澈含笑回复:“你疯了么?”

桌面右下角浮现出一个新留言提示。苏小澈点开一看:“三十的晚上,我在舞台边上。正前方,仙女在轻叩我心扉。”

苏小澈真的笑趴在键盘上了,就抗议道:“易潇,你好肉麻啊!”

易潇疑惑道:“有吗?我怎么不觉得。”

苏小澈一撇嘴:“切……你就喜欢逗我玩。真无聊。”

易潇笑道:“我真的这么想的,不骗你。”

苏小澈难为情道:“好了……不说这个了。我服了你了,真的太肉麻了。”

易潇的口气忽然深沉起来:“澈,你知道吗,从来没有人送过我生日礼物,你是第一个。”

苏小澈心里一颤,愧疚道:“其实……没什么的,那太随便了,我都不好意思拿出手的,你不会介意吧。”

易潇慢慢道:“澈,我很感动,真的,谢谢你。”

苏小澈感到自己的心被什么抽痛了。这两天的一幕幕开始在苏小澈的脑海里浮现。

晚会定在12月30日下午两点半。学校要求,中午12点半,节目组和学生会必须赶到紫薇剧院。苏小澈和仲夏儿向阿培请了假,在上午第三节课后就离开了学校,去租衣服。

前一天,两人跑了一中午,看那些俗不可耐的衣服看得快绝望了,终于在最后一个小店看中了一套。那是一套绸子料的裙装,上衣是传统的中式设计,旗袍小领,斜襟花扣,七分袖;裙子就是普通的百褶裙,裙长及地。大红色的丝络斜斜地铺缀在白色的绸面上,纯洁而不失热烈;在丝络的下摆,还缀着小小的流苏和中国结,飘逸灵动。

苏小澈只看了图样,就移不开目光,仲夏儿也觉得好。但店主说实物下半身不是裙子,而是裤子,因为是跳舞的衣服,问能不能接受。苏小澈和仲夏儿当然接受了。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看衣服回来的路上,苏小澈特意买了两袋话梅,又买了一大包糖炒栗子。回到教室,时间还早,苏小澈把栗子剥好一些,加上一袋话梅,附上一张写着“生日快乐”的纸条,塞进了易潇的抽屉里。苏小澈掀开易潇的桌板的时候,心怦怦乱跳。

下午,易潇问苏小澈,是你送的吗?苏小澈点点头。易潇看着话梅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貌似是情人梅?”

苏小澈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因为自己喜欢吃情人梅,就买了一样的。苏小澈却没有解释。

其实,租衣服的这个小店就在去紫薇剧院的路上。一放学就走,顺路租衣服,是来得及的。但是仲夏儿还有一个心愿未了。仲夏儿还是想租那件巫女服,而那个小店在反方向。所以苏小澈和仲夏儿必须提前走。并且,杨清她们也是提前走的,她们租好衣服还要去造型店化妆。

因为要走两个方向,苏小澈没有背琴,仲夏儿也没有带竹笛,都拜托给了温雅然。学生会中午12点在篮球场集合,温雅然答应在那之前把琴弄到北楼下等苏小澈。

然而,当两人赶回来时,温雅然不在北楼下。两人拎着衣服,焦急地四处张望。没有温雅然的影子。苏小澈犹疑地想,难道已经去学生会集合了吗?篮球场上有一小撮人,苏小澈想去看看,却又不敢。忽然苏小澈看见了易潇。

易潇。一袭驼色羊绒大衣,一脸的从容淡定,背着苏小澈的琴,踏着满地满地的落叶,大步地向苏小澈走来。冬日的阳光闪耀着暖意,透过小路两旁繁密的树梢,圣洁而又庄严地照映在易潇的脸上,身上。

轻轻地,起风了,苏小澈的发丝随风轻扬。苏小澈就那么怔怔地看着易潇。易潇的大衣被风掀起一角,成群结队的金黄叶子,围在易潇的脚边,轻柔地打着旋。苏小澈听见叶子破碎时生脆的声音。

沙沙,沙沙。

“你怎么……雅然呢?”

苏小澈待易潇走到面前,急忙问。

“她弄不动琴,就让我送过来了。她去食堂买饭了。”易潇说。

苏小澈心里暗骂:温雅然啊温雅然,你这下害惨我了!就“哭诉”道:“我们又不能吃饭,郁闷啊……”说着扭头看食堂,正巧温雅然拎着饭菜小跑过来。

易潇问:“衣服租来了么?”

仲夏儿忙道:“租来了租来了,你看……”就抻开袋子。苏小澈也抻开袋子。

易潇低头看看,道:“小澈,我跟你们一起去吧。我帮你背琴。这个真的太重了。”

苏小澈脱口而出:“不要。我自己能行。你回去吧。”

易潇勉强笑道:“为什么?”

苏小澈淡淡道:“因为不想让你中午也不吃饭。”

易潇凝视着苏小澈,一字一句道:“不行。这次我一定要帮你。”

苏小澈笑了。苏小澈道:“我又不是没背过,你知道我可以。”

一边的温雅然急了。温雅然叫道:“哎呀小澈,你就让他去吧!时间来不及了!”

仲夏儿看看苏小澈,又看看易潇,不做声。易潇笑笑地看着苏小澈。两人又陷入了惯常的僵持。

苏小澈忽然做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苏小澈拉住易潇的衣袖,一边摇晃一边娇声道:“易潇~~听话~~快点回去吧~~我们要走了~~”

温雅然和仲夏儿差点没两头栽倒。苏小澈余光瞥到两人的表情,自己也想栽倒。苏小澈怎么会这样呢?苏小澈不由自主就这样了!天哪!连苏小澈自己都被吓到了。更别说易潇了。

苏小澈抬起头可怜巴巴地望着易潇,娇声道:“易潇~~回去嘛~~如果害你中午吃不了饭,我会特别愧疚的~~”

易潇无奈道:“好……我走了啊……”就把琴放下来。温雅然赶忙上前扶住。

苏小澈开心地笑了。苏小澈推着易潇,故意用最可爱的声音说:“嗯~~乖啦乖啦~~快点回家吃饭吧~~”

苏小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易潇的大衣,有一种厚实的安全感。苏小澈无端地感到安心。

易潇微笑着,看着苏小澈笨拙地撒娇,被推着后退了两步,笑道:“你们下午加油啊。”才转过身走了。

苏小澈看着易潇走出校门,低头苦笑一声,转过身来。温雅然正在看衣服。苏小澈背上琴,若无其事道:“走吧。”

温雅然摇摇头,鄙薄地笑道:“对易潇你都能发嗲,不要说我认识你啊。”

仲夏儿奇道:“易同学有什么不好的啊,我觉得易同学很好啊!”

苏小澈勉强笑笑,就往前走了。

苏小澈和仲夏儿一路坎坷,终于到了紫薇剧院。学生会去忙了,苏小澈和仲夏儿无所事事,只等着湘夫人来。湘夫人要来给苏小澈和仲夏儿化妆。湘夫人说那些造型店里化的妆,太艳了,太吓人了,太社会了,不适合年轻小姑娘。湘夫人说,我跳了十几年的舞,化了十几年的妆,你们还不相信我的技术?

苏小澈连声说相信相信。其实不相信。但是没办法,造型店价格太贵了。杨清们去的那家,就在鼓楼,化妆每人15元,四个人就是60元,当然是班费报销。苏小澈和仲夏儿手里没有班费,仅有的100元也押给了租衣服的小店,只能任由湘夫人发挥了。

不过,杨清们在造型店化妆,也是有代价的。要演出的人有一大半都去了那家,她们去的时候,队伍排得老长。所以就迟到了半个小时。然而并没有什么后果。苏小澈看到她们,吓了一跳,果真是浓妆艳抹,尤其是假睫毛,长得瘆人。

苏小澈和仲夏儿已经换好衣服了,穿在羽绒服里面,大家都说好看。苏小澈没等到湘夫人,却看见了曹鸿睿。曹鸿睿时不时往苏小澈这边看。苏小澈心急如焚。湘夫人中午下班后从薇市区过来,需要时间。苏小澈需要耐心。

湘夫人终于风尘仆仆地赶到了紫薇剧院,二话不说就把苏小澈按住了化妆。仲夏儿在旁边好奇地看。湘夫人一边化,一边念,美得很美得很,哎呀真是太美了。苏小澈忍不住笑,湘夫人就呵斥,别动!小心化歪了!

苏小澈像受刑一样上妆,终于听见湘夫人说,好了!好看得很!苏小澈很怀疑,是不是啊?湘夫人说,怎么不是啊,你自己看看?苏小澈直摇头,我不看。苏小澈就站起来,碰见几个女同学,因为住得近先来了。其中一个大叫,哇,美女!苏小澈头皮一麻,竟无言以对。湘夫人开始给仲夏儿化妆了。

女生们建议,苏小澈和仲夏儿把头发挽成发髻,好配那套衣服。但那只有造型店会做,真是遗憾。两人就只扎了日常的马尾辫。苏小澈还别上了一只米黄色的小发卡。这只小发卡跟了苏小澈快十年,本来是大红色,磨掉了就成了米黄色,反而更好看。苏小澈没有用湘夫人闪闪发光的头饰。

湘夫人还很热心地给杨清们补了妆。然后节目组去了后台,学生们陆续入场了。西先生也来了,搬来了琴架。

湘夫人带着相机,就想给苏小澈拍照,苏小澈很不配合。湘夫人正要破口大骂,忽然看见了杨清。后台那么多人都闲着,只有杨清还在对着大镜子排练。湘夫人就撇下了苏小澈,去给杨清拍照,杨清很配合。湘夫人拍完就给杨清看了,杨清很高兴。湘夫人悄声对苏小澈说:“这个姑娘基本功扎实,你看这姿势多好看,一看就是学过跳舞的。”

苏小澈笑道:“她就是我们文艺委员。”

是杨清漂亮,也是照片拍得好。苏小澈说这话的时候,全无妒忌。

苏小澈和仲夏儿不能坐在观众席看演出,只能在后台等待。舞台上,光影交错,载歌载舞;舞台下,欢呼尖叫,掌声口哨。一浪浪的热闹灌进来,后台的工作有条不紊:学生会忙进忙出,节目组各自排练,混乱却平静的气氛里,蕴藏着神秘的欢乐。苏小澈置身其中,忽然觉得幸福。原来一场演出的灵魂不是舞台,而是后台。后台酿造出欢笑、泪水与爱,舞台只是展示。

还有两个节目时,学生会提醒苏小澈和仲夏儿准备。苏小澈正要把琴安上琴架,旁边一个女生问苏小澈,可以借琴架一用吗?她们的器乐组合弹唱,就排在苏小澈和仲夏儿后面,也有电子琴,却忘了带琴架。

苏小澈当然不能不借,就只把琴放在琴架上,没有上螺丝,接好了各种线。羽绒服也已经脱下来交给了同学。万事俱备,苏小澈和仲夏儿隐在舞台边的暗影里,等待。

苏小澈看入迷了。两个节目演完,灯光一暗,旁边的学生会干部就叫着“上,上”,两个人去动苏小澈的琴。苏小澈猛地惊醒过来,怕他们摔了或是放不稳,连忙说:“你们搬琴架就行了!”亲自搬琴。

一个人就去拿了两个立式话筒,另一个人把琴架搬到了舞台正中。苏小澈紧跟在后面,猫着腰把琴搬上舞台,在琴架上放稳。

主持人款款上场了,灯光聚集在主持人身上,苏小澈在暗影里跑回后台,等待报幕。就听见主持人钝滞拖沓的声音:“五百年——时光的流逝;五百年——追随记忆的浪波;五百年——开始了穿越时空的思念……”

台下“轰”的一声,欢呼声掀起了巨浪。

“下面请欣赏,由高一16班带来的器乐合奏,《穿越时空的思念》。”

苏小澈和仲夏儿的节目,气氛空前热烈,全场从头high到尾,喝彩声一浪接一浪,如暴风骤雨一般涌上舞台,包围住了苏小澈和仲夏儿。由于观众太过激动,舞台边上的气球都被挤炸了,“嘭”的一声响。

苏小澈弹着琴,忍不住要笑出声来,有意把手势做优美,不时抬头向台下微笑。苏小澈牢记着尹玉姬的指导:“你对台下要有表情,你和你的搭档也要有眼神交流!”

聚光灯下,苏小澈娇俏可人,微微侧脸看仲夏儿;仲夏儿却一动不动,脸上的神情似乎也有些僵硬。仲夏儿是紧张了。第一个音本来是试音的,仲夏儿鬼使神差地就吹出第一句了,那一秒短促的停顿让苏小澈吓了一跳,还好大家都听不出来。仲夏儿似乎一直紧张着,苏小澈却越来越自然了。

最后一串装饰音轻巧精灵。苏小澈眉眼流转,冲台下嫣然一笑,双手从琴键上浮起,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仲夏儿也放下竹笛,终于露出了甜美的微笑。

苏小澈走到仲夏儿身边,两人微笑着朝台下深鞠一躬。掌声经久不息。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演出乐器价格联盟@2017